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艺术资本>> 艺术资本报道>> 正文

杜福生——中国书画名家艺术人生访谈录

企业报道  2017-09-11 20:40:05 阅读:

杜福生

  杜福生

  山水画家杜福生先生之作给笔者留下的第一印象便是“细腻”二字,再深品之,亦得画作中悠畅,深邃之感。杜先生所做,几乎不见小品之作,皆是放达之全景,远观纵深远阔,大气磅礴,近看则会发现,构成如此生动壮阔画面的,都是笔笔极其精致的皴染,给人以直爽不羁之豪放率意,又不失于精巧雅妍之审美感受。俗云“画如其人”,从作品看来,国画家杜福生先生应是一位性情直爽,却又心思谨细之人,然再品其作,更会被笔墨中融糅的丰富思怀所感动和震撼!

杜福生《 万山浮动》136×68cm

  杜福生《 万山浮动》136×68cm

杜福生《万丈洪泉》180×96cm 杜福生《苍山滴翠》180×97cm

  杜福生《万丈洪泉》180×96cm

杜福生《苍山滴翠》180×97cm

杜福生《苍山滴翠》180×97cm


  承古有序 笔性天然

  若谈国画家杜福生先生之艺术生涯,就不得不先提及一个地方——甘肃天水。天水之地,自古是丝绸之路必经处,亦是伏羲文化的诞生地和发祥地,在当代有“羲皇故里”之称。亦是兵家必争之土,在三国文化中有着浓墨重彩之一席,诸葛亮六出祁山、痛失街亭、智收姜维、计杀张郃等重大战事,都发生在天水。文学武事之汇集,使此地极富盛名。自古人杰地灵之处,必有贤士辈出,古上之能人且不去说,若看今朝风流,也是不乏济济人才。杜福生先生1962年生于甘肃天水,自幼酷爱绘画艺术,在他小学期间,就因喜好绘画而成为班级里优秀的宣传小干部,涂画墙报和插图是对其绘画之路的启蒙,虽未学过,杜福生小时候过人的天赋似乎让他在拿起画笔的一刻就知道怎样去勾线,布置画面,他对绘画有着天生的感应。用他的话说,这叫“笔性”。

  “一个好的书画家,一定是有好的笔性,笔性是天生的,它关乎到一个人的心性,由这个心性所呈现出来的笔墨,是心性的外化。笔性好的画家,画出来的作品就能让观众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因为创作者本身就是内心平静丰富的。”

杜福生《山明水净》136×68cm

杜福生《山明水净》136×68cm

杜福生《水绿山青》136×68cm

杜福生《水绿山青》136×68cm

  杜先生一番言论,让笔者想到《儒林外史》第五十五回中文字:“他的字写的最好,却又不肯学古人的法帖,只是自己创出来的格调,由着笔性写了去。”诚然,绘画与心境,二者既相互依存,又相互矛盾。若在绘画时,作者心境澄明,则画意无一丝杂乱,若心浮气躁,则必是满纸囫囵。故南朝宗炳在《画山水序》中指出,画家必须“澄怀味象”,要“闲居理气”,让“万趣融其神思”,这是中国美学中一项重要内容。所谓“澄怀味象”,即若要能“味象”,必先“澄怀”,也就是说,要把心中一切思虑杂念都剔除,再以一颗空明之心去“味”万物众生之“象”;再者,面对不论悠闲或忙碌的生活,在提笔前,都需让自己虚静下来,理顺气息和心境,后再以此种情怀去体会和捕捉自然博物中的郁郁生趣,将其和自己的神思融到一处。杜福生的画艺修习,实是先有“性”之净,而后有“笔”之妙,这让他始终都能清楚地感受来自于心灵深处的正确指引,故在其初临古人时,就对如何临摹有了深刻的洞见。

杜福生《天荒地老无枯荣》180×70cm

  杜福生《天荒地老无枯荣》180×70cm

  “临摹古人的优秀作品,从技法上说,是要从点线面的布局看他们是怎么结构的,就是章法;从内心来说,是要去了解作者的思想,文化背景,生长过程等等的综合因素里去读解,分析他们的作品,这样才能学到临摹的真正内涵。”

  杜福生先生正式学习国画山水,是从初中时期开始的。他启蒙于张琮老师的指导,后受教于周嘉福老师。在山水画方面多有所得,且传统功力深厚。他原习过一段时间的花鸟题材,有些工笔画的底子,现今以创作山水画为主。在其画作中,观者得见细腻不苟的皴染笔法。在取承古法学习时,他追石涛,陆俨少,钱松喦等名家手笔,其融润设色,却又似借明代董其昌至吴湖帆一脉。杜福生喜研宋、元时期山水画,然两代山水着墨又有不同,宋代倾于自然,侧重“真”和“实”,提倡山水画的写实风格。及至元代之转变可以说是在此基础上,以“元代四大家”为代表的山水画家,在吸取前人知识的基础上,把笔墨的情趣与个人主观情感融合在一起,实现了山水画由写实风格向写意风格的转变。从杜福生的墨韵中,能够感受到他的艺术张力不止于临摹的技艺,亦有在不断写生的积累中沉淀下的情感,故除去勾勒皴染的考究精致,他更在笔端融入了丰富的思想情怀,而逐渐步入自得逸趣的境界。

