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本报道 >> 正文

寻找贾科梅蒂那些遗失的雕塑

企业报道  2020-06-24 09:13:12 阅读:1582


  澎湃新闻

  记者 陈若茜 编译

  著名艺术家遗失的作品长期以来一直引发人们的好奇,艺术史学家试图根据草图、副本和记录文件拼凑出它们的所在。近期即将在巴黎贾科梅蒂学会(Giacometti Institute)重新开幕的展览“寻找遗失的作品”(In Search of Lost Works)上,巴黎贾科梅蒂学会的策展人将展示重点聚焦在这位雕塑家在早年职业生涯中从未被发现的近50件物品——它们或被发现存在于老照片中,或被记录于艺术家的笔记本中。一些遗失的作品已被重建,并在展览中与真品摆放在一起展出。

  在一张1930年的照片中,一座色情意味的二人抽象青铜雕塑悬挂在一间抛光的巴黎餐厅的墙上。这张照片发表在《艺术与工业》( Art et Industrie)杂志上,是为数不多的能证明这尊色情雕像曾经存在过的证据之一。

  贾科梅蒂

  “浅浮雕”(“Bas Relief”)是瑞士著名雕塑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的早期作品,他最著名的作品是二战后创作的细长的“行走的人”(“Walking Man”)。委托制作的夫妇离婚后,“浅浮雕” 也消失了。

  贾科梅蒂《行走的人》

  著名艺术家遗失的作品长期以来一直引发人们的好奇,艺术史学家试图根据草图、副本和记录文件拼凑出它们的所在,而这些文件有些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一些艺术品已经成为广泛研究的主题,如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达·芬奇长期备受追捧的壁画《安吉里之战》( “The Battle of Anghiari,”),可能是在一堵假墙后面发现的。

  还有一些是偶然发现的,比如一幅被认为是卡拉瓦乔的画作,这是2014年在一间阁楼里被发现,拍卖估价1.5亿欧元(1.71亿美元),后来私下洽购,金额不详。

  贾科梅蒂是当今拍卖场上最昂贵的雕塑家之一,如能发现他遗落或被湮没的作品将是一件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而这场新的展览表明,可能还有更多作品有待发掘。

  贾科梅蒂学会

  在最近重新开幕的展览“寻找遗失的作品”(In Search of Lost Works)上,巴黎贾科梅蒂学会(Institut Giacometti)的策展人重点展示了这位雕塑家在早年职业生涯中从未被发现的近50件物品——它们或被发现存在于老照片中,或被记录在艺术家的笔记本中。一些遗失的作品已被重建,在展览中与真品摆放在一起展出。

  巴黎贾科梅蒂学会(Giacometti Institute)展示了贾科梅蒂早期职业生涯中遗失的48件作品,包括他第一批雕塑作品之一的“小人”(Small Man)。

  这项为期两年的,甄别贾科梅蒂鲜为人知的雕塑的项目具有独特的挑战性,因为贾科梅蒂自我塑造了孤独、喜怒无常的个人气质,并经常夸大他破坏自己作品的嗜好。

  展览策展人米歇尔·基弗(Michèle Kieffer)在展览目录中写道,他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永远不满足的人,是日常生存戏剧的牺牲品”。

  “当被证明无法走出创作僵局时,破坏作品的姿态……就成了整个角色的一部分。”

  遗失的对象

  米歇尔·基弗指出,贾科梅蒂是一位狂热的艺术家,无论走到哪里,他总是随身携带着笔记本。

  正是在这些页面中,基弗和她的团队发现了贾科梅蒂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创作的大量艺术品清单,其中记录了这些艺术品已被出售、在沙龙中展示、被储藏或销毁的情况。然而,混淆他们研究的是笔记中相互矛盾的日期、不完整的笔记和与任何已知作品都不匹配的绘图。

  他画的一些雕塑从未离开过书页。利用这些笔记本,以及贾科梅蒂写给家人的信件、艺术工作室的照片等,研究人员确定了展览中每一件遗失的艺术品。

  有趣的石膏作品《构图》( “Composition”1926-1927)早于艺术家的超现实主义时期,至今仍下落不明。

  贾科梅蒂学会的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阿兰德特(Christian Alandete)解释说,一些作品可能被处理掉了,以便为贾科梅蒂狭小的工作室腾出空间。也可能有些买家没有仔细保存贾科梅蒂的早期作品,因为他在当时还并不知名。

  此外,他早期实验性的雕塑造型通常很脆弱,用石膏雕刻,而石膏是一种很便宜的材料,容易损坏。直到20世纪40年代末,贾科梅蒂才有能力用更坚固的青铜铸造人物。他最早的成功作品之一《凝视的头像》( “Gazing Head” 1928-1929)在当时被收藏。尽管有12个版本包括用石膏和大理石等材料都制作过,但其中大部分今天还没有找到。

