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与评论>> 正文

一篇表达“思乡之情”的诗文

企业报道  2019-11-08 20:28:25 阅读:

 

  原标题:月夜随笔

  小时候总是不屑于读那些表达“思乡之情”的诗文:“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天下的月亮不都一样?奈何望见明月便会思念故乡。“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如此思念为何不早早回家?总之,这类主题总是表达独自在外的游子念及故里、亲人,伤感中夹杂着淡淡的哀愁。少年的我哪里读得出其中滋味,只觉用矫情二字形容再恰当不过。

  一心想着往外走,追求诗和远方是关乎青春的理想。然而,理想是火车头,现实是火车尾,永远保持着相对的距离。大学就读于省会的一所高校,于是浪漫主义理想在四个小时的火车颠簸中被一点点耗尽。四年过去了,没有感受过“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的窘迫,因为早上出发,中午就可以坐在家中的饭桌前享受妈妈的味道。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这情意,究竟是何种滋味?

  于中秋之夜辗转反侧,树影在窗上斑驳,月光在小屋流淌;桌子上那个从家里带来的小闹钟嘀嗒嘀嗒,每一秒都不曾偷懒。月光的寒意与故乡的暖流,在胸中碰撞。冷暖交织,湿润了双眸。

  小闹钟继续响着,嘀嗒嘀嗒……这是它陪伴我的第九个年头。高中的每个早上是它准时把我从被窝里喊醒,可谓见证了我的寒窗苦读。从大学开始有了手机,本来是用不上这闹钟的,可是没有了嘀嗒嘀嗒,甚是不习惯。寒假过后又把闹钟带到了学校。从此,我到哪,闹钟便跟着我一起。

  家里有一块石英钟,据说是当年爸妈结婚时斥巨资买的,还是日本牌子。这块钟表在我家走了整整三十年,从未坏过,质量绝对对得起九十元“巨款”。尽管夜深人静时的嘀嗒声有点响,倒也无伤大雅。小时候总是搬家,记忆中至少经历五次,家搬到哪儿,石英钟跟我们到哪儿。经历岁月的冲洗,钟表已然褪去了颜色,声音也越来越响。前段时间家里换上了电子万年历,父亲说要让石英钟休息休息,将它收了起来。第二天早上,父亲问,家里怎么冷清了。晚上,父亲又把石英钟拿出来,安上电池,这才安心地回去睡觉。一回家,抬头看看时间,是我们家里人的习惯。它就像一位老人,目睹我的出生、成长,同时也是家中的一员,无论贫穷富贵,总是不离不弃。带一个闹钟在身边,有如把家里的思念揣在怀里。

  诗中的赌物思乡,原来并不是矫情。浓浓的乡愁从一件小物件开始,慢慢晕开,化成儿时的场景,一帧一帧放映出来。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没有更亮、更圆。不知是我读懂了它,还是它看穿了我,低头想念起家乡的明月。

  在房子里听着闹钟的响声,仿佛又回到那些个躺在家里床上的夜晚,嘀嗒嘀嗒……(郑旭春)

更多专题
学思践悟走在前 笃行实干作表率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办公厅驻喀什英吉沙县色提力乡帕其英也尔村工作队把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陕北矿业中能公司举办内部新闻采风活动

“写新闻,文章的题目一定要有吸引了,博读者的眼球,让大家在众多新闻里一眼就能喜欢看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