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观点与评论 >> 正文

家风无言 下自成蹊

企业报道  2020-07-28 11:19:49 阅读:1690


  中国人自古以来讲究家风,更有甚者将其撰写成文,恩泽后世,诸如诸葛亮《诫子书》、颜之推《颜氏家训》、曾国藩《家书》等均是历史上家风家教的典范。我家虽然没有明文的家风跃然纸上,但父母长辈的踏实本分、勤俭节约俨然成为一种无形的品德力量,无时无刻不贯穿于我成长的点滴之中。

  入学前,父母工作繁忙,白天我就寄宿在外公外婆家。 二老都是饱经风霜的一代人,过惯了精打细算的日子,印象最深的就是外公每次啃骨头牙齿就咬得“格格”作响,不让上面有一丝残留的肉渣,有时“够不着”,就会用小刀刮着吃,直至“骨”“肉”彻底分离,才可罢休。虽然生活拮据、物资匮乏,但外公外婆总是尽其所能让我学习,带给我快乐。外公将废弃的烟盒、纸箱剪成小卡片写上简单的汉字教我辨认;外婆则把我吃剩的果冻壳收集起来,代替积木为我建造“摩天大楼”“金字塔”,闲时也会带我到郊外挖野菜开拓眼界。

  1996年,母亲所在的国营地毯厂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宣布破产,原本以为可依靠一辈子的“铁饭碗”,一下子轰然倒塌,家里的经济来源少了一大块。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我刚上小学,姐姐即将步入高中。为了补贴家用,母亲在家立起了织毯架,做起了“私人订制”。母亲是织手工地毯的老把式,15岁进厂当学徒,不到30岁就担任厂里的技术指导,方寸之间,便能织出锦绣千里,由她亲手织就的地毯堪称“艺术品”。当时,谁家有女儿出嫁,地毯是必不可少的嫁妆之一,母亲的“生意”可谓红火。但手工地毯的工艺比较复杂,需经绘图样、挂经线、编织、平剪、挽穗等十几道工序,其间最为辛苦的莫过于编织,首先要将毛线打结栓在经线上,同时用小刀砍断毛线,打完一排,在前后两根经线间穿过一根横向的纬线,再用耙子砸平,至此就编织完了一道,后照此往复不断。母亲告诉我一块标准的地毯需要打上百万个结,少则数月,多则一年才能成品。

  一盏黄黄旧旧的灯,时间在旁闷不吭声。儿时伴随着我入睡的,是母亲细若游丝的编织地毯的声音,每每半夜如厕,母亲的身子还扑在织毯架前,皲裂的双手缠满了布胶带,她就这样日复一日不辞辛劳着。闲时我也会帮母亲梳理毛线、穿纬线,依偎在她身旁静静的看着。每次完工后,母亲都舍不得扔掉残余的毛线,积攒起来给我和姐姐织毛衣、毛裤,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每一年都不落,虽然织地毯用的毛线制成的衣物穿上有点扎人,但心里却是暖融融的。

  抚忆再三,母亲从未改变勤俭节约的习惯,现在家里有好多物什都超过了我和姐姐的年龄,大到结婚时爷爷送的缝纫机,小到厂里荣获先进时发的茶缸、的确良工衣......至今都保存完好。更令我惊奇的是父母新婚的被褥也崭新如初,那时两人蜗居在一间旧瓦房,母亲生怕被褥损坏,仅仅用了一次就收了起来,此后她每年春天都会拿出晾晒,里里外外洒满防潮粉后才又宝贝似的藏到柜子里。她从不为自己多消费,一件衣服能穿十多年,若是破了旧了,经她手剪几刀、缝一缝就化身精巧的坐垫、鞋垫,邻里间无不称赞。其实旧东西并不值几个钱,但这种持家爱家的态度和形成的良好家风是无价的。

  日子就这样散散淡淡的过着,转瞬间母亲已经两鬓斑白,精力大不如前,就连拿手的针线活也力不从心。父亲也已退休,身形愈发佝偻。闲不住,两人就将院内的地砖抠起来种上了各种蔬菜,每到夏天,西红柿、丝瓜、豆角、生菜......在二老的精心打理下长势喜人。“一年到头,能省不少菜钱”,每次回家母亲都不停地念叨着。

  这几日,正值三伏,一阵雷雨过后,阳光下母亲的小菜园子里水灵灵的,挂满了晶莹, 折射出梦幻的七彩,不满两岁的儿子步履蹒跚上前扶起被风吹歪的枝条,这一刻,母亲笑了。(徐峰)


更多专题
汇涓流以成江海,积跬步以至千里

“新冠疫情给经营工作带来了不小的挑战,各地出行限制,部分项目不同程度的延期招标,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铆足劲,想办法,火力全开保经营”,春节过后不久,中铁...

推动企业疫后重振需从六个层面同向发力

2月23日,中央召开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后,各地党委政府纷纷出台了一系列纾困惠企的政策措施,对促进企业复工复产、达产达效和健...

相关机构:
相关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