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数码IT >> 正文

金山云CEO王育林:在云计算的长跑中释放更大价值

企业报道  2021-03-10 11:07:08 阅读:10332

  在由《中国新闻周刊》主办的2020“年度影响力人物”荣誉盛典上,金山云CEO王育林感慨万分,这一年,金山云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赴美上市纯云第一股。受疫情影响,这次IPO全程都在云上进行——云路演,云上市,云敲钟——这对于本身从事云计算的公司而言,无疑是行业价值的再一次体现。

  “商业逻辑的本质就是,你做的是不是持续发展的、正确的事情,所以我们会对项目有所选择,做对的事,持续地做,这样能力才会不断增强。”王育林表示,云计算行业的发展前景已被证实,只要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事,不用刻意地在意竞争对手,坚持在各自的赛道持续往前走就好。

  “选对”,然后“坚持”

  1998年,出于对计算机的热爱,王育林从南开大学化学学院毕业后,“跨界”进入互联网行业。在他看来,互联网的发展有自身的规律,每次新的技术诞生都会带来一些新的产品或者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这一点令他着迷。

  2011年,凤凰网上市,作为执行副总裁的王育林已经实现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准备寻找新的方向。彼时,云计算在中国刚刚起步,只有阿里和金山在做云,业内对云计算将成为未来技术主流毫无疑义,但是否能带来一种商业模式的创新却意见不一。王育林同样也在热切关注着这个新的领域,而在这时,刚刚进入云计算的金山也看到了王育林的互联网前瞻力和出色的管理才能。

  2013年1月,王育林在雷军的邀请下正式加入金山云,当时,这家从金山集团刚刚独立出来的公司,总共才十来个人。回顾在金山云的这些年,王育林面临着一个又一个“选择”,一旦认定,就义无反顾地“坚持”。

  首先面临的一个巨大的选择,就是雷军提出的“All in Cloud”战略。据王育林回忆,当时所有人都知道云计算将是一场长跑,能不能坚定地跑下去,首先就要考虑清楚。其次,云计算是一个需要重资产投入的行业,在雷军看来,以当时金山的体量能不能撑起云业务,也是很现实的问题。

  直到2014年年底,金山集团才对外披露了“All in Cloud”战略,宣布金山集团未来要做云,不但要“all in”,还要在未来3~5年对金山云持续投入10亿美元,此外,还有一系列关于融资的内容。“它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非常完整的计划,有详细的配套。”王育林说。

  现在的金山云,在面临选择的时候,有着完善的容错机制,但在企业初创期,选择的机会只有一次。以当时金山的财力,10亿美元All in Cloud,相当于将金山二十多年的积蓄砸进去,没有失败的机会,必须想清楚。雷军之所以选择公开,也是不希望给自己和金山云团队任何动摇的机会。

  “今天我们再回顾当时,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云计算行业的成长,可以总结规律,但是在启动的时候,是没有办法预测未来的。”王育林表示,每一个公司,每一个团队的领导人都是在凭借自己的经验和对未来的预判带领大家前行,但在当时都承担着巨大的风险。

  “今天大家都知道云计算是一个To B的行业,在选择客户和市场占有率上遵循二八原则,任何一个行业基本都是20%的头部客户吃掉了80%的用云量,但是5年前,大家并不这样认为。”在王育林看来,在行业内,金山云的发展路径和同样做To B业务出身的微软非常相似,正如微软在云计算发展上选择和亚马逊不一样的战略,金山云也同样更看重头部客户。

  从选择游戏、视频等垂直领域,到选择企业、政府的To B业务,金山云在一次又一次选择中,都稳稳地找准方向,并深耕、坚持。也正因为如此,在巨头云集的云计算领域,金山云用短短8年的时间迅速进入赛道,并找到自己独特的定位和价值。

  兼顾行业趋势和技术趋势

  云计算涉及几乎所有行业,但对于早期的金山云而言,技术能力、产品能力、服务能力,甚至是团队能力都无法做到全行业覆盖。“专注才能做好云。”王育林说,“即使做100个行业,你也只能做100件事情,不如专注一个行业,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客户,你都要把它打磨得非常好。”

  2014年,正是中国手游发展最迅猛的阶段,而金山集团本身就有游戏业务,游戏云因此成为金山云的第一个发力点。金山云直接扎进游戏行业,一对一地做服务。“和当时云行业巨头亚马逊、微软、阿里都不同,那时候我们是把在线的服务暂时停掉了,也没有去做开发者平台,就只是去做游戏,这种全新的打法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幸运的是,金山云接了当年在中国手游市场最火的“全民奇迹”业务,“一款游戏做下来,意味着我们做到了游戏行业中最顶尖的公司。因为游戏对于技术产品的考验是极致的,而且全民奇迹是一个大型游戏,证明你的算力、性能、稳定程度都是最好的。”

