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与评论>> 正文

为你写的故事叫爱的情思

企业报道  2019-04-10 10:51:48 阅读:

 

  与彦的萍水结缘,是一个已被我淡忘的故事,像一杯冲淡的茶,只看见叶子在水里飘,喝起来却已没有半点茶味。

  “彦,刻骨铭心。”

  在我大学时的日记本里,有一页上只写着这样一行字,笔迹淡淡的,字体还透着几分稚嫩,话却说得激烈。后面不厚不薄的一叠用透明胶牢牢地封住了,显得那行字像是“墓志铭”。

  封住的是和彦交往的点点滴滴。

  认识彦的时候,我还是个郁郁寡欢的小姑娘,喜欢在日记本里倾诉自己。在彦之前,我不曾被人很好地爱过,也还不曾很好地爱过别人。

  在初恋的那座城市,彦来看我,常常要走很远的路,坐公共汽车,换地铁,再坐公共汽车,几乎是穿城而过。

  “彦,你怎么老来找我?”

  “想你呗!”

  “哪儿想?”

  “心想,脑袋想,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想。”

  “我看不见你在想。”

  “拿刀来!”彦作披肝沥胆状,“把心挖给你看。”

  和彦在一起时我喜欢“胡言乱语”。彦是一个很好的听众,他静静地坐在那儿并不多说话,却能使我产生表现的冲动,时不时妙语连珠;独自走在路上或是一个人洗着衣服,我常常会无端地一笑,是从心眼里溢出来的那种笑;而清晨醒来还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我又常因念及彦的疼爱而“眼睛涨潮”。

  所有的回忆如同一条林中的小路,绵远悠长,溢满了清新的芬芳。

  而所有的回忆又都已沉睡在岁月的河床上,穿越时空尾随身后的,唯有彦溢满疼爱和欣赏的目光。想起有一次忍不住问彦:“我是不是不漂亮?”

  “但是挺乖的。”彦不假思索。

  “有人背后说我长得丑。”

  “那我去打他,”彦很有“骑士”风度,“挺乖的一个小女孩,一点都不丑,真的!”

  话说得真诚,而且不带安慰性。那一刻的欣慰使我的“丑小鸭情结"得到了彻底的解脱。满含真爱的眼睛里没有丑男丑女。

  我喜欢做彦心目中的我。

  有时也会想:彦有什么好呢?长相平平,绝对不会让人一见钟情;人多的场合总是笨嘴拙舌;个子虽然高大,一不留意却走开了“鸭子步”。但我忘不了的是和彦在一块时那种快乐充实得可以忘记时光流逝的奇特而美妙的感觉。

  “我只为你而存在,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我虽生犹死,除你而外的人事都是过眼云烟……”在彦离开我去南方谋职的那个夏季,在诗的王国里我无师自通,许多精辟的关于爱的诗句如泉水般自心底流出,它们和那些满载着思念的信一起,寄向千里之外……

  常常去看地图,傻气十足地拿着一把大尺子测算连接两座城市的那条铁路的长度,由此记住了沿途每一个站点的站名。

  在想象中我一次又一次地踏上南下的那趟列车……

  列车的汽笛与回忆的时空一起淡远枯竭。但是爱与被爱,一如水如空气般不可缺少。.“没有了你,也就没有了我自己。”我仍然在日记里写道。

  相爱只有一个季节,忘却却用了整整两年。直到有一天走出回忆的我突然发现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男婚女嫁也就是瞬间的事。在几经波折终于像完成任务一样将自己嫁掉时,关于彦的回忆已经变得像一个不真实的梦。而所谓“铭心刻骨”的初恋,隔着时空的距离想起来,不过是一次没有结果的情感经历,其淡化的过程正如阳光下的一块水印。

  当一切重新变得清晰感人,我知道,我面对的丈夫将是一个老去的彦。最初和最后的眼泪,如果有缘,将在同一个人的心上流过……

更多专题
猛攻重点难点,唱响新时代主旋律

中铁四局重庆分公司紧随局“做大做强”战略,坚持“匠心”铸品牌,“实干”争一流,为“品质中铁”积极融入...

靠人品践行改革引领创业 施仁德善待民工驱动发展

巍巍中条山南麓,滔滔黄河水北岸,依山傍水的芮城县,位于山西的最南端,地处秦、晋、豫三省交汇处,素有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