  贾科梅蒂回到了《行走的女人I》( “Walking Woman I” 1932-1936)的形式,简化了人物,直到它是一个全新的作品。

  在信中,雕塑家有时会提到被毁的作品。但他对那些作品遭遇的描述通常都含糊不清。

  1954年,贾科梅蒂在给画廊老板的信中写道,他在上世纪20年代中期创作的雕塑《小人》(Small Man)“被打碎和毁坏了一段时间,我很后悔,有时想再做一次,这是我的第一个雕塑”。

  贾科梅蒂从未重新创作这件作品,但他善于利用旧有的形式改造全新的作品。《行走的女人》(Walking Woman 1932-33)一开始是一个有头有臂的慵懒的女性形象,后来为了创作更简单的作品,他把两者都去掉了。

  《沉默的鸟》(Silence Bird)的复制品,在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的工作室意外被毁之前只展出过一次。

  即使贾科梅蒂策划了大肆摧毁其作品的行动,但也并不总是成功。。

  1933年,他为巴黎的一家艺术沙龙展出了色情的木头和石膏雕塑”沉默的鸟”(Silence Bird),并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摧毁大笼子”的意图,但他一直没有机会。展览结束后,他把它搬到了艺术家马克斯·恩斯特的工作室,在那里它意外地坏了。

  暴力快感

  贾科梅蒂学会的展览聚焦于这位艺术家的早期作品,主要是他在巴黎读书时,以及作为超现实主义运动的成员创作的作品。

  “为了了解这一时期,对我们来说,了解(他创作的作品)以及那些已经不存在的作品是很有趣的,”阿兰德特说。

  策展人发现,这位艺术家不断尝试新的风格,尝试立体主义、先锋派以及非洲和基克拉迪雕塑的视觉语言。他早期对人形的关注被打断了一段时间,在他遇到超现实主义的共同创始人安德烈·布勒东(Andre Breton)之后,他加入了超现实主义运动,这导致他转向创造充满性欲和暴力的物体。

  与其他超现实主义者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和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一样,贾科梅蒂受到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影响,后者在世纪之交凭借关于梦、潜意识和性冲动的激进观点而声名鹊起。贾科梅蒂还对已故萨德侯爵(Marquis de Sade)的著作感兴趣,萨德侯爵的被禁文学作品探讨了人类欲望的黑暗潜流。

  贾科梅蒂著名的超现实主义作品之一是令人兴奋的《悬浮的球》(Suspended Ball),该作品至今仍然存在。

  在此期间,贾科梅蒂的作品包括《悬浮的球》( “Suspended Ball” 1930-1931)和《被割喉的女人》( “Woman with her Throat Cut”1932)。《悬浮的球》由容易令人联想起性器官的悬垂几何形状组成,《被割喉的女人》是一个青铜昆虫状的女性人物,像谋杀受害者一样向外张开。

  “(他的雕塑)真的是你自己幻想的投射,”阿兰德特(Alandete)说。“比如’悬浮球’,它被描述为非常色情的东西,但如果你解构这个雕塑,它就是一个悬浮在新月边缘的球。”

  贾科梅蒂《被割喉的女人》( “Woman with her Throat Cut” 1932)至今仍被永久收藏,它混合了色情和暴力,是超现实主义者经常探索的主题。

  虽然贾科梅蒂并不完全是他所声称的那种善变的、深居简出的艺术家,但他为了发展自己独特的眼光,还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尽管他在超现实主义方面取得了成功,但他离开了这个团体,回到了自己的理想中,创作出了日后使他蜚声世界的作品。虽然心理主题仍然在他的质感和经常困扰的创作中发挥着突出的作用,但这位雕塑家选择重新关注人形。

  阿兰德特(Alandete)说:“他不再对幻想感兴趣了,他想从现实出发。”“他是一位孤独的艺术家,因为他对雕塑是什么有自己的真知灼见。”

  “寻找遗失的作品”将于2020年6月21日在巴黎贾科梅蒂学会(Giacometti Institute)举行。

  (本文编译自CNN)


更多专题
强党建 促发展 铸“根”育“魂”再出发

“强基才能固本”,2016年初公司党委把加强基础管理的第一颗纽扣对准了各类管理制度的制定与执行,瞄准了管理链条中存在的问题,成立检查小组对公司各部门制度办...

身心沉下去 效益提上来

在河南能源集团鹤煤公司三矿,无论是工作日还是节假日,不管是在井下采掘头面,还是在地面区队车间,都能经常看到矿领导现场查隐患,解难题,抓党建,了解员工听...

相关机构:
相关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