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企业家访谈>> 正文

昌赣线上的“特种兵”

企业报道  2017-04-28 09:55:12 阅读:
核心提示:敦煌铁路建设工地,自然气候和生活环境十分恶劣,“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卵石蛋蛋满天飞;是一块被南方人称为“妖风横行,卵蛋砸人”的诡异地方;而且冬季气温低达零下38℃

 

  ——记中铁二十一局昌赣客专四公司分部副书记刘国平

  (记者 常魁星 通讯员 王孚 王双元 王江辉)特种兵,就是那些能文能武,精明干练,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人;就像《冲出亚马逊》空降兵中尉王晖和胡小龙……在江西赣州昌赣客专建设工地,也有一位被工友称为“昌赣线特种兵”,他就是中铁二十一局昌

  赣客专12标四公司分部党支部副书记兼副经理刘国平。

  刘国平,今年刚刚三十出头,宁夏银川人;2004年毕业于内蒙包头铁路工程学校铁道工程专业,并于当年入职中铁二十一局集团四公司。别看这小青年只有13年的工龄,却先后参加过武嘉电气化铁路、敦煌铁路、兰青增建二线、京石客专、中南通道、格库铁路、昌赣客专等多条铁路建设。

  嫩竹扁担挑重担,小小青年成骨干

  2004年11月,20岁的刘国平参加敦煌铁路建设不久,就被项目经理点将担任柳沟车站一段14公里路基、桥涵技术主管。在戈壁滩上修建铁路,虽然没有在南方的施工难度那么大,但毕竟要管理的管段不是小数目,长达一万四千多米耶;而且自然环境恶劣、任务重、工期紧、不可预见性的事情太多,随时可能猛然来袭。

  敦煌铁路建设工地,自然气候和生活环境十分恶劣,“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卵石蛋蛋满天飞;是一块被南方人称为“妖风横行,卵蛋砸人”的诡异地方;而且冬季气温低达零下38℃,滴水成冰柱;夏季气温高达43℃,铄石流金,热得冒烟。当时的工地居住条件也十分简陋,不像现在至少是标准化建设的彩钢房,生活办公要高起点高规格。在敦煌建设工地,就连临建的帐篷也搭不上,只能学着当地人一样,在工地避风好一点的地方,下挖一个一两米深的坑,四周用土坯堆垒矮墙;然后再在上面铺上“米”字钢架和帆布帐篷,当地人叫“地窝子”。

  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小后生大丈夫。面对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突如其来的“高压任务”, 直爽,憨厚,实在的刘国平,尽管心里有点儿胆怯,但他没有“撒丫子就跑了”,而是以淡定姿态和信心满满,毅然挑起了被人称为“很可能砸锅”的千斤重担。

  接下任务后,刘国平似乎变了一个人;工作更加兢兢业业,埋头苦干实事;甚至生活习性也与众不同,起床早一点,睡觉晚一点,吃饭总是迟一点,都成了一种习惯常态。在项目部每次发起的“百日大干”劳动竞赛中,他总是跑在别人前面,执行任务不打一点折扣。有次管辖内一座六孔桥扩大基础砼浇筑施工,为了确保砼浇筑质量,他和项目领导以及工友们,连续在酷烈的太阳下坚持工作了18小时。

  牛刀小试,初露锋芒。虽然在敦煌铁路施工中,刘国平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最终圆满完成了领导交给的艰巨任务。2006年8月,在指挥部的领导下,刘国平通过多次于嘉峪关工务段及敦煌铁路公司协调沟通,最终顺利通过竣工验收,敦煌铁路工程全线竣工。

  “小刘真是好样的,在敦煌一干就差不多两年时间;勇气可嘉,刚劲敢为、强毅自信,有一种特种兵的勇猛精神。”——这是当时一位公司领导对他实事求是的评语。

  “泥腿子”书记、夜猫子经理,孕育昌赣之花

  从某种意义上说,铁路建筑施工工地,就像是一座亚马逊的“猎人学院”和战地军营;经过敦煌铁路、兰青增建二线、京石客专、中南通道、格库铁路项目的磨练和打造,刘国平的潜质达到充分发挥,迅速成长为拥有丰富施工经验和项目管理的优秀人才。

