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发布汇 >> 正文

疫情来临 我们宅在家

企业报道  2020-03-16 11:04:24 阅读:1904

  庚子年的春节,一场始料不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席卷而来,宅在家里的日子看来要持续一段时间了。

  1月20日,从合肥回到宝鸡家中,春节已挥手致意了。吃着母亲做的饭菜,听着母亲的唠叨,一种久违了的温暖袭上心头,这个春节一定要好好地到各处走走。

  我们开始计划春节期间要拜访哪些亲戚,如何招待亲朋好友,到哪些地方去游玩?天天兴致勃勃地陪着母亲采购年货。偶尔在刷屏时,看到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有关报道,并没当回事,觉得武汉离宝鸡太远,不至于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仍准备按原计划实施,彼如,大年三十至初三在宝鸡一家人团聚,依次看望亲朋好友,初四、初五回眉县槐芽镇老家串亲戚,之后带着母亲去汤峪、法门寺等地游玩。

  然而,到了1月22日,大年三十前一天,网上报道武汉病例数不断增加,甚至湖北以外地区都陆续出现病例,我们才感到形势不妙,赶紧去药店购买口罩和消毒液之类的抗疫防护品,但均告罄。店员们说,这些早已销售一空了,至于什么时候到货,无法确定,武汉疫情那么严重,防疫物资大都运到武汉去呢了。问了其他几家药店,均是这样的情况。这才留意到,街上佩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春节前市内最繁华热闹的开元商城也逐渐冷清起来,年味减去不少。

  在市医院、防疫站工作的表姐和表姐夫打来电话,告知我们疫情发展态势,发来疫病防护手册。当得知我于12月底去过武汉,又连续在杭州、合肥、宣城等地出差后,一再叮咛我要居家隔离观察,做好家中消毒工作,一有不适就立即通知他们,或到医院就诊。我们感到了疫情的严重性。

  23日,大年三十一大早,就得到武汉封城的消息,表姐在电话里说,赶紧储备蔬菜、食品等日常用品,做好长期宅家的准备。如果之前还有一丝侥幸的话,这时已荡然无存。武汉封城,国家启动一级应急响应,那么宝鸡也同全国各地一样,要实行严格管控了。

  果然,客运汽车站停运,从城内通往各地的交通路口均逐渐封堵,驶往各地的火车也逐次在停运。这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看来完美的春节计划确实要泡汤了,这个春节注定要宅在家里了,不过,一家人在一起,也是令人欣慰的事了。

  万家灯火中,大街小巷空无一人,只有大红灯笼高高挂,五彩霓虹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告诉人们,这是庚子年的春节。

  除夕夜,从宝鸡巨一广场住宅14楼向远处眺望,万家灯火中,这座曾经繁华喧嚣的城市,寂静无声,大街小巷空无一人,只有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五彩霓虹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告诉人们,这是庚子年的春节到了。

  客厅里温暖的灯光照耀着母亲温和的笑容,我不由一阵心酸,多少年了,没有一起陪母亲好好过除夕夜了,之前是由于工作忙碌,无暇顾及双亲,再后来是由于父亲的过世,我们都郁郁寡欢。今年,确实应该好好陪陪母亲了。

  年夜饭时分,祭拜完父亲后,我们和母亲坐在电视机前边看春晚边包饺子,一屋子的欢声笑语驱赶走了疫情带来的不快。春晚节目结束后,我们陪母亲守夜,回忆父亲在世时的欢乐,唠着家乡的风俗人情……第一次发现母亲其实很健谈。谈到孩子时,母亲不禁黯然:昊昊刚从意大利回来,就遇到了疫情,困在了廊坊,哪也去不了了。我知道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昊昊,忙安慰说,别担心了,廊坊的疫情比宝鸡还平稳呢,好在他这段时间和他爸在一起,没有背井离乡。母亲笑了:就那猴猴性格,能在家老实呆几天呢?又谈了些昊昊小时候的调皮和趣事,一夜无眠。这个除夕夜,让我了解了母亲不少的心思。望着她满头银发,只恨自己不能时刻陪伴在她身旁。

  由于宝鸡疫情一直平稳,大年初一时,我们还可以自由出入。当日阳光明媚,一家人吃完团圆饭后,我陪着母亲走过广场门前的金陵桥,慢慢地沿着渭河堤岸散步。

  大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除过市政府规定的几家超市正常营业外,所有店铺全部关闭。然而,渭河堤上的行人三三两两,也许人们都怀着同样的心情,毕竟今天是大年初一啊,放纵下之后再宅在家中为国家做贡献吧!

