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头条新闻>> 正文

李后强:高位求进的“江苏策”

企业报道  2019-02-20 20:57:48 阅读:
核心提示:中国经济发展有个“反海拔现象”:海拔越高,水平越低。在第一阶梯的青藏高原,经济发展最落后,在第三阶梯的平原地区,经济很繁荣。

1.jpg

  中国经济发展有个“反海拔现象”:海拔越高,水平越低。在第一阶梯的青藏高原,经济发展最落后,在第三阶梯的平原地区,经济很繁荣。第二阶梯是黄土、云贵、内蒙古高原和塔里木、四川盆地等区域,经济发展处于中间。但是,我们发展经济的精神,必须是勇攀高峰,翻越一个又一个高峰,直至登顶。珠峰是地球第三极,世界最高,攀登珠峰是发展精神的最高境界。去年江苏省GDP总量达到9.26万亿元,占全国90万亿元的1/10,仅次广东。作为一个经济实体,江苏省GDP总量排位在世界上处于12位左右,可能超过俄罗斯、澳大利亚,可谓省可敌国!此刻,必须防止自满骄傲情绪,认真思考高位求进的战略和路径,奋力再上多个新台阶。我们认为江苏经济高位求进,需要实施攀峰行动。珠峰山体呈巨型金字塔状,威武雄壮昂首天外,地形极端险峻,环境非常复杂;冰川百态步步陷阱,冰崩雪崩险象环生;在珠峰周围20公里的范围内,群峰林立,仅海拔7000米以上的高峰就有40多座。在这些巨峰的外围,还有若干世界一流的高峰遥遥相望,形成了群峰来朝,峰头汹涌的波澜壮阔的场面。这个场景几乎就是江苏经济发展面临的形势。我们的发展还要翻过一个又一个群峰,最后攀上珠峰。在实践中要处理好以下关系:

  把握高位求进与稳中求进的关系。“高”是指GDP段位高、体量大,处于高端运行,这时候也有高风险、高干扰,因为海拔越高越缺氧气、重心越高越不稳定;“求进”是指不能倒退,不能掉下来,要把握好前进的正确方向和线路。高位求进不是高速度发展,要做到体量大,也是高质量,可以用速度换质量、以空间换结构。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是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也是做好经济工作的根本方法。“稳”,是要注意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不出现系统性失控。要有底线思维,防止“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发生,从而保证经济社会健康持续发展。高位求进与稳中求进二者不矛盾,要在高位上稳步前进,提质增效。

  把握高位求进与国家意识的关系。江苏GDP总量处于世界经济体前12位,相当于一个大国的经济体量,因此要有世界眼光、国家意识,防止孤独求败情绪。要敢于承担国家责任,勇于对标国际先进水平,善于与世界强国较量。再不能局限于自己10万平方千米的土地,要盘活8000万人口,实行人才和资本扩张,建设“三个江苏”,就是自身江苏、国内江苏、国外江苏。对内经济发展讲密度、强度、高度,对外经济合作讲深度、广度、精度。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产能合作,扩大文化交流。抓好三大攻坚战,特别是治理好环境污染,在绿水青山中用好金山银山。

  把握高位求进与协同发展的关系。高位求进就是“云端作战”“高空作业”,不能有恐高症,不能有高原反应。要学习孙悟空,腾云驾雾,敢战“妖魔鬼怪”,处理好速度、高度、效度的协同关系。GDP达到9万亿元后,经济体系内部结构发生了质变,“半百比现象”(创新和消费贡献超过50%后的现象)显露,消费能力大大提升,多样化需求加剧,经济要素种类、数量、流向和耦合都会变化,主要流向二三级城市、广阔农村甚至省外欠发达地区。要大力推进城乡深度融合,联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环成渝经济区,在协同发展中分享成果。GDP超越9万亿元,发展模式、动力和重点都要调整,必须大力培育新动能,促进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高位发展。着力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着力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坚持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品牌化方向,加快用新技术新业态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大力发展物联网、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不断壮大数字经济、创意经济、分享经济等新经济,促进新旧动能加快转换。

  把握高位求进与挺进西部的关系。高位求进要有足够的托举力,就像飞机在气流中飞行,必须有足够支撑力。这些力看不见、摸不着,但客观存在。要有高智商、高情商的市场主体,营造环境,激活人才。把提升企业创新能力作为提高支撑力的关键举措,推动关键领域核心技术的攻关突破,积极培育创新型领军企业和“科技小巨人”,推动企业集群向产业集群转变、产业集群向创新集群转变。既要发扬鉴真和尚东渡精神,也要学习玄奘和尚西进做法。拓宽视野,突破和跨越“胡焕庸曲线”,走向广阔的西部,高效盘活资源,引领第三个十年的西部大开发。要有“天下资源为我所用”的理念,加强与长江上游经济带合作,特别是强化与成渝经济区和城市群的深度合作。成渝是中国西部“天眼”,长江经济带的起点,一带一路的原点,向西开放的大门,南北贯通的节点,高位发展必争之地。

  把握高位求进与领跑发展的关系。我国经济过去主要是跟跑型发展,现在进入了竞争型和领跑型阶段。江苏省GDP超过9万亿元后,必须承担领跑重任,为全国做出榜样和示范,形成“江苏范儿”。江苏2018年全社会研发投入占比2.64%,国家高新技术企业8000家,科技进步贡献率达63%,农业综合机械化水平达84%,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68%,高标准农田占比达61%,要继续推进科技与产业深度融合,加快改革开放纵深发展,特别是在一带一路上大做文章。江苏的企业属于外向型、外植型、海洋型、移民型的较多,没有文化基因、没有血缘关联,有些“世界大超市”色彩,这是个大问题,因为没有根基就容易动摇飘逸。必须努力推进企业“江苏化”“本土化”“生根化”,实现由外植型到内生型、移民型到定居型的转化,聚焦“六个高质量”, 推动“强富美高”新江苏建设再上新台阶。

  (本文作者李后强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


更多专题
再大的改革阻力也会被更大的“新的利益主体”淹没

改革就这么两个基本问题,一是如何减少阻力,二是如何减少摩擦成本。

让宣传工作有温度接地气重实效

陕北矿业张家峁公司:让宣传工作有温度接地气重实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