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与评论>> 正文

散文·父亲的麦收

企业报道  2019-06-13 10:37:03 阅读:

 

  儿时养成的习惯往往会伴随一个人的一生。

  我从农村走出来,这些年不管走到哪里,只要能见到黄土地,只要看到成熟的庄稼,依然还会感觉到无比的亲切。

  这不,麦收时节到了,依旧勾起了我心头无数个关于收割的回忆。

  一般来说,90后的年轻人对收割都不大熟悉,但我却是个“门儿清”的行家。我想,这主要是得益于父亲——一个地地道道的关中汉子,一个普普通通的黄土高坡上的农民,更是一个尽职尽责养育了三个儿女的好父亲……

  我的家乡在过去曾经多年来戴着贫困县的帽子,这似乎也是家乡真实的写照。多年来,作为农民谋生之道似乎只有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这几个字很有名,但是当年我学习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脑子自然跳出的形象就是我的父亲带领着全家人一起割麦子的场景,父亲的脸因为在烈日下的多日操劳早已被晒成了古铜色,汗水顺着脸颊止不住的淌下来,就滴进脚下的黄土里。

  每当麦收时,父亲颇有些严慈相济的样子,自己的手底下顾着农活忙着不停,却还要时常抬起头来叮咛我们姐弟三人:“你们几个娃,看着脚下,不要被什么给扎到脚……”

  麦收的时候常常是北方气候多变的时候,经常有一个词出现在我们的村里的大喇叭里,那就是“抢收”。抢收就是与时间赛跑,在下一场不可知的大雨下来之前,麦子必须要收割结束,甚至要摊晒好装进麻袋才行。

  农家麦收时的孩子大多都是懂事的,我们自然也知道全家人的生活所需。姐弟三人上学的费用,以及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都依附在这片黄澄澄成熟的麦田上面。面对着自家一大片熟好的麦田,父亲拿出他曾经的军旅经历,此时威武果断的像一个将军,详详细细的安排好今天的收割任务,他自己一路,母亲一路,我们几个娃子一路,然后把拿着镰的手一挥,第一个走进麦田开始收割。

  父亲疼爱几个孩子,却不溺爱,麦收的时候不允许我们袖手旁观。长大之后会拿着自己和同龄人相比,有时我觉得自己有些品质也得益于这种小时候的劳动。

  麦收时,父亲偶尔会在满地的麦茬里走过来招呼我们几个歇息一下,席地而坐喝点水。父亲开口跟我们几个讲话,内容无非是那些“今年是个好收成”以及这次要交多少公粮之类的,农家的闲话说得大多都是朴实且素净的。可是父亲却也时常说些我觉得受益匪浅的话:“你们这几个娃,一定要有出息,以后出去长见识长学问,哪怕再回来种地,那也能当有水平的农民。”

  在所有人都把种地当做又苦又累的行当,苦劝自己的孩子要走出黄土地的当时,我很诧异父亲竟然并不排斥孩子回来种地这件事。成年之后的我在后来问过父亲,父亲的回答是“我也不求你们几个大富大贵,只愿你们都活得顺顺当当,种地至少不会饿着嘛。再说现在电视上天天讲新时代农民,你们学了学问回来种地,做做新时代农民也不错嘛,我看人家电视上那外国农民都用机械……”我在感慨父亲的想法与时俱进的同时,也体会到了父亲对几个孩子沉甸甸的爱,他不务虚名,只为孩子考虑。

  多年过去,我到底也没有成为农民,而是成为了一名国企职工;后来的父亲也早已成为了他口中的新时代农民,从播种到收获都有机械辅助劳作,农村里各种小型机械的普及让我很久没有看到人力收割的景象了。

  消失的何止是割麦呢,公粮早就取消了,现在是国家反哺农业;家乡贫困县的帽子也在2019年5月份摘掉了;农村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幸的是父亲却也早在几年前离开了我们……

  如今,我时常赶回家乡去,看看父亲曾经耕作过的土地,和家人共同说起当年父亲带领着我们一起麦收时的景象。

  近年来,一首叫做《风吹麦浪》的歌曲流传甚广,我常常哼唱这首歌曲,不是为了内容,只是因为这歌名,它似乎能让我想起父亲坐在田垄上,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麦子倒了难收割,人要倒了难爬起,无论风雨,人和麦子一样,都不能倒!”(张新红)

更多专题
大临铁路工地上的双胞胎

早就听说大(理)临(沧)铁路是中缅国际铁路通道滇缅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可谓“跨越两个世纪的梦想”。但由于...

缅甸达贡山脚下再展风采

中国有色矿业集团中色镍业(缅甸)有限公司坐落在伊洛瓦底江边、美丽的达贡山下。10年前,十五冶人充分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