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本报道 >> 正文

怀素《神迹帖》孤本被学者发现 古称“神迹难得”

企业报道  2023-11-14 14:14:03 阅读:1189


  近日,著名学者黄锦祥首次发现怀素《神迹帖》的消息又传遍各地,他是继六年前发现怀素《千金帖》纸本真迹之后又一重大发现,再次引起学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这件罕见的精美草书,正是怀素(31岁)创作的《千字文》手迹孤本。虽然是他早年的作品,但其内裹气质仍是惊风骇浪灵妙多姿,表现出怀素过人的狂草天赋。

  说起这件怀素《神迹帖》,与其《圣母帖》一样精彩绝伦,无论是用笔或者草法技巧,都令人耳目一新,比《大草千字文》拓本质量更佳,是学习怀素草书的标准范本。初看《神迹帖》,有点像《大草千字文》而又胜于《大草千文》,比“剥落过半”的“绿天庵《千字文》碑”(瑞石帖)版本更清晰、更完整。通篇挥洒自如、草法严谨,介乎于大草与小草之间,是难得一见的艺术瑰宝!

  早在1000年前的北宋,怀素手迹已非常罕见和珍贵。大文豪欧阳修说:“藏真特以草书擅名当时,而尤见珍于今世。”司马光诗曰:“上人工书世所稀,於今散落无复遗。”他们都指出怀素精于草书,在当时已闻名天下,而且作品珍贵无比,十分稀有。在唐代,怀素有“神笔”之称,堪比“王羲之”。

  自古以来,怀素是收藏界中最昂贵、最闪耀的明星之一。因此在历代皇室贵族家中,无不以收藏“怀素墨宝”为荣,谁都希望拥有一件怀素真迹,也是身份与品位的象征。即使是宋徽宗和黄庭坚等人,也是对怀素爱不释手,还经常学习他的草书。黄庭坚称道:“怀素草书,暮年乃不减长史,盖张妙于肥,藏真妙于瘦,此两人者,一代草书之冠冕也。”大才子黄庭坚也充分赞誉怀素和张旭的草书冠绝天下,无人能及。

  在近代书法史上,可以说黄锦祥和怀素的缘分最深,甚至有人认为黄锦祥与怀素是前世相识的。因为在这六年里,黄锦祥先后三次发现过怀素失传的“三件”珍贵手迹,分别是怀素晚年最珍贵的“纸本”的《小草千字文》真迹(世称《千金帖》)以及他早年《论书帖法帖》和这件《神迹帖》(宋拓怀素千字文珍本)碑帖孤本。三件怀素名作同是一人发现,在收藏史上极为罕见。黄锦祥先生是1000年来怀素手迹的重要发现者,他为后人研究怀素草书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最难得的是,这次发现的草书《千字文》是怀素早年创作的手迹帖本,是黄锦祥今年七月初从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竟价购回的藏品。据史料记载,这是一件著录于历史文献的旷世名作,自明代散佚后下落成谜,书法界一直寻找它的踪影。

  2022年8月6日,《文汇报》曾刊载其原作讯息:1828年2月,僧人达受在杭州湖墅的古董肆中购得一幅落款为“大历三年三月寄望,沙门怀素书”的绢本《小草千字文》,号称“神迹难得”。帖后附有自宋迄明跋者十余家,皆是名家手笔。此帖原属宋人王诜所藏,五百年后,入季重王思任之手。因二人同出太原王氏,故有“延平之剑,离而复合”、“衣钵自有真传”之说……文中谈及字帖的流传脉络,当中所记载的作品和落款时间,正好与黄锦祥最新发现购回的这件怀素帖本吻合,实在是难能可贵。

  明末书法家范允临对此帖评价甚高:“余所见素师《自叙》、《圣母》诸帖,狂怪怒张,以为学芝、旭而过者也。今观此《千文》帖本,又规矩准绳,藏锋敛锷,真是如锥画沙,如印印泥,得乌衣家法,乃知世所石本,悉优孟衣冠耳。”据了解,黄锦祥这次购回的怀素《神迹帖》(千字文)古帖,不仅为宋刻宋拓《草书千字文》原帖,更是怀素中年时期作品中最完整、最重要的“传世孤本”,与安思远旧藏的宋拓《大草千字文》同等珍贵。

  据悉,最新发现的“宋拓怀素《千字文》帖本”,又称为《神迹帖》,是怀素创作于768年的作品,展现了怀素早年(31岁)草书的原始风貌。通篇瘦劲飘逸、精妙绝伦,与怀素晚年《小草千字文》纸本真迹的用笔相同,草书中有明显的楷书点画痕迹。现存20页,共97行,每页纵29厘米,横15.8厘米。落款为“右唐大历三年三月寄望,沙门怀素书”,古称“神迹难得”,是学习草书的绝佳范本,具有较高的文化价值和艺术收藏价值。