  2016年4月16日,刘国平带着“青藏高原腹地”,丝绸南路的泥土芳香,从格(尔木)库(尔勒)铁路工地,急匆匆来到的红色苏区江西赣州,参与昌赣客专铁路建设。担任中铁二十一局昌赣客专12标四公司分部副经理,主管第一架子队的管理和施工。该队主要工程有2131米的万嵩特大桥,大桥7座,合计4106.92延米;隧道6座,合计总长2514.21延米;路基总长为1903.86延米,主要由挖方及填方组成。架子一队的桥隧工程,直接制约南昌方向架梁通道的畅通,是赣州段的咽喉控制性工程。

  面对如此大的工程量,控制性工程多、征地拆迁难度大,其中仅万嵩特大桥红线范围内房屋拆迁户就多达66户、雨季影响多、安全风险大的浩大工程,作为架子队第一责任人和现场管理,没有一股敢拼敢闯的奉献精神,是绝对不可能把工作有效推进的。

  自从来到江西后,刘国平深知肩上的担子和责任,比以往更加沉甸甸的;虽然心里和精神都有压力,但人世间的事情总是这样,在其岗位,就要有敢于担当的勇气。在普通人看来,所谓“五更不敢忘担当”,看起来是振振有词的政治口号,但要真正实践起来,可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在刘国平看来,要担当,首先要有“爱的奉献”精神。奉献,就是要把索求和索取的唯利德性丢掉,尽不计报酬和给予的“人事”,听我为人人付出的“天命”;奉献,是一种胸怀,是一种境界,是一种成熟,是一种灵魂的洗礼,是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活得潇洒自在的大彻大悟。

  正因为他心底无私,有如此甘愿奉献的正能量,所以干起工作来,才无私无畏,无拘无束;像特种兵一样,为了企业和职工利益,才敢于放手一搏。2016年12中旬,正当该部掀起冬季百日大干,决战万嵩路基段,确保赣县制梁场向小里程的架梁通道畅通时,赣州地区迎来了难得的“连晴低温”天气。万嵩路基段有997米,变更后挖方高达43万立方;边坡防护采用骨架护坡、框架锚杆、框架锚索、抗滑桩、重力式挡土墙等,形式多样,技术复杂。加之受雨季多和坡体不良地质影响,施工难度非常大,被称为昌赣线赣州段“最烂路基”。

  弧光烧灼月色寒,人来车往又夜战。为了抢工期、赶时间、抢速度,确保打通架梁通道,刘国平带领工程技术员和施工人员,白天去现场踏勘查看,现场盯控,夜晚还要研究施工方案,每晚8点准时组织所有施工班组召开现场施工部署协调会;几乎全天24小时蹲在工地。瑟瑟寒风中,他和一百多名建设者,机械设备多达20余台,除了白天加油干外,每天早出晚归,加班加点,晚上还要连续不间断施工,顶多只能睡上3~4个小时的觉。

  “工人们可以‘两班倒’,或着‘三班倒’,但刘书记却只能‘班班倒’;一天三餐,不可或缺;除了早餐外,中餐和晚餐都在施工现场吃。为了‘敲’掉万嵩路基段这个堡垒,我们经常是小男人当大男人使,而刘书记和几位党员,却把自己当机器来使……。”现场技术员何凯如是说。

  可以说,在昌赣工地,刘国平就连沏壶清香茶来喝喝,也成了一种奢望。有次在柚子岭隧道二衬混凝土浇筑及浅埋段施工中,为确保施工安全质量,他和工人一起熬夜奋战,吃饭也只是简单的扒几口,连续加班大干就是20多个小时。副队长王德红看到刘国平熬红了眼睛,赶紧劝他回去休息一会。但他却说:“把混凝土安全浇筑完、径向小导管注浆完,再睡也不迟!”

  有位来自陕西西安的工友幽默地说,刘书记是从戈壁滩的“地窝子”走出来的,现在又成了不折不扣的“泥腿子书记”“夜猫子经理”,更是我们昌赣线的一等特种兵。

更多专题
信息发表鸿沟应恰当操控

管帐事务所、税务事务所等中介安排在悉数经济作业的链条中扮演着经济秩序的监督者、企作业单位的效劳者、政...

以区别化效劳赢得商场

我国电信集团投巨资在北方打开了补网作业,选用了抢先的DWDM(密布波分复用)技能。其间,高速北环带宽容量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