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专题>> 正文

以小博大 见微知著标线“小动作”带来交通“大变化”

企业报道  2019-11-11 14:03:20 阅读:
核心提示:山西闻喜交警指挥中心优化交通标线、规范通行秩序的几点做法

 

  ——山西闻喜交警指挥中心优化交通标线、规范通行秩序的几点做法

  山西闻喜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指挥中心按照大队工作部署,认真开展道路通行分析研判,针对机动车占道左转、连续变道、逆行借道等极易诱发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的行车陋习,结合县城道路、桥涵实况,采取优化交通信号配时和交通标线设置等办法,规范机动车通行秩序,县城主要路口通行量普遍提升25—50%,机动车违法发生率下降35%,交通事故发生率同比下降28%。有效地解决了长期制约县城道路交通的瓶颈短板,收到以小博大、见微知著的良好效果,用优化标线的“小动作”,带来交通秩序的“大变化”。

  剑走偏锋——对策由“面”变“点”

  闻喜县地处山西省西南部,运城盆地北端。现有公路里程1298.1公里,机动车80721辆,机动车驾驶人86224人,最近10年,机动车以每年5000辆的速度逐年递增。

  闻喜县城历史久远,唐元和十年(815)迁移于今址,于元至正十七年(1357)、明景泰元年(1450)两次重修。民国十一年(1922)县城有街巷36条,多狭窄弯曲。新中国成立时,城区面积仅为1.5平方公里,后因建设和交通之需,逐年向北、东、西三个方向扩展。经过70年的建设发展,城区面积现已拓展至18.68平方公里,形成街路纵横、阡陌相交的交通路网。

  近年来,县城早期的道路规划和路网结构已经不适应交通流量的大幅度增长,普遍存在路面窄、路段短、路口多,机非混行现象。特别是一些主要路段学校、市场、住宅区集中,人流、车流密集,导致交通疏流不畅,交通拥堵、交通事故时有发生。而在城市路网中,不同路径的交通流是相互影响的,每个区域内的路口、路段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往往一个节点的交通流发生变化,与其相邻路口、路段的交通流也会随之变化,进而影响到整个区域的交通状况。如何对这座经历了1200多年风雨变迁老城的交通窘况进行改善和调整,压减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提升通行效率成为长期制约县城道路交通的瓶颈短板。闻喜交警针对人、车、路三大交通要素进行全面研判分析:拓宽老街?投资大而周期长;压减车辆?限购难而幅面广;而道路交通的使用者是人,人是道路交通的主体,只有规范交通参与者的交通行为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问题在于对哪一类人群进行规范呢?而在混合交通中,机动车运动速度快,占用空间大,驾驶人普遍存在占道左转、连续变道、逆行借道等交通陋习。所以,机动车驾驶人应为制约规范的重点对象。

  闻喜大队为了有效解决此类问题,专门责成指挥中心进行课题研究,拿出方案。指挥中心民警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分析研判,重点从排查整改交通信号配时和交通标线设置、使用问题入手,着重解决路口信号灯配时不合理、标线设置不严谨等问题,根据县城各个路口路段的交通流量、通行效率情况,科学分配通行权利,倒逼机动车驾驶人规范自身交通行为,进而改善了通行秩序,提高了道路通行能力和通行效率,减少了交通延误和资源浪费,缓解了交通拥堵。

  占道左转——实线由“短”变“长”

  1924年,以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外科女医生琼·玛卡若(June McCarroll)名字命名的公路分道线诞生了。近百年来,随着“琼·玛卡若线”的不断拓展和延伸,逐渐改变和规范了人们习以为常的行车习惯。今天,道路交通标线早已系列化、标准化、规范化,成为道路交通管理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管制和引导交通,强化交通纪律,维护交通秩序,保障交通参与者安全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被人们称为“永不下岗的交通警察”。但是,作为交通管理设施,道路交通标线也会存在一些不合理的现象,违背了自身的设置原则。主要表现在针对性不强,与实际需求不相符;位置设计不合理,前置距离过长或过短;维护保养不及时、新旧标线共存等方面。因此,交通标线的设置不仅需要符合相关规定标准,而且更应综合考虑道路的通行实际。

  闻喜县城现有主干街路21条,其中南北走向的“路”12条,东西走向的“街”9条。路街交汇形成的路口共58个,其中平交路口55个,立交路口3个,而灯控路口仅有11个,占总数的18.97%。长期以来,这些无灯控路口普遍存在机动车左转时占道逆行的现象,导致交通混乱,并极易诱发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经过采集交通数据,全面分析后发现,这些交通拥堵大多起源于较小的平交路口,而这些路口又距较大的灯控路口很近,若采用安装交通信号灯的办法进行处理,必然会因等待通行的机动车过多而对较大路口形成新的交通干涉,进而造成主要街路的交通堵塞,效果则会适得其反。而较小路口的中心分道线在即将到达路口的20至50米时,仍施划为虚线,致使一些机动车提前左转,越线后形成逆行左转并连续逆行占道,造成相对方向的机动车无法通行。从交通管理层面上考量这一现象,道路交通标线设置的针对性不强,与实际需求不相符,才是造成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的重要原因。

  为此,指挥中心请示大队领导许可将城区无灯控路口各个方向50米内的中心分道线全部施划为实线,并对各个方向的路面实线进行适当延长,其长度以左转车辆出线转弯时左侧车轮的运动轨迹不压左侧相对方向车道中心实线为宜,不得影响其他方向车辆通行。标线重新施划后,基本实现车辆各行其道,减速避让,较好地解决了机动车左转时占道逆行的问题。