  此帖为宋刻、宋拓版本,弥足珍贵。帖上钤有米芾(元章)和明末诗人吴嘉纪(唐石斋)等鉴赏印,2023年7月又被学者黄锦祥发现购藏,后改装为大册页。据史料记载,该帖原作为宋人王诜收藏,五百年后入季重王思任之手。因二人同出太原王氏,故有“延平之剑,离而复合”及“衣钵自有真传”之说。此帖刻工精良,墨色醇古,线条圆转流畅变幻莫测,细节纤毫毕现神完气足,与怀素墨迹无异。其原石已毁,为海内外现存独一无二的孤本。(注:王诜(1048~1104),北宋著名画家、书法家、词人。与苏轼、黄庭坚、米芾、秦观、李公麟等都为好友,常常集会析奇赏异,酬诗唱和;王思任(1575~1646),明代文学家。)

  重现人间的《神迹帖》不单是怀素31岁的精品力作,而且是“草法标准”的《千字文》珍品,更是怀素早年极其罕见的真迹版本,它的发现对传承怀素草书有着深远意义,为日后研究怀素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经专业人士鉴定,怀素这件草书创作于大历三年(768年),比他在大历元年(766年)和大历二年(767年)写的作品更为娴熟和灵动(如下图),已形成怀素用笔“瘦劲”的个性特征。

  虽为中年之作,《神迹帖》却体现了怀素学习张芝及王羲之、王献之的痕迹,全卷强调连绵草势,线条劲健挺拔,奔放流畅,法度严谨而不乱。与其晚年的传世作品“天下第一小草”——《千金帖》纸本真迹一脉相承,可以说没有早期的《神迹帖》千字文作品,就没有后来《自叙帖》的辉煌。对于《神迹帖》的发现,黄锦祥感概道:“素僧神迹,遗世孤存,千载奇珍,见之幸矣!”意思说怀素这件《神迹帖》,是遗留世间的孤本,这样一幅千年珍宝,能看见就已经非常幸运了。

  最可贵之处,此帖弥补了《大草千字文》刻工不良、线条粗拙等缺点,有助于读者了解怀素流美飘逸的“魏晋笔法”。为了便于区分怀素不同时期的大小草《千字文》手迹,学者黄锦祥把最新发现的这件怀素中年手迹《千字文》帖本,命名为《神迹帖》。它的出处是根据古称“神迹难得”之誉而择取其中“神迹”二字来命名的。

  值得一提的是,最新发现的这件早期《千字文》(神迹帖)作品与怀素晚年写的小草“纸本”真迹对比,无论在用笔、结字还是风格面貌都极度相似,从实物笔迹鉴定为同一人怀素所写。虽然这两件作品的创作时间相隔三十一年,但当中有许多“单独字体”,从形态、结构来看如出一辙,并没有多大变化,始终保持着怀素自己鲜明的个性特征。例如下图的“丽”、“玉”、“巨”、“海”、“国”等字体,从中年到晚年变化极少。通过一系列字迹比对,反映出怀素不同阶段的艺术风格是:早年草书纵逸不羁,晚年则趋于稳健和精熟(如“纸本”的《小草千字文》真迹)。

  此是草书,简约高古,遒媚不凡。每个人的执笔、下笔方式都有一定的习惯性,这是在长期、反复的操练中适应而成的。因而同一人写出的草书,尽管字体形态、间架结构有所不同,但在笔法、风格上总有一线贯通之处,在面貌上有着共同点。如《神迹帖》和《千金帖》的笔迹,明显有怀素的用笔特征。可以说《神迹帖》的发现,更加证实了“纸本”的《小草千字文》是怀素真迹。

  我们平时学习传统的草书文化,都离不开张芝、王羲之、怀素、张旭和黄庭坚这五位顶级大师,特别是怀素的草书影响最大。他的草书瘦劲飞动,法度严谨,古雅大气,是学习传统草书的最佳范本。完全不同于当今一些所谓的“书法创新”,为了博人眼球“矫揉造作”违背传统规范,盲目追求“奇形怪字”,衍生各类“丑书”,却忽略了传统书法的内涵与美感。鲜于枢曾高度赞扬怀素说:“怀素守法,特多古意。”说明了学书法要像怀素一样严格遵守“古法”,不是胡涂乱抹为所欲为。

