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联盟热点>> 企业新闻发布汇>> 正文

小山村掀起“厕所革命”新高潮

企业报道  2019-04-23 16:56:57 阅读:

  四月的沂蒙山,山青水澈、鸟语花香,一场山村的“厕所革命”在这片红色热土上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这场革命,不仅给农民带来了舒心惬意的生活享受,同时也推动着“美丽家园”、“美在我家”的建设进程,成为乡村振兴的助推器。

  山村改厕助推美好生活

  提起农村的厕所,在农村生活的人都印象特别深刻,“一个土坑两块板,三尺土墙围四边”。如厕的人往往是先憋一口气,再卷起裤腿,捏着鼻子,踮起脚尖,找准地方,冬天怕风雪刺骨,夏天怕蚊虫叮咬。

  小厕所连着大民生。随着生活水平的改善和健康水平的提高,厕所与人们的关系越来越多元化,它不仅关乎人们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和健康需求,更体现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以及实现和维护个人尊严的主观要求。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要把“厕所革命”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青驼镇镇长朱孔现说:“厕所革命和群众的生活紧密相连,厕所都不卫生,还谈什么幸福指数,过去我们入村,粪堆路边堆,旱厕墙外垒,臭味漫天熏,苦不堪言,芦山西头村驻村工作组和两委不等不靠,积极推进旱厕改造工程,走在了全镇的前列,是其他各村学习的榜样。”

  2018年芦山西头村开始旱厕改造,到目前全村90%以上的村民已更换为新式的瓮型环保厕所,如今,走在大街小巷,村民们不再担心臭气熏天,避免了捏着鼻子走路的尴尬。

  “我们村内的老百姓都知道老式旱厕影响卫生,臭气熏天,但由于观念落后、条件制约加上种地还需要土杂肥,许多人也就将就了,现在上级有政策、有补助,要求进行旱厕改造,我们两委从内心来说非常支持,我们也想像城里人一样过舒心的日子。”沂南县青驼镇芦山西头村支部书记曹庆军说。

  集体经济薄弱制约“厕所革命”

  随着中国城市化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变成城里人,留守人员老龄化、知识匮乏化越来越明显, “空壳化”的农村已层出不鲜,许多房子年久失修,成为危房或烂房,陈旧的基础设施、破败的村容村貌无人打理,变成了脏乱差。

  “我们村地处芦山西麓,三面环山一面岭,地薄水溃,全村709口人,贫苦户20人,村内光老年人和留守人员就占了三分之一,集体无收入,群众收入基本靠打工,前几年因村内户户通、生产路、塘坝治理,村委欠了大量外债,基本都是拆东墙补西墙。”芦山西头村纪检主任张秀举说,“以前进行旱厕改造,村里实在没有办法补贴群众,班子成员都很着急,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从最开始的干部党员带头到后来的群众代表,近两年的时间,操碎了心、磨破了嘴、跑细了腿,群众就是不认可。”

  村民刘大嫂说:“要是政府都给我们包了,再垫付三年的抽粪费用,我们家就改。”

  “我都活了快90了,还改什么,有个地方就行,不用找麻烦了。”村民张大爷说。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走访了附近的几个村,发现几个共性的问题:1、许多农民认为厕所本来就是“脏臭”,原始茅厕使用方便,没有改造的必要,如厕后往往一锨清灰解决问题,还能利用有机肥。2、地处山区,缺少自来水和下水道,大规模推广水冲式不太可能,只能采用三格化粪池或沼气池,但其污水或沉渣都需要在后端定期人工处理。人工处理就伴随着产生清理费用,按一家四口人计算,最多一个季度就要清理一次,每动用一次小型

  吸粪车就需要费用30元,一年下来就要120元。这个费用对于正常家庭来说可能无所谓,但对于一个刚刚脱贫,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3、许多农村没有合理规划、科学建设,更不会考虑周全厕所污水处理涉及的建设,因地处山村,为了通行方便,在户户通和房屋建设时没有考虑化粪池建设和污水处理,导致在施工中需要二次开挖,有些地方受地貌限制甚至无地可建,增加了施工成本。4、无论是三格化粪池还是沼气池,建设成本高,扣除上级补贴,农户需要自掏腰包建厕、修水管,这对于用惯了旧式旱厕的农民促进力不强,支持配合改厕的积极性就不高,工作阻力增大。

  一方面是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方面是现实工作的窘境,群众的思想工作如何做、瓶颈从何处突破、建设模式如何选择、投入资金从何而来、后续运作如何维护,一系列问题考验着村干部的智慧。

  驻村第一书记工作组徐勤林说:“改善提升群众居住生活环境是实现乡村振兴必不可少的一环,连最起码的如厕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谈什么建设宜居家园,方法总比困难多。”

  群策群力促建设

  厕所革命要推进,思想转变是根本,市城管局第一书记工作组驻村后,多次召开党员和群众代表大会,抓住思想转变的关键点,逐步统一了思想。第一书记工作组多次组织党员、村民代表和部分困难户到沂水县、费县、平邑等美丽乡村考察学习,现场学习打造“美在农家”、“美在我家”的新模式、新路径。走出去,让大家看到美好家园的同时也认识到自身差距,激发了群众推进旱厕改造、建设美丽家园的热情。

  村民曹如宝说:“原来以为只有城市和景区才能有这么好的环境,现在农村也能实现了。都是小山村,看看人家的生活环境,再想想咱们的柴火垛、臭粪堆,气死人呐,下步咱也不添堵了,保证支持村委工作。”

  “刚开始入村的时候,我也有点不适应,五堆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怪味,去个厕所插脚的空都找不到,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要把这一最基本的民生问题给解决掉。”驻村第一书记郑志远说,“经过和村支两委及广大党员、群众商议后,我们成立专门工作小组负责改厕事宜,第一书记和村两委负责向住建部门和上级党委政府跑资金、设备,党员代表负责各自片区的群众思想沟通工作,成熟一户安装一户宣传一户,截至目前,全村除空闲老宅外,几乎都安装了环保洁具。”

  厕所革命,思想是根本,资金是保障。一是充分统一思想,发挥模范村民示范和宣传的作用。二是积极争取上级部门支持,协调政策资金,确保“厕所革命”各项政策落实到位。三是发动本村经商的爱心人士回村捐款,五百以上不嫌多,一百以下不嫌少。

  建设模式是厕所革命的基石。根据农户旱厕改造位置的基本条件,按科学环保的建设模式,选择三格化粪池、沼气池或水泥砌化粪池,水泥砌化粪池要做到密闭、不渗漏,严禁一刀切。

  后期服务是支撑。村内鼓励有田地农家肥需求的村民购买吸粪设备,成立清洁队伍,制定收费标准,原则上以粪抵费用,对于年老体弱、家庭困难的经公示后由村委托底,既保障了农户的卫生,又为种植户提供了充足的农家肥,形成了“农户+保洁队伍+有机农田”的生态循环农业生产链。

  青驼镇党委书记韩京振说:“‘厕所革命’将孕育一场农村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是彻底改变我国农村环境和人文面貌的重大民生工程。我们将加快村内旱厕改造扫尾工程,让村民在享受使用无害化卫生厕所的同时,也能树立起‘美在农家’、‘美在我家’的文明意识,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作出积极的贡献。”


更多专题
张玉霜:黄浦江畔能工巧匠的“三创”之路

对于张玉霜而言,这是他再次来到黄浦江畔参与上海市重点工程建设,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猛攻重点难点,唱响新时代主旋律

中铁四局重庆分公司紧随局“做大做强”战略,坚持“匠心”铸品牌,“实干”争一流,为“品质中铁”积极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