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本报道 >> 正文

拓展新收藏者是当前中国金币市场当务之急

企业报道  2020-07-30 06:35:07 阅读:1069


  来源:永银文化

  笔者撰写本文的时间是2020年7月22日。从截稿时止的钱币收藏品市场盘面来看,7月6日发行的良渚金银币市场价格已经跌至5150元(零售指导价5410元);单枚银币市场价格也跌至520元(零售指导价530元)。今年5月20日发行的麒麟送子60克银币,最新的市场价格是850元(零售指导价930元)。如果我们把眼光再往前看的话,2018吉祥文化金银币等不少金银币的价格,更曾出现跌至金币公司批发价的尴尬现象。上述种种现象的出现,对中国金币总公司形象,央行声誉,以及金币收藏投资者的维护与拓展等,都构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和冲击。

  新发行各种金银币价格屡屡破发,原因肯定是多种多样的。其中,既有当前宏观经济状况与集藏环境的因素,也有礼品消费需求低迷不振的因素,更有当前中国金币市场缺乏足够的、持续的挣钱示范效应的因素。但笔者以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当前中国金币的收藏群体萎靡不振,“新鲜血液”严重不足所导致的。而屡屡出现的金银币破发,以及发行之初的大幅度高开后产生的后遗症,也在相当程度上使得硕果仅存的收藏者不得不挥泪离去,由此使得我们的金币收藏者队伍不断的流失,进而严重的影响到了中国金币事业的稳定、健康、持续发展。因此,笔者认为:当前的当务之急,是稳定和安抚好现存的金币收藏群体,逐步的恢复市场的信心,逐步扭转当今各种影响市场积极向上的负面现象和因素,把中国金币市场重新拉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

  为达到并实现上述目标和愿景,笔者以为,我们当在以下一些层面采取行之有效的对策。

  一、重视早中期金银币的收藏、鉴赏、研究和宣传工作

  中国的金银币有自己的价格逻辑和收藏逻辑。只有充分肯定早、中期发行的金银币,我们新发行的金银币才能有前途、有未来、有前景。近年来,我们中国金币的营销工作,更多的侧重在新品,对早、中期金银币很少涉及,相关的系统性研究、分析工作更是屈指可数。由此使得许许多多的金银币收藏者对央行发行的早中期金银币知之甚少,相应的收藏投资等更是无从谈起。其实,要撬动早中期发行的金银币,说容易也容易。因为早中期金银币的发行量都不大,目前的存世量和流通量更是非常的稀少。只是存量收藏者该有的都有了,该买的都买了,因此,如果我们能吸引到新进来的收藏投资者关注早中期金银币的话,无疑可以事半功倍的撬动和提振早中期金银币的价格,提振市场的信心,并为近年发行的金银币价格上涨腾出空间。

  中国金币总公司肩负央行金银纪念币发售重任,如果能在市场艰难时刻牵头做好这方面的工作的话,不仅可以获得全国各地金银币收藏投资者们的广泛赞誉,而且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全面掌握市场主导权和话语权,重塑市场的信心。

  二、重塑金银币价格秩序和价格逻辑

  2018年-2020年的金银币发行量,已经基本回到了90年代的水平。这么低的发行量,应该是极具吸引力和诱惑力的。但从当前的市场反馈情况来看,并没有出现预料中的火爆场景。究其原因,笔者以为当前金银币的发行量和价格的逻辑已经被颠覆了,需要彻底的进行重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早期的老精稀币,因其精湛的设计、稀少的发行量、流通量和存世量,为整个金银币市场塑造了神话和传奇,更为后期发行的金银币金银币价格上涨腾出了上涨空间。但近年来发行的一些金银币,其发行量都很小,有的发行量更少于一些非常经典的老精稀币,但它们的市场价格却低于已经沉淀和消化了近30年的老精稀币,由此使得金银币的市场价格定位逻辑出现紊乱,进而影响到二级收藏品市场的投资行为、市场格局与规划。