  当金山云在游戏行业做到金字塔尖的时候,后面的选择就从容得多。2016年,金山云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云存储公司,用户存储内容和习惯的变化为寻找下一个业务增长点提供了方向。

  如果说选择游戏还是出于对行业的了解,那么选择视频则是出于对行业趋势的敏锐洞察和准确判断。最初,金山云并没有想做视频业务,而是打算做图片云业务,因为当时用户更多地是用手机拍摄和存储照片。但很快,到2016年年初,用户反馈的视频需求大大增加,这一变化让金山云发现,移动视频的时代要来了。

  “其实到2016年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移动视频一定是未来的方向,但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王育林进一步解释,当时在移动互联网上做视频有一些难以逾越的技术瓶颈,比如4G流量播放不稳定,无法满足视频的持续播放,直播延时的影响也无法在手机端实现等。

  一旦决定要做视频云,金山云再次表现出专注的特质,将手头已经启动的图片云项目暂缓,整个团队转做视频相关业务,目的就是解决这些技术问题,为此做了一整套的视频解决方案,甚至重新对视频文件的编解码做算法。

  到2016年年底,移动视频在中国迅速发展,只要有流量,有技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做视频,如今已成为行业翘楚的字节跳动、快手都是在那个时候发展起来的。

  正因为“有取有舍”,金山云在云行业真正做到了“中立”,只提供资源和服务,不与客户竞争。在早期,这种优势尚不明显,到2017年To B业务发展,尤其是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行业的大客户开始上云时,“中立性”就变得尤为重要。

  2017年11月,权威研究机构IDC发布2017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调研结果,阿里云、腾讯云和金山云位居互联网云服务商前三,时至今日,金山云依然稳居互联网云服务商前三之列。

  满足“真需求”

  2018年底,中国云计算已经到了下半场。王育林表示,“中国云服务的上半场是互联网上云,下半场是公共服务和企业云市场。”传统行业纷纷上云,赛道突然从五六条变成数十条,面临的选择更多,也更加复杂。金山云反复做战略分析,最后基本上确定了金融云和政务云等大的方向。

  金融上云和互联网上云不同,互联网业务对于技术产品需求很强,比如游戏,一旦出现故障,会影响游戏后续的体验和发展,因此,对技术要求极高。而金融云的需求更加硬核,对稳定和安全的要求比互联网行业更加严苛,而且还要受规章和立法方面的限制,高门槛将很多的云企业挡在了赛道之外。

  政务云是金山云的另一条赛道。对王育林而言,政务云的选择比较难,因为客户对于需求的描述没有那么清晰,在这一过程中,金山云也一直在摸索,最终确定做政府主导的公共服务部分。

  四年前,金山云承担了北京政务云部分项目,随着项目的深入,金山云了解到政府对公共服务的真正需求,比如海淀区的教育云在此次疫情中发挥了重大作用,金山云的项目也扛住了在线课程的考验。

  满足真需求,是金山云选择项目的一大标准。在超一线城市,一线城市纷纷做智慧城市的今天,金山云将目光投向三四线城市,选择做县域经济。

  “因为县域一级政府对于智慧城市的需求很具体明确,关注的是民生本身,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技术能被真正用上。当客户自己都不知道要做什么时,很容易就变成一个形象工程。”王育林说。

  疫情期间,金山云在湖北赤壁做了一个大健康项目,打通了原有医疗体系中政府、医院和医保的壁垒。“中国有两千多个小城市,大部分老百姓生活在这些小城市里,有非常具体的需求。作为一家云公司,我们从技术和解决方案上已经相对成熟,项目做好马上就能用。”说到这里,王育林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在他的规划中,金山云要做智慧城市的合伙人,不是做完交钥匙就完工,而是保持长期的合作沟通,帮助客户分析解决后续的需求和问题。

  关于云计算的未来,王育林表示,中国云计算至少还有15年的高速成长期。“云计算没有边界,要一直往前走,所以是一场长跑,当你知道还有15年高速成长时,就不会计较一时的得失。只要按照既定的战略,顺势而为,继续坚持和专注,就能跑得又快又稳。”


更多专题
开阔“双碳+智慧”新视野

你们的智慧矿山,全面、系统,提前完成了国家八部委关于煤炭工业2025智能化的布局,是整个内蒙古的旗帜,也是八部委首推的旗帜。

用匠心铸就梦想 用焊枪绘就人生

鲜花因汗水而绽放,事业因实干而兴旺。2021年是中国实施“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中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全国各条战线不断涌现大批具有工匠精神的劳模...

相关机构:
相关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