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艺术资本>> 艺术资本报道>> 正文

中国书画名家刁锋艺术人生访谈录

企业报道  2017-06-14 20:34:03 阅读:

  对于中国传统书画艺术,评价一个书画家大都会用“字如其人”或“画如其人”等辞句。但在当代书法家里,恰恰有一个乍一看似乎“皆不似其人”的,他就是刁锋。如果没见过刁锋写的小楷,不会想到他是一个安静细腻的人;如果没有看到过刁锋写的榜书,绝不会判断他是个性情豪爽的人;如果这两种书体都看过,便会觉得,书法家刁锋正是一个随手中笔墨律动着的,有着刚柔相济,潇洒致远之高逸性情的艺术家。

刁锋

  从幼习启迪到笔墨绽放

  书法家刁锋先生是安徽太和人。斋号云山阁主人。自幼年六岁始便酷爱书法,且天资聪慧,能融汇贯通。其实,早在六岁前,刁锋就对白纸上那些笔走游龙的黑色线条有天生的好感,虽然他那时还不知道那是承载了中国书法文化的汉字。只要看到别人写字,他就能安静下来,回忆当初,刁锋说:“在那种‘横平竖直’的启发下,不论是钢笔还是毛笔字,我都特别喜欢,我从小就喜欢,还没有进校门,没有学习之前我就感觉和它们有一种解不开的情感。”这也许就是刁锋和书法艺术的缘分,随着或柔婉,或刚毅的笔墨线条慢慢“流淌”到自己内心,灌溉着这个即将生根发芽的艺术花园。幼年的刁锋就这样看了很多年,及至小学三年级,刁锋才真正接触到书法课,那一刻,他是兴奋的,如饥似渴的求知欲和跃跃欲试的好奇心让他一头便扎进了这个多姿的翰墨世界。除了课堂上留有的作业,刁锋更用课余时间临池不辍,由于卓越的天赋和勤奋,刁锋很快就能在实践当中大展身手了。在春联印刷制品还未普及的年代,每逢春节,刁锋便会展卷挥毫,为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写下洋溢着喜气和吉祥的大红春联。他的字迹隽美,格调高逸,让受好者们赞不绝口,而彼时的刁锋小学还没有毕业。自那时起,写春联这件事似乎就正在悄然“孕育”着一位书坛才俊的诞生。想当年,要想得到一本完好的字帖并系统地学习书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当时的环境,大多数人都在为生计忙碌,不会去选择这样一件闲情逸致的事情,但刁锋就是个“异类”。或许,是因当时书法艺术那份“神秘之美”激起他排除万难,索求真知的执着信念和持之以恒的决心。他开始在可能出现书法字体的地方搜寻着学习资料,报纸,杂志,亦或更多…… 只要他觉得好看且有价值的书法,都会默背下来并及时练习。

榜书一笔《马》180cm×97cm

榜书一笔《马》180cm×97cm

  毕业后,刁锋参加了工作,他曾在当地一个广播站做过文职,而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懂行的知音,刁锋至今还记得朋友劝导他的一番话:“他对我说,要想写好书法,不临帖是不行的,不临帖,写的字就没有出处,没有根基,成不了事的。后来我就一直坚持临帖。”这席话让刁锋茅塞顿开,也成为他书法生涯的转折点。那时,市面上开始陆续出现各家法帖,刁锋终得以开始徜徉书海,磨砺技艺的系统学习了。不论春夏秋冬或严寒酷署,他仍旧几十年如一日,始终坚持临池不辍,孜孜以求。遍临二王及颜、柳、欧、赵等法帖从不间断。虚心向著名书法家及同道高手学习借鉴。近年来,随着自己书法眼光的视野不断开拓,欣赏水平的迅速提高,技法掌控的突飞猛进,随即对唐晋前后诸家高古拙秀之上翰法书,产生浓厚兴趣和临习欲望,尤其对米芾、赵孟頫及智永和尚之书帖,更是情有独钟,倍爱有加,痴心研读!在融合各家之长,创作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小楷长卷,更使书法爱好者与收藏者对此精品趋之若鹜,惠索定制创作的长卷,由于求者众多,作品数量有限,所以时至半年往往都得不到满足!供不应求已成缺憾之事!试想,如果没有那时的坚持,哪里会有今日的成就!

  艺术成就达到了一定高度,便不能只是把艺术当成一种求自娱的方式了,必要承担起传播的职责。故对于各种头衔的接踵而来,刁锋亦欣然接受。刁先生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省书协会员。曾多次参加全国各类书展,并分别荣获金奖、银奖、优秀奖等多项奖牌。尤其气势磅礴的“龙、虎、寿、佛大字榜书”,更是获得特殊大奖,并受到几位知名度很高的书法大家的赞誉,以及众多书法爱好者的青睐及热捧。除参展获奖外,作品分别被《太和首届书画艺术节书画作品集》、中国艺术促进会、中国书法国画研究会编撰的《中国书画十年》等辞书收录。并被企事业单位、书画爱好者、收藏者收藏。

