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与评论>> 正文

暮色四合下的家园

企业报道  2019-01-08 09:30:48 阅读:

 

  老两口包饺子

  暮色四合,天渐渐黑下来。老刘和老伴木然地坐在沙发上,心里生着儿媳小兰的闷气。

  也难怪他们生气,儿子出差半个多月了,小兰竟然一次也没有登门看望过他们。

  “依我看,八成这里面有情况!”沉默了好长时间,老刘终于开了口。

  “你说啥?有情况?”老伴愕然。

  “这不明摆着吗?要么是小兰对咱儿存有二心,要么是嫌咱年老体衰,不中用了。”

  “你净说胡话,自打咱小兰进门以来,四邻八舍谁不夸咱儿媳知书达礼,孝顺老人。就说你去年住院,还不是人家小兰跑前跑后,小心翼翼地伺候你,咱说话可得凭良心,别埋没了儿媳的好名声。”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现在就去儿子家。”

  “我的儿媳我了解,去就去。”老伴毫不示弱,满口应承下来。

  老两口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儿子家,把门铃摁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有人开门。老刘不死心,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屋里鸦雀无声。

  “黑灯瞎火的,小兰能去哪里呢?”老伴慌了,“干脆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

  “不打,就在这里等!”老刘的脸色凝重起来,他点着一支香烟,猛吸一口,肩膀一阵抖动,咳嗽了起来。

  “要不咱给儿子打个电话,或许他知道一些情况。”

  “打啥打!”老刘一口回绝了老伴:“儿子在外地出差,万一急火攻心出个差错咋办?”

  “这不行,那不行,你倒是拿个主意啊!”瞅着老刘手中的烟一明一暗,闻着呛人的烟味,老伴忍不住埋怨道。

  这时,电梯门一声响动,里面蹒跚着走出一个人,“爸、妈,你们怎么在这里?”

  “小兰”老刘和老伴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

  老伴眼尖,一眼瞧见小兰右脚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小兰,你的脚怎么了?”

  “大刚出差刚走不几天,我不小心把暖水瓶碰倒了,烫伤了脚面。”

  “你这孩子,咋不早告诉我们呢?”老伴搀扶着小兰,心疼的眼圈红了起来。

  “妈,您放心,我刚才去小区诊所刚换了药,医生说我再有一个礼拜就好了。”

  小兰把两位老人让进屋里,回卧室取出了两件毛衣,“爸、妈,这阵子我请了病假在家,这不想着天冷了,给你们二老每人织了件毛衣,快试试看合不合身?”

  “我的好闺女!”老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把小兰紧紧揽入怀中。

  第二天一大早,老两口又剁馅又和面,忙得不亦乐乎。不一会,馅大皮薄的三鲜馅饺子在锅里翻滚起来。老伴一边往保温桶里盛饺子一边冲老孙招呼:“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趁热赶紧把饺子给咱儿媳送过去!”

  “好咧,保证完成任务!”老孙舒展着抬头纹,笑呵呵地提着保温桶出了门。(谷永建)

上一篇:拓荒且歌唱
更多专题
让党性在岗位上发光

2016年6月份,因职位变动她接手终端销售方面的工作。一开始时她对终端方面的工作知之甚少,为了能快速适应...

朝阳,在麻地梁矿升起

是什么力量,让三省交汇之地开满了耐寒的格桑花?是什么力量,让一座沉寂多年的煤矿涅槃重生,再次焕发出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