  浅浅的渭河水面几只寒鸦在悠游,环城而绕的远山隐隐,冬日的西部旷野自有一种粗犷豪放之美。不知不觉间,我们踱到了渭河公园,行人越发地多了起来。人们都戴着口罩,不约而同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跑步运动,遇到熟人,只是匆匆地点下头,算是拜年。看来,宝鸡已全城皆兵了,人们以自己的方式抗拒着病毒的传播,积攒着与疫魔抗争的力量。

  大年初二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宝鸡市防疫站打来电话,详细询问我近段时间的行程,家庭住址、身体状况等信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我的电话和之前的行程,我惊讶于他们行动的迅速,眼前浮现出抗疫场景:为了疫情得到控制,防疫站和公安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夜以继日排查全城每一个可疑病例、可疑情况,他们冲在最前线,顶着各种压力和风险,保卫市民的健康和安全。一种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大年初四一大早,弟弟开车回到老家后,说高速路口还没有封死,本地人员还可以上路,但外省尤其是湖北籍车辆和人员严禁入境。等到晚上的时候,消息传来,老家彻底封村、封路,严禁所有人员出入走动,全村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回老家串亲戚的打算彻底破灭。我们庆幸弟弟早走一步,不然就困住了,老家也放心不下。

  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居住小区巨一时代广场设置防疫检测口,实行封闭管理,规定每家住户每天只能出外一人采购日常用品。因为有我们在身边,母亲很坦然,说,这样的管理我们支持,安心呆在家吧!

  宅在家的日子里,母亲每天变着花样给我改善生活,臊子面、肉夹馍、疙瘩汤、搅团、凉皮……十几天的时间,我基本把陕西各样特色小吃吃了个遍。

  自2015年调入中铁武汉电气化局上海电气公司以来,我几年如一日,每天起早贪黑地工作,和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母亲虽无怨言,但每次打电话总是担忧,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休整下疲惫的心身,品味下人间烟火,陪陪母亲。于是,我和母亲开始盘算如何做各种美食来丰富宅家的生活。

  陕西人主要以面食为主,母亲虽然烧菜的手艺一般,但却做得一手好面食,这是我离家的日子里经常想念的,这次可要一饱口福了。

  母亲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各种面食,臊子面、肉夹馍、疙瘩汤、搅团、凉皮、蒸菜卷等等,凡是她能想到的,都付诸行动。我也不闲着,打开快手平台,学习做菜手艺,趁着几天出去购物的机会,买来各种食材,和母亲切磋,尝试做各种美食。十几天下来,我基本把陕西的特色小吃在家吃了个遍。没进过厨房的我,在母亲的引导下,居然也做出了一两样象样的菜肴来,也算是巨大的收获吧。

  在我的帮助下,母亲学会了在手机上刷微信、快手平台、学习强国,喜玛拉雅,看新闻,学知识,观人间百态。每天早晨一起床,她就打开新闻了解疫情发展情况和国家应对政策,每当看到新增病例数和死亡人数,会难过好一阵子,说又有家庭蒙难了,喃喃道,不管怎样,一切都会过去的。

  有天,母亲看着我的吃相,说,近期胖了不少啊,赶紧要减肥了,不然,这样下去不得了,快手平台上有教练每天定点直播教健美操,可以跟着锻炼锻炼。于是,在母亲的监督下,我每天定点定时锻炼身体。日子一天天在幸福中度过,母亲的脸庞红润起来了,我身上的肉也没长多少。唯一让我们牵挂的仍是远在廊坊的昊昊,母亲天天盯着廊坊的疫情动态,不停地念叨,孩子这段时间不知怎么过的,生活得怎样,憋坏了吧?近段时间可千万别出门啊,廊坊好几十病例呢,看样子,还在增加。我笑说,她的担心是多余的,他爸做菜的手艺相当不错,当然饿不着的。再说了,昊昊从小自立能力强,会照顾好自己的。她撇撇嘴说,怎么着都是个孩子啊!

  时间一晃而过,正月十五到了,这天是父亲的祭日,晚上我们做了元宵,供奉在父亲的灵位前,算是陪父亲吃了一顿团圆饭。端详着遗像上父亲慈祥的面容,我想,父亲一定在另一个世界里保佑我们平平安安地度过这次疫情吧。

  有社区居委会的严密管控和单位领导的关爱,我在家和母亲又度过了十余天幸福的日子。

  按照春节前单位的放假通知,正月十七(2月10日)就要正式上班了,可那段时间正是疫情异常凶猛的时期,宝鸡通往上海的火车、市内公交、出租车基本都停运了。我不断地刷高铁管家,母亲在一旁着急,这么严重的疫情,坐长途车太危险了,再请几天假,等疫情缓解了再走吧!表姐也打来电话,坚决不让我这种时候出行。但看到我决心已定,母亲不再吭声了,表姐则托表姐夫给我送来了一打口罩,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在路上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平平安安地到达上海。

  一切准备就绪,就要出发了。正月十六日(2月9日),母亲极不情愿地帮我收拾行装,还在企图改变我出行的决定。我虽不忍离别,但行程还是决定不改。直到下午,徐书记在部门工作群里关心地询问每位员工的家庭生活、所地在疫情及上班情况,他特意说我离家最远,中途要转车,危险性太大,还是维持目前的状况,居家办公,等疫情缓解后再动。听到这个消息,母亲脸上的愁云顿消:我说什么来着,特殊时期,领导们绝不会让你们冒风险啊!自此,我又安心开始了宅家的幸福。