  《神迹帖》的书法特点是:通篇间架精密,如其晚年《千金帖》真迹有楷书骨骼,用笔雄浑苍劲,点画精到畅达,笔笔见势,妙趣横生,兼具行草韵味。几乎字字独立,笔断意连变化万千,参差错落灵动飘逸,形成奔放的动态美感,一气呵成不离法度,达其从容衍裕、气象超然的艺术境界,堪称“草书圭臬”。

  2023年10月,通过对大历元年和大历三年《千字文》作品的笔迹研究,学者黄锦祥考证出‘失去年款’的怀素《大草千字文》是写于“中年”,并非书于“晚年”,大约写于767年(怀素30岁左右),比刚刚发现的大历三年《千字文》(神迹帖)还要早一年。读者可参照以下文字笔迹比对,例如“勅”、“事”、“周”、“调”等字体在中年时期和晚年时期的结构关系(如上图),来掌握笔迹的鉴定技巧。

  首先,我们看看首页的“千字文”三字,三件作品的书写特征基本一致,而且《大草千文》与《神迹帖》的笔迹最为接近;其次,“勅员外”三字的字体形态伸缩变化也基本一致,显然是写于同一时期或年份较近的作品,说明怀素从大历元年到大历三年写过数篇《千字文》,当中包括《大草千字文》在内,都是怀素“中年时期”的作品。

  到目前为止,可以举出《大草千字文》写于“中年”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例如:怀素中年时期书写的“调”字和“周”字,其左边的言字旁是“短竖”笔画,而不是“长竖”笔画;而“周”字是半包围结构,也有“左短右长”的明显特征,与其晚年《千金帖》“周”字竖笔“左右对称”的风格截然不同;还有“上和下睦”、“的历园莽”、“鸣凤在树”、“城昆池碣石”、“罪周发殷汤”、“遐迩壹体”、“谦谨勅”、“剑号”、“贞洁”这些笔迹,通过相互对比几乎一模一样。这足以证明怀素《大草千字文》确实写于“中年”,纠正了过往将《大草千字文》定性为“怀素晚年作品”的错误,而且《大草千字文》笔迹与怀素晚年的《圣母帖》和《千金帖》的“瘦劲”笔画有明显区别。黄锦祥这一重要发现为学界提供了有力的佐证,让人们知道《大草千字文》绝不是怀素晚年的作品。

  过去,由于《大草千字文》刻工过于粗拙,曾被清代学者包世臣等人误认为“伪作”,包世臣在《艺舟双楫·历下笔谭》中记叙:“醉僧所传大、小千文,亦是伪物。”他当时指出“绢本”的《小草千字文》是伪作是完全正确的(后来也被著名鉴定家朱家济先生证实“绢本小草”是伪作),但包世臣却把笔画粗拙的《大草千字文》说成“伪作”就不对了。

  怀素当年创作《大草千字文》的时候,估计是用了笔尖脱毛、即将废弃的秃笔来书写,因而字迹粗糙和凌乱,与其它“瘦劲古雅”的作品貌似不同,现在综合《大草千字文》的笔迹气息特征来看,它确是怀素“中年”的作品,与同时期书写的《神迹帖》字迹有惊人的相似,这一点毋庸置疑。

  为了妥善保护最新发现的怀素《神迹帖》(千字文)手迹,黄锦祥委托装裱师将破旧的帖本改装成册,并亲自为古帖“操笔”填墨,对拓本虫蛀破损的小字进行精谨修复,让这件重要的怀素中年代表作恢复昔日的光彩。(注:古帖改装后,页数和尺寸方面有所变化,已将原来的两小页合拼为一大页,更利于保护作品的原件。即是原旧版本20页,改为现版本10页,内页变为每页纵28.2厘米,横29.1厘米,共97行,计1000多字。)

  除此之外,学者黄锦祥还按照古帖原有称号,为这件怀素《千字文》珍本重题“神迹难得”四字,使这件历史悠久的名帖更臻完美。黄锦祥特意把“神”字写得较大,寓意此帖是神采飞扬的“神品”,而且“神奇”般被发现。其实,黄锦祥先生也不是第一次为重要墨宝题字或命名,2017年黄锦祥综合怀素的艺术成就和历史地位,亲自为其发现的怀素《小草千字文》纸本真迹命名为“天下第一小草”,受到了学界的广泛认可和赞誉,并引起媒体各界的高度关注。

  怀素的草书以篆书入笔,藏锋内转,瘦硬圆通,用笔迅疾,气势宏大,虽然狂放,但并没有为追求新奇而无视法度。相反,他的草书严谨,结字简练,体现独特的草书艺术风格。他的书法常常通过笔尖来勾勒线条,保持一种坚韧凝练、富有弹性的特色,看起来字体圆劲、挺拔、灵动和古雅,达到了“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的艺术境界。

