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与评论>> 正文

印象里的美好

企业报道  2019-04-10 10:51:13 阅读:

 

  永芳和她丈夫立德的婚姻,颇有些让他们的邻居们捉摸不透。永芳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气质高贵,举止优雅,而且,和她接触往来的多是有些身份的人。立德只是一家小厂的一般干部,中专学历,除相貌英俊外,其他条件几乎一无可取,遇到生人或领导时,甚至有些脸红,他实在是没有一方面能够超过妻子的。

  永芳是不管别人如何看待这个事情的,她最近正处在一种紧张的忙碌中。邻居们先是看到一个50多岁的老头子隔三间五地走进永芳的家。有时是白天,有时是夜晚,随后便从屋里隐隐传出“呼呼啦啦”的麻将碰击声。几天后,人们还看到一辆小轿车停在永芳住的楼下。大家于是惊讶起来。有人说,那是市工商局的黄局长带人在这里打麻将。

  再在楼下遇到永芳时,有人便问:“你是怎么认识黄局长的?”永芳神秘地一笑:“黄局长,只是来打麻将的。”回到家里,黄局长一班人已经来了,丈夫立德讪讪地笑着守在一边,气氛有些沉闷。黄局长抬头看到她,立刻笑着说:“永芳,总算回家了!你不能让我们空肚子垒长城吧?”

  永芳责备丈夫:“你怎么不买菜去?没看见黄局长他们没吃饭吗?”黄局长一边打牌,一边摇摇头说:“不要买什么菜了嘛!有什么吃什么,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在你这里吃饭。”

  永芳目送红着脸拎篮子出去的丈夫,不以为然地说:“瞧您说的!黄局长是什么没吃过的人?太

  随便了,您黄局长嫌我们小气,下次不来了可怎么办?”

  黄局长哈哈大笑,“啪!”地打出牌来:“八万,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永芳小气了?”

  永芳早已挽起袖子,开始利索地料理家务。她打开电饭煲,焖了一锅米饭,接着给黄局长每人煮了一杯咖啡,一一递到他们面前,然后坐在黄局长身后,看着客人打牌,还不时凑过去点一下牌。黄局长连连点头。

  晚饭很丰盛,桌上除普通的鸡鸭鱼肉外,还有一盆从饭馆端来的、如今在市面上已不多见的清炖甲鱼。下午黄局长赢了,晚饭时胃口便很好。大家喝着酒,吃得高兴时张秘书说:“永芳这样的女性真是不多见呀,又能干又大方!”正将酒杯举到嘴边的黄局长也微笑着停住了,点点头。永芳将手里的筷子小幅度地摇了摇:“张秘书可太夸奖我了,你们这些领导才是能干的人哩。”

  这晚,永芳夫妇忙到很晚才睡。临睡,永芳问丈夫:“你学会了吗?”

  “什么?”

  “打麻将。”

  “会一点,不熟。”

  几天后,黄局长又来了。大家刚刚在桌前坐下,永芳对张秘书说:“张秘书,今天你给黄局长当军师,让我们立德试试身手吧。他跟你们学会了,手心有点痒痒哩。”

  张秘书只好让开。黄局长奇怪地望望立德,有些怀疑地问:“你会?我们可都动真的哟!”

  “算立德先教学费嘛。”永芳莫测高深地答道。

  开牌了,黄局长提议,今天照顾立德第一次打牌,玩小一点。永芳却不同意,说黄局长您莫小看人。她坐在立德身后,开场时竟帮立德赢了一圈。第二圈时,立德的牌又不错,本该出“风”了,永芳却意外地阻止了立德。黄局长打出“风”后,她又让立德打了张黄局长门里牌。黄局长抓过那张牌,沉稳而兴奋地一下推倒面前的那道墙:“赢了!”

  立德埋怨妻子支错了牌。永芳不动声色,宣称下一圈再赢。

  但往下的几圈,却一直是立德输了。有几次好机会,永芳都轻易地让给黄局长赢了。

  立德输掉了四千五百元,他很心痛那钱,却不便表露出来。永芳倒很豁达,丝毫没有沮丧的情绪,乐滋滋地倒像遇到什么喜事似的。她对起身离去的黄局长一行说:“到底是黄局长技高一筹。”见黄局长面露喜色,又说:“立德的技术太差,但我可以赢你们。”

  黄局长站住,用有深意的目光看了看永芳。

  不久,立德便调到了工商局工作。

  过了一年,黄局长调到了另一个单位。邻居们很少再见他的车停在楼下,私下里议论起原因,说是来过两次,永芳的态度不及以前,便不再来了。只是他对永芳的印象依然很不错,和过去的下属张秘书谈起永芳时,还感慨地说:“永芳……不错,是个又能干又大方的女人!”

下一篇:印象里的美好
更多专题
猛攻重点难点,唱响新时代主旋律

中铁四局重庆分公司紧随局“做大做强”战略,坚持“匠心”铸品牌,“实干”争一流,为“品质中铁”积极融入...

靠人品践行改革引领创业 施仁德善待民工驱动发展

巍巍中条山南麓,滔滔黄河水北岸,依山傍水的芮城县,位于山西的最南端,地处秦、晋、豫三省交汇处,素有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