  笔意隽雅承托禅意心性

  五十多年的翰墨生涯,让刁锋不仅收获了实至名归的荣誉,更磨练出一个好的心态,他亦坦言,在书法艺术的侵润下,对他影响最大的,是性格的改变:“过去我特别好动,容易急躁。我年轻时候还会打拳。练武的人嘛,在遇到对手的时候,都会有想去切磋的欲望,根本收不住。但就因为书法我一直在练,所以用了不算太长的时间就把心态调整得相对平和了,到后来就越来越平和了。”刁锋修炼出的这种平和,不仅体现在对内心的自省,也表现于对物质财富的淡泊,这样收敛的心性,让他变得越来越沉潜,专注和通透。他在长期的悟道中,似乎清晰地感受到了“尚武精神”的核心并不是好斗充勇,而是外柔内刚,外圆内方,一身正气的凛凛浩然。同样,书法艺术的精神内涵也是让人不张扬,不外放,而是平心静气,修身养性,涵养一种中庸的不偏不倚。保持心态的平衡以图身养之静谧。这样的韵致清晰地体现在刁锋的榜书里,字迹俊逸秀劲且端庄雅正,见探研之功而无媚俗之气,反复观玩,令人赏心悦目,正体现出“芳与泽其杂糅兮,唯眼质其犹未亏”的精神风貌,即和于屈子“内美”“修能”兼备之旨。在刁锋的创作生涯中,他愈发喜擅需要更多耐性和毅力去完成的小楷作品。他说:“写榜书偏于技巧,是往外发的,寥寥几笔就能成一幅作品,很快。但写小楷是不一样的,除了技法要娴熟以外,更需要很大的耐心,写作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修炼。”

小楷《弟子规》卷首局部

小楷《弟子规》卷首局部

  观刁锋小楷,有一种文人气息的空灵。观之似在虚实有无之间辗转腾挪,有数亦无数,太有数则板,太无数则妄,给人以无限的遐想,愈发有意趣,愈发深邃。刁锋小楷的精致、精到、灵动和随性,其技法功力远远大于其他书体,而个人先天的禀赋又要远远大于后天的技法修为。刁锋小楷彰显出的用笔沉静,不徐不疾,从容淡定得犹似闲庭信步。然而,就在这种悠然自得的状态下,却笔笔造古意,字字有来历。字法刚柔相济,意态舒展,又矫健多姿,元气淋漓。作品中的仪表似正人之君子款款,气息如山中之幽兰徐徐。刁锋十分讲究书法作品的章法布局。认真欣赏他的小楷作品,你会发现,自首至尾,气格如一,气定神闲。字与字之间,“大小向背,长短疏密,高下疾徐,莫不有法”;轻重和谐,进退有度的书写,造成了疏密妥帖,虚实相安的艺术效果,传达着典雅,平和,清新的审美意趣。正是因为在刁锋心里,小楷之习犹如打坐,来不得半点的杂念。

  抄经,是刁锋常习之墨事。他常常抄写长达几千字的经文。这并不仅仅是修习自己静心的过程,一种在抄写时怀有的虔诚和感悟才是他为之追求着的精神境界。而在这里,“字如其人”之语在刁锋笔下呈现出的便是从性灵中蒸腾而起,心手合一的高度一致。观其小楷作品,法度严谨,字势于严正中见欹侧,抑左扬右。短撇长捺,横折多圆笔,将笔势向外拉,形成内擫外拓的紧致和洒逸。撇短,有收缩之感,捺长,则舒展大方,圆浑劲健,空松灵巧,外实内虚,含蓄深沉;章法纵横行列,排法整齐,虽字字独立,却又彼此照应,血脉相通。字与字,行与行,给人以不激不厉,清静绝谷之感。在清新隽秀,不温不火的表达中禅意深涵。

  刁锋说:“抄经是需要状态的,我把每天最好的状态都“给”了抄经这件事了。你知道,《金刚经》是释迦牟尼佛和他弟子的对话,全篇五千多字,抄经最怕的就是写错字,写漏字或者是写多字,一旦写坏了就要重来。所以需要非常专注。”刁锋抄写佛经时是非常虔敬的,这种力量似乎让上苍感应,又为他找到了下一个努力的方向,他感慨道:“我以前特别向往的就是一个人能静静地走到大山里去亲近大自然,感悟艺术,让自己的状态变的更好,同时得到一些艺术方面的启发。但近些年不一样了,我觉得我有了一种培养后继人才的责任,书法艺术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既然学了五十多年,就要把这件事情传承下去。让更多人来了解,学习。”近来,书法家刁锋和友人就筹备着将在上海开一个书法培训班的事宜,为传承书法艺术尽些绵薄之力。

  对于自己艺术生涯的未来,刁锋只淡淡言道:“对于书法,我所要做的就是把每个字写好,当展现在人前的时候,只要人家说,这字写得有功力,我就满足了!”没有夸夸其谈的所谓宏图大志,没有非要完成的规划步骤,倒有一种随遇而安的自然闲适,书法家刁锋就是这样一个随性潇洒,淡泊致远的人,遵循自己内心发出的声音,在成就卓著时,亦不忘身负的一份社会责任。


更多专题
中国企联发布企业信用指数

  2016年中央企业信用指数表明 央企信用整体趋势平稳

迎难而上 协同作战

高层办理者和朱庄矿干部员工依托才智和胆识,选用“井下打钻注浆法”,使这场水患云消雾散,也为我国煤矿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