  如果说,怀素青少年时期的书法,凭借艺术直觉。那他三十岁以后的艺术探索,则是在传统艺术中求索。怀素早年“未出湖南学草书”时,已负盛名。公元753年,吏部尚书韦陟被贬为桂州桂岭尉,途经零陵,看了怀素的草书大为震惊,称赞说:“此沙门札翰,当振宇宙大名。”我们通过《神迹帖》作品,借鉴怀素流畅奔放的行笔和温润儒雅的格调,感受这位禅僧独特的草书魅力。

  公元767年,即是怀素写《神迹帖》的前一年,怀素南下广州向书法家徐浩学习笔法。返回永州后,怀素已31岁,在唐大历三年(768年)春创作了流畅舒朗的《神迹帖》,随即陪同调任京官的潭州刺史张谓一同进京,“遂担笈杖锡,西游上国,谒见当代名公”。怀素拜会了张旭的弟子邬彤,并引以为师,邬彤把张芝临池之妙、张旭草书的神鬼莫测,以及王献之的书法,一一讲解给怀素,离别之时又将作字之法——“悟”字教给怀素。因此,这件《神迹帖》千字文是怀素当时拜访名儒的携身之作,曾受到张谓、邬彤等人的高度赞赏,过硬的书法功底成为怀素进入名流圈子的重要基石。

  创作《神迹帖》这一年对怀素来说非常重要,他从湖南来到当时的首都长安,不仅开阔了眼界,也结识了众多京师名流贵胄,从此踏上了人生和艺术的巅峰。在长安,怀素前后大约停留了5年时间,有幸见到了王羲之、王献之作品,鉴赏到了稀世珍宝《曹娥碑》。唐大历七年九月,怀素返回故乡,绕道东都洛阳南下,拜会颜真卿。颜真卿把“十二笔意”即“平谓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等传授给了怀素,并为怀素作《怀素上人草书歌序》。唐贞元三年(787年),怀素又结识了闻名遐迩的“茶圣”陆羽,陆羽为其写下了《僧怀素传》。

  通过比较,《神迹帖》与《千金帖》的笔迹确实有许多相同之处,这两件草书(千字文)不仅可以“相互引证”是怀素真迹,还能考证出《苦笋帖》和《自叙帖》也是同一作者。虽然每件作品的创作时间不同,但始终离不开怀素固有的用笔特征,奔逸中有清秀之神,狂放中有淳穆之气,每个字体的神韵气息基本是一致的,依然是“瘦劲多姿”。

  从作品分析来看,怀素早年跟中年时期的草书行笔狂傲奔肆,点画缠绕诡谲,好像游龙蜿蜒盘亘,尽显飞动狂放之态,颇为率性颠逸,富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但到了晚年之后,怀素已体会到“平正”之妙,《千金帖》真迹就是从早年的“疾风骤雨”转为“古雅平淡”,真正掌握了“二王”的书法精髓。

  另一方面,怀素是禅宗的得道高僧,而且天赋极高,能翻译梵文,会作诗。自谓“梵王弟子”。颜真卿曾称赞他:“开士怀素,僧中之英,气概通疏,性灵豁畅。”历来“开士”是对菩萨的称呼,也是对慈悲救世得道者的别称。在颜真卿、李白等社会贤达眼里,怀素是僧侣中的精英,是大觉悟者;在百姓心中,怀素是得道高僧,受到人们的敬仰。至今,在怀素发迹处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蔡市镇岐山头村一带,民间仍然有不少关于怀素为老百姓排忧解难的传说。1992年,永州市零陵区建有大型的“怀素公园”纪念他。

  一千多年来,怀素的草书艺术一直影响着中国乃至世界书坛。怀素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书法大师,他的草书如蛟龙入海,精妙绝伦,独步古今,世称“草圣”。他的草书作品有《自叙帖》、《苦笋帖》、《小草千字文》纸本、《食鱼帖》、《神迹帖》、《圣母帖》、《食鱼帖》、《论书帖》、《大草千文》、《四十二章经》、《藏真帖》、《律公贴》、《七帖》、《北亭草笔》等。

  怀素的作品为何珍贵?据北宋《宣和书谱》记载,当时宫廷中珍藏的怀素手迹有101件,可是目前除了几件摹本和碑帖之外,现存的怀素真迹就只有3件,分别是《苦笋帖》、《小草千字文》纸本和《自叙帖》,这些作品均有“二王”的笔法特征,整体用笔与气韵都是一致的。对于一些罕见的古帖孤本,历代金石书法家也较为重视,北宋文学家黄庭坚说:“虞书庙堂贞观刻,千两黄金那购得。”意思是一些宋拓较早的版本,用千两黄金也购买不到。如今的怀素手迹,早已是“镇馆之宝”的级别。