  三、当今的中国金币市场需要新的神话和传奇

  市场是最好的宣传!上涨是硬道理!笔者清晰的记得:在钱币市场炒作彩金币的时候,贵妃醉酒、彩金虎等扛起了彩金币的大旗;在市场炒作彩银币的时候,杨门女将、龙凤呈祥和彩银虎等扛起了彩银币的大旗;老精稀行情的时候,古科公斤币、90龙凤等一大批老精稀币揭竿而起。即使是本色银币行情崛起的时候,也有龙文化、大唐镇库等许许多多一盎司银币冲锋陷阵。但看看当下的金银币市场,尽管也不乏人民币70周年公斤银币、2020吉祥文化金银币等品种的靓丽表现,但如果我们细细观察之后会发现,当下的这些热门品种都是点状的、局部的,没有连续性和连贯性。不仅无法起到由点到面的燎原之势,而且还缺乏后续的跟进,以及板块的整体规划、战略布局。

  行文至此,笔者突然非常怀念汪新淮(贵妃醉酒彩金币主力)、老宁波(错版龙凤呈祥主力)、冯江(彩金龙主力)、刘广田(红楼梦彩金币主力)等2000年前后中国金银币市场的风云人物,以及一大批为中国金银币崛起摇旗呐喊的专业评论家,如:北京的江会青、康宏志、刘楚、周凤迟,上海的宝木、如意、米津、吴伟忠,武汉的贝立,杭州的马鹏程,江苏的许明罡等。

  时过境迁,当下金银币的“玩法”早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应对策略也需要与时俱进的进行调整。窃以为:当下,中国金银币市场的崛起,除了需要官方层面予以强力支持之外,而且还需要市场层面的推动。其中既包括主力和市场资金的推动和积极布局和运作,也包括行业专业人士们的助力。

  四、需要缓解和解决收藏者“买币难”的矛盾

  自2018年厦门会议以来,金币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提振市场信心的战略举措,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减少新品的发行量。从截止目前的市场反馈情况来看,总体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积极的。但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譬如:不仅中国金币特许经销商和银行渠道的分配量大幅微缩,而且钱币收藏投资者买币难的矛盾再次尖锐和突出起来。由此严重的影响到了普通钱币收藏者的收藏体验,增加了钱币收藏者购买金银币的难度,以及因主渠道购买不到,而不得不去收藏品市场高价购买所额外增加的购买成本。其最终的结果,极有可能造成原本就非常稀少了的钱币收藏者不得不望币兴叹,挥泪离去。

  五、需要根治新发行金银币高开低走的陋习

  通过对近年发行的金银币市场表现进行跟踪之后我们可以发现,相当数量的金银币发行之初都出现高开低走的情况,不少品种更是进一步走低跌破了金币公司零售指导价。以2020吉祥文化金银币中的麒麟送子60克银币和良渚金银套币为例,发行零售价分别是920元和5410元,发行之初的价格高开在1100元和6500元,本文截稿时至的价格已跌至850元和5150元。由此使得心急手快的尝鲜者悉数套牢。

  六、需要在收藏体验上多下功夫

  购买中国金银币的顾客,无非是纯收藏者、投资者或者礼赠性质的买家。要吸引这些顾客持续不断的购买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金银纪念币,我们就必须设身处地的为这些顾客着想,照顾他们的感受,让其收藏金银币的体验非常愉悦。站在纯收藏者、投资者或礼赠性质的买家角度,肯定是希望自己以零售指导价购买到自己心仪的金银币;肯定希望购买到手的金银币不出现跌价;肯定希望购买到的金银币能保值和增值;肯定希望金银币的质量不出现问题;肯定希望金银币的包装等符合大众审美情趣,肯定……。鉴于此,就需要我们的有关部门对顾客的诸多痛点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以便在逐步稳固现有收藏队伍的同时,不断的吸引新的收藏者参与进来,做大做强金银币收藏者的厚度和深度。

  拓展新的金银币收藏者是当前中国金币市场发展的当务之急。但任何工作的开展都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只要我们努力的方向对了,一定能抵达成功的彼岸。衷心希望一个发行机构、经销机构、收藏投资人多方共赢的良好局面早日到来。


更多专题
汇涓流以成江海,积跬步以至千里

“新冠疫情给经营工作带来了不小的挑战,各地出行限制,部分项目不同程度的延期招标,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铆足劲,想办法,火力全开保经营”,春节过后不久,中铁...

推动企业疫后重振需从六个层面同向发力

2月23日,中央召开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后,各地党委政府纷纷出台了一系列纾困惠企的政策措施,对促进企业复工复产、达产达效和健...

相关机构:
相关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