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剑锋从磨砺出_企业报道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专题>> 正文

宝剑锋从磨砺出

企业报道  2018-05-22 09:34:32 阅读:
核心提示:“有时看着精益求精工作的徒弟,我就想到了从前的自己。那时,我对一些专业知识也不太了解,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能有一位师傅指导就好了。

 

  ――淮北矿业综采一区采煤机司机 孙春

  “有时看着精益求精工作的徒弟,我就想到了从前的自己。那时,我对一些专业知识也不太了解,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能有一位师傅指导就好了。而如今,自己也成了别人的师傅,当然能够理解徒弟的困惑,如果能帮助徒弟在专业上有所提高,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在日前结束的淮北矿业第八届“名师高徒”大赛中取得采煤机司机专业第一名的孙春感慨地说。

  此次比赛师傅孙春和徒弟王扬凤摘得采煤机司机专业桂冠。日前,在综采一区见到了鼎鼎有名的采煤机司机――孙春。谈到工作经历时,孙春面着笑容,正双手握着锃亮的维修工具忙得不亦乐乎。2001年,20岁的孙春告别火热诉军营,脱下绿军装,摘下肩章、帽徽,来到了朱庄煤矿。到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他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学出个样子来!为了熟悉了解煤机性能和结构情况,孙春有事没事总往方国胜培训工作室跑,找学习资料供自己“充电”,不会就学,不懂就问。在现场他认真跟老师傅学习、检修,处理故障,逐步掌握了煤机的操作,维护和故障处理技术。

  跟着师傅看,记住风险预控卡上的内容,将记住的内容和看到的“对号入座”,这就是孙春进入检修班以来的主要任务。“每班在井下都有人提我们风险预控卡上的内容,所以下井后,开工前,师傅都要先让我看一遍风险预控,然后站在后面看着师傅干。”孙春说,像他这样的工人,进入机电队后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这就是我们班队管理新工人的制度。”

  2011年初,孙春所在采区成建制调至袁店一矿。作为采煤机司机,孙春热衷于煤机检修,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1021工作面使用的煤机,是个“多病之身”的家伙。一有时间,孙春都要拿出煤机说明书和随机图册翻阅、研究,并仔细分析上一个班煤机出现的异样情况。2017年9月,一次夜班,生产班汇报煤机右摇臂过热,现场跟班电工未能找到事故原因,孙春接到电话后及时下井,处理工程中发现摇臂内油位过高,放油时发现有水,在分析进水原因时,认为是由于是厂家对采煤机摇臂冷却系统存在设计不足,摇臂冷却水道存在裂隙,致使该煤机摇臂内进水,造成摇臂过热,随即将冷却水关闭,经过验证分析是正确的,通过改造冷却方式杜绝了类似事故发生,确保了设备正常使用。

  经过10多年的摸爬滚打,孙春练就了一手“望、闻、触、嗅”的“硬”功夫。望:采煤机割煤时,如果煤机发颤,肯定上滚筒上的截齿掉了。闻:听到煤机发出粗重的声音,肯定是调高泵和行走轮负荷大缺油了。切:摸到煤机局部发热时,是加的油少了,摸到煤机全发热时,是加的油多了。嗅:如果嗅到有轻微的焦糊味,是煤机的油不够了,如果焦糊味很浓,不要问,那肯定是油变脏变黑了,对采煤机孙春用得轻车熟路,用得得心应手。

  今年4月的一天,兄弟单位煤机出现故障,孙春达到现场后根据经验,初步判断是主牵引液压部惹得祸。而牵引部有油看不到故障部位,没油看不到故障,孙春赶紧拿出练就的“望、闻、触、嗅”本领,管路漏损、马达漏损逐个排除,主油泵、小垫片逐个排查,最后把罪魁祸首锁定在主油泵下的出油口密封上。这个部位,拆除零件多、空间小、工序杂、操作难度大、眼睛看不到,更换密封稍不对口,就以失败告终。最终孙春使煤机欢快地转起来。

  “我们队年轻工人多,而且大都是大学生,大专以上的有12人,平均年龄30岁,可以说,这是一个富有朝气和活力,且专业知识和综合素质较高的团队。”孙春说:“因为全队工人年龄差不多,在工作过程中比较好沟通,业余时间我就组织他们互相学习,在检修的时候,如果遇到什么比较难处理的问题,我就招呼他们来‘围观’出点子帮助处理”。孙春经常认为现代一些年轻职工文化水平高,思维最活跃,处理问题想得宽,看得远,比初中文化水平处理起问题快。所以这种共同探讨解决问题的场景在机电队司空见惯。这样问题解决得快,再就可以借机向经验多的老工人学技术,也可以提出很多好点子。

  “‘师带徒’就像一把‘金钥匙’,在技术职工之间开启了新技术人员的成长周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现场技术力量和优秀操作人才不足的问题,也让职工很快认同了企业,找到了归属感。”综采一区党支部李东说。(王爱林 王震)

更多专题
宝剑锋从磨砺出

“有时看着精益求精工作的徒弟,我就想到了从前的自己。那时,我对一些专业知识也不太了解,现在回想起来,...

热土上流淌着真挚的爱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就要上早班了,安徽淮北矿业集团公司杨柳煤业掘进一区职工陈士超端起了香喷喷的葱花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