  随着岁月流逝,怀素真迹几乎散失殆尽。这件“宋拓怀素《千字文》帖本” (又名《神迹帖》)是其字数最多、笔法最为丰富的一件,可惜真迹已无存世,其拓本国内仅此一件,也是目前年代最早、最清晰、最珍贵的宋拓本,未见有超越于此。此帖共计97行,超过1000字。拓制之精,堪比八大山人所藏《圣母帖》原拓。学者黄锦祥说:“隋唐至今所见草书《千字文》真迹,书写最好的始终是怀素,从中年到晚年,怀素依然保持着超高的水平!”从《神迹帖》的技法来看,年少的怀素已达到相当高的境界,大诗人李白当年称赞怀素“草书天下第一”,确是有一定依据的。

  众所周知,怀素继《圣母帖》之后最重要的作品就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小草”的《千金帖》,即《小草千字文》纸本真迹;而《圣母帖》之前的重要作品是《自叙帖》,那么比《自叙帖》更早的重要作品是那一件呢?这正是知觉斋主人黄锦祥最新发现的《神迹帖》草书千字文,为怀素31岁所写,号称“神迹难得”,代表了怀素刚踏入中年时创作草书的最高成就。

  怀素是书坛双料冠军的“草圣”,他有两件作品号称“天下第一”。其一是怀素40岁写的《自叙帖》被称为“天下第一草书”;其二是怀素62岁写的纸本《小草千字文》真迹,被黄锦祥尊称为“天下第一小草”,古有“一字值千金”之美誉,故又称为《千金帖》。这两件草书作品反映出怀素大草与小草的最高水平,成为后世难以超越的高峰!

  黄锦祥先生不仅是21世纪怀素手迹的重大发现者,也是近代研究怀素的著名学者,他的影响已遍及书法界和收藏界,为推动传统文化发展不遗余力。黄锦祥发现的“纸本”小草真迹《千金帖》和这件宋拓《神迹帖》草书极为珍贵,是怀素晚年和中年最重要的代表作品。尤其是被称为“一字千金”的怀素《小草千字文》纸本真迹,不仅改写了怀素晚年的历史,并纠正了文征明等人把“绢本小草”伪作鉴定为“怀素真迹”的错误,在学界和书法界产生了具大影响。

  怀素(737~799),唐代杰出书法家,史称“草圣”。字藏真,僧名怀素,俗姓钱,汉族,永州零陵(湖南零陵)人,是大历十才子之一考功郎中钱起的外甥。怀素草书,瘦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与张旭齐名。后世有“张颠素狂”或“颠张醉素”之称。可以说,怀素是古典的浪漫主义艺术家,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

  他能做诗,与李白、杜甫、钱起、陆羽、颜真卿、徐浩、戴叔伦、卢象等诗人都有交往。好饮酒,每当饮酒兴起,不分墙壁、衣物、器皿,任意挥写,时人谓之“醉僧”。传世作品有《自叙帖》、《小草千字文》纸本、《神迹帖》、《圣母帖》、《苦笋帖》和《论书帖》等。

  永州是“草圣”怀素的故乡,也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怀素作为永州重要的历史人物之一,影响力遍及国内外。而怀素真迹的发现,对永州文化传承有着划时代的重要意义!有业界人士倡议,当地可联合藏家举办首届“怀素墨宝大展”或“怀素草书特展”兼学术推广,势必会轰动全国,为永州经济文化旅游事业的发展增添新的活力!

  近年来,越来越多有识之士加入到研究怀素行列中,为弘扬草书传统文化贡献力量。怀素是一位说不完的唐代奇僧,即使一千年后,仍然有许多人在研究、学习怀素的草书,特别是黄锦祥近年发现的“三件”怀素手迹(孤本),是书法史上不可多得的经典名作,令人叹为观止!(来源:新浪收藏)


更多专题
陕煤龙华矿业公司:众安引领构建“安全...

陕煤龙华矿业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坚持贯彻党的安全生产方针不动摇,始终坚持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动摇。在安全生产过程中不断探索掌握安全生产规律,不断...

山西闻喜县推进政法干警“大走访、大化...

为切实增强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工作的履职自觉,更好回应人民群众对政法工作的新期待、新要求,山西闻喜县委政法委统筹安排,全力以赴,...

相关机构:
相关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