杜福生《晚雲秋树》180×85cm

  杜福生《晚雲秋树》180×85cm

  “陇南的景色,是南北兼有的风格,有北方的雄厚,也有南方的秀美。绘画创作是需要有时代精神的,今天的景色和古代的景色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就需要深入生活,把写生和临摹结合起来,然后融入自己的思想,慢慢地,自然而然地形成自我风格。”

杜福生《万树分青》240×96cm

杜福生《万树分青》240×96cm

杜福生《长林幽溪》180×97cm

  杜福生《长林幽溪》180×97cm


  心澄净远 墨精笔妍

  杜福生先生的山水之作,皆取自陇南风光,陇南山水,多重峦叠嶂,崖壁陡绝,角峰锯脊,石骨嶙峋。其间河谷幽深狭长,且深切曲流,多急流险滩和瀑布。如此多的山川变化汇集到一起,论功力,需要创作者精细的笔墨,及有条不紊的章法布局。论心力,则更需要耐心和细心完成此鸿篇大作。杜先生山水倒有一个相同的特点,不管是隽山一隅,还是连篇起伏,或远或近,或俯或仰,皆错落有致,层次分明,难使人有未身临其境之感。宋代郭熙的山水画论著《林泉高致》中有云:“山有三远:自山下而仰山颠,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三远”画境若要顾全周到并非易事。在杜先生作品里,深远兼而平远者为多,重在勾皴之细腻及对墨色之调停。从他的树木之写上可以看出,即便是再小再不经意之景物,他都会仔细皴擦,甚至于中还可感林木的阴阳向背,苔痕之疏密浅深。尤其在青绿山水的作品中,更能让观者感到四时烟岚之不同,晴雨气候之所变。笔者喜极杜先生之山水设色,为淡彩品类,若西子姿容,总宜淡妆,观之更能让人浮躁的心情瞬间温软恬静下来,他所作山川树石,烟云流润,柔中有骨力,转折灵变,墨色层次分明,拙中带秀,清隽雅逸。

  “画画是陶冶心性的,心态平和才能画好,一个画家内在的修养很重要。”

  在修习的过程中,杜先生特别注重对心性的开发与呵护。这可以理解为是他对于德品的感悟,心净则不争,不争则情畅,情畅得快意笔墨,落纸于实的,便为真情至性之思怀意趣。观之能不动容?杜福生先生的艺术创作,在心意为先的基础上,皆是以立足传统,体味,反映时代特征为其作品内涵。家之不辍笔耕,辛勤探索,终于形成苍茫、浑穆、清新、高雅的艺术风格,可谓是启新章之典范。

  杜福生是一个淡泊的人,多年来专注于研习和创作,虽然笔墨精湛,却少有好利之心。然,“酒香不怕巷子深”“花开蝴蝶自然来”,虽浅淡专习,却也小有所成。杜福生先生现任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在全国和省市级美展上获奖、收藏。曾先后入选国内多次展览并获奖。1993年在全国“明星杯”书画大赛中获优秀奖;1994年在全国“黄河杯”书画大赛中获铜奖并收藏;1996年参加省美术新人新作展;2004年参加全国“王屋山杯”中国名人书画大民共获优秀奖;2006年参加省美协 第二届写生展、杜甫陇古诗意书画展;2008年参加省美协庆祝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喜迎奥运作品大展。其作品曾发表于《中国书画报》等省内外刊物达几十幅。传略入编《中国美术家名人录》等。杜福生现在的年纪,对于一个书画家来讲,是身处壮年的时期,正是废寝忘食,不耽不辍,勇于精进的时期。虚怀谦谨的他,自然是于艺海波澜中不断前行。

  “要创作一幅好的作品是很有难度的,笔墨功夫,关键是精神风貌的描绘,对大自然的深刻表达,以及对时代精神的渗透,这些在我的作品里都表现得还不够。有道是,活到老学到老。不断学习才是势在必行的。”

  如今的国画家杜福生,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对绘画的热情。若无事时,便会以笔墨为伴。一如既往地临摹,写生,一如既往地寻找自己于艺术上的种种不足,并想方设法扬长补短,改善提高,这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用他的话说就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这个习惯,让人们不得不感佩于其画艺之臻善,亦不得不相信,中国画坛正在期待着一颗冉冉升起的艺术新星!(记者:杨丹菲)

杜福生《无题》68×68cm

  杜福生《无题》68×68cm


更多专题
铜陵工业为本之工业东接

经过多年开展,铜陵市工业经济逐渐摆脱了对传统资源的依靠,现已形成几大支柱型工业,分别是铜、化工、建材...

北苑家乡打造调和新社区

社会的调和离不开社区的调和,社区的调和又离不开企业的调和。北京城建兴华地产有限职责公司倾情打造的北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