  让我们感到暖心和无后顾之忧的是,小区检测口几位执勤人员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都坚守岗位,严密盘查出入小区人员,向居民宣传疫情科学防控知识和外出防护措施,解决小区住户遇到的生活困难。小区居委会和物业管理处多次打来电话询问我的身体状况,只因为我年前到过多地。但不管怎样心里还是暖暖的,为他们的尽心尽责而感动。

  市内几家正常营业的定点超市同样设有疫情检测点,工作人员身着隔离服、佩戴口罩全幅武装严密盯控每一位出入超市人员。疫情防控宣传车上的高音喇叭、消毒作业车每天24小时不停歇地在一尘不染的大街小巷宣贯国家疫情防控政策和疫情防控知识,喷洒消毒液,如临大敌。这座城市让居民们感受到了她的人文情怀。

  通过与大表姐的电话聊天,也了解了不少老家的情况:在县政府的部署下,眉县城各行政、事业单位职员春节期间早早就上了班,全体出动驻扎在各乡镇村据点,进行疫情防控管理,专人到每家每户登记每日需采购的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统一配送。凡是有外省人员及车辆入境,一律严密隔离观察,全县各乡镇村婚丧嫁娶事宜一律取消,如家中有丧事的,政府派员办理后事,最多不超过30余人。大表姐夫也是这群逆行者之中的一员,大表姐谈起来满是自豪。

  2月20日,宝鸡新闻播报,自疫情暴发以来,宝鸡地区共出现13例病例(市内1例,其余为各县乡镇村),已四五天无新增病例,治愈出院7例,其余为轻症患者。这一鼓舞人心的消息让我们高兴了好一阵子,深切地感受到正是有了政府的有力管控,一线抗疫人员的辛苦付出,才有了我们能够安心地宅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

  全国各地非湖北地区的疫情逐渐缓解,我回到上海开始了14天隔离的日子,准备复工。

  2月中旬以来,武汉疫情依然凶猛,而全国各地疫情逐渐缓解。2月20日,单位下达了复工通知,要求非湖北籍机关员工尽快回上海隔离14天后复工。

  21日,在依依不舍中,母亲把我送到了车站,目送我离她越来越远,踏上返工的旅途。

  下午两点多,我到达西安北站,出了检票口,就被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分到了转乘火车队列(车站把旅客分为到站转乘飞机、转乘火车、出站入城三个队伍),通过三个检测口的身份证登记、健康卡填写、体温测量后,方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进入候车室。上了南往的火车,落座后一颗心才安稳下来,母亲的电话及时地打了过来,急切地地问我到哪了,路上还顺利吧,我一一回答了,说到了再细说情况。

  车厢内座无虚席,我一度紧张起来,但看到每个人都戴着口罩,与身旁的人从无交流,只是默默地玩手机,或闭目养神,倒也镇定下来了。

  晚九点半左右到达上海虹桥火车站后,又是同样的一番体温检测、身份信息登记、健康卡填写后,坐上了到漕盈路的17号线地铁,车厢内的人寥寥无几,空旷而整洁,消毒水的味道阵阵袭来。半个多小时后,到旭辉玫瑰湾小区门口,在几名执勤人员的引导下,进行了近四十多分钟的信息登记、测温、健康卡填写等入住手续办理。到达宿舍洗漱一番已是近十一点钟了。刚躺在床上,母亲电话又适时打了过来,等到我说,已休息,太困了时,母亲安心地挂电话,嘱咐我赶紧休息。

  第二天一早就给母亲打电话详细述说了一路上的情形,末了,出去买了好几天的食品和蔬菜,准备每天与锅碗瓢盆打交道,开始我在上海14天的隔离日子。

  我仍旧延续和母亲在家时的生活习惯,每天早早起床,开始半个多小时的健美操锻炼,上午进行业务工作的处理,下午读书学习,晚饭后再锻炼半个多小时,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充实中溜走。

  当然,每天的疫情实时动态是我最为关注的头等大事,看到不断减少的新增病例,我默默地祝福身在湖北、武汉的同事们,一定要保重身体,快了,再坚持些日子,这场战疫就打胜了,你们就安全了,解放了。到时,我们又可以为公司的未来和发展并肩作战了。

  3月9日,安全度过了14天的隔离期,在玫瑰湾居委会领了通行证后,经过张江云立方小区检测点、公司检测点的层层盘查,来到办公室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

  窗外鸟语花香,五彩斑斓,景色宜人,春暖花开的季节来临了!(雒亚琴)


更多专题
西北油田密织“三张网”,扎实打好勘探...

西北油田塔里木盆地中21井区三维地震勘探资料采集项目位于新疆沙雅县,工区以沙漠地貌为主,百里之内,胡杨都见不到一棵。

扎根千里煤海 奉献无悔青春

2007年,他带着青涩与稚嫩走出了矿大的校园,带着理想与抱负投身祖国煤炭事业建设,光阴荏苒,一转眼13年过去了,那个书生意气的少年已在煤海中磨砺成铁骨铮铮的“...

相关机构:
相关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