  通则不痛——流量由“少”变“多”

  闻喜县城有8座公路(铁路)立交桥,其中西湖北路立交桥1992年初竣工通车,城东北路立交桥2001年9月30日竣工通车,城西路立交桥2005年竣工通车。这3条路也是连接闻喜南北两垣和大运高速公路、日凤线、侯风线、侯闻线、临夏线、闻垣线等国省道的重要通道。但是,由于受当时的交通理念和桥涵造价所限,桥体的框架式机动车通道宽度仅为9米,这3条路承担着重要交通任务的道路仅设置为双向两车道。路面狭窄,不堪重负,左转、直行、右转的机动车“三道合一”,压缩在一条车道内。特别是西湖北路立交桥,即便是在正常通行的情况下,机动车通过路口也需等待2—3个信号周期,而一旦出现雨雪雾天气或发生机动车支线并道、同向借道“强超硬会”等情况,随时都会发生刮擦事故,进而引发交通拥堵,常常是“大堵三六九,小堵天天有”。每当县上召开人大、政协“两会”时,代表和委员们都曾多次提出建议和提案,希望对此进行拓宽改造,社会各界和广大驾驶人对这一通行状况也多有微词,期待着能够实现分道行驶、车畅其流。而严峻的现实是:拓宽道路将直接牵涉到3座铁路立交桥和3座公路立交桥的正常运行,无论是建设周期,还是建设费用都绝对不会是个小数目。

  闻喜交警不等不靠、主动作为,分别采集两条道路的全时段交通流量、交通流速度、交通流密度等信息,对三者之间的变量关系进行全面分析考量,寻求最佳流量、最佳速度和最佳密度的解决方案:车少而速疾时,密度小、流量小;车多而速缓时,密度增、流量增;车盈而速滞时,密度大、流量无。因此,严控同向机动车借道超车、越线逆行,保持交通流畅通才是现阶段解决交通拥堵的关键所在。

  年初,闻喜交警指挥中心将这3条双向两车道的路面中心线全部施划为实线,并在交通流量最大的西湖北路立交桥增设2处电警,禁止机动车借道超车和越线逆行。同时,又将路段南北双向终端路口的3个车道分别设为左转+直行、直行、右转+直行,最大限度满足机动车的交通需求。一个看似并不复杂的调整,却拓宽了瓶颈路段的“宽度”,经过半年多的运行检验,驾驶人的行车陋习得到纠正,交通流量得到提升,基本上未发生交通拥堵,收到了“通则不痛”的效果。

  车畅其流——导向由“虚”变“实”

  大(同)运(城)线闻喜段是县境内一条主干公路。1990年9月28日通车,过境段长37.076公里,路面宽12米;2003年10月,县城段拓宽至40米,其中机动车道宽22米,双向六车道;2010年10月1日,县城至上镇段的12.398公里路面拓宽至22米,双向六车道;2017年6月1日,上镇至仪门段划归国道G342日凤线;2019年3月,县城至东镇段全部敷设物理隔离设施。随着主干线的上档升级,交通流量不断增加,产生了新的交通矛盾:一是非灯控平交路口的左转和右转车辆驶入主线道路后,由于三个方向的车流交汇,机动车之间发生相互干涉,导致路口内交通混乱;二是灯控路口遇绿灯通行时,放行车辆与长绿右转车辆由于行驶方向不同、车速不同,导致小型车辆不按导向虚线行驶,加速变道超车频繁。这两种情况在各种结构的路口普遍存在,往往瞬间便会形成交通拥堵或造成交通事故。

  鉴此,为了提高通行效率,压减或避免因机动车频繁变道诱发的交通拥堵及交通事故,指挥中心将即将驶出路口的50—100米内的导向线由虚线施划为实线,用标线限制机动车各行其道,不得越线。直行车辆较多的路口,采用单向3车道“左转+直行、直行、右转+直行”的设置,使多辆直行机动车可以同时选择左、中2道,亦可借右道通行、右;左转车辆较多的路口,采用单向2车道“左转、直行+左转”的设置,使多辆左转机动车可以同时选择左、中2道通行;无灯控的路口,采用延长路口导向实线的设置,使支线左转车辆并道时只能驶入主线左侧车道,右转车辆并道时只能驶入主线右侧车道,保障主线直行车辆正常通行。

  优化标线设置后,驾驶人可根据行驶方向和路口等待车辆的多少,提前选择车道,加大了驾驶人对车道的选择余地,避免了因单个车道交通流量分配不均而形成的交通延误和资源浪费,减少了个别车辆在路口转弯时连续变道与其他车道行驶车辆发生碰撞的概率,弥补了交通信号灯配时中存在的不足,基本上解决了“车多道少难通过,有车无道不能行”的问题。即是交通流量较大的日凤线—临夏线十字路口,机动车基本上在1个信号周期即可通过。车辆通过路口后,经过50—100米的行驶,安全距离逐渐形成,导向线则由实线变为虚线,机动车则可变道行驶。

  分时单行——信号由“合”变“分”

  1986年10月,闻喜县城有了第一个交通信号灯。基于当时条件所限,而且车辆较少,仅有“红黄绿”三色,在相位配置上为“全红全绿”。2006年,为了适应交通需求和交通设施的发展更新,灯控路口实行分道行驶,缓解了左转与直行车辆之间的相互干涉、路口内通行混乱等状况。几年后,新的交通矛盾出现:不同方向的通行车辆数量不均衡,造成单一方向车辆积压或无车通行,浪费了交通资源。为了发挥路口最大的通行效率,部分路口又实行单向“全红全绿”,根据路口流量、形态调整相位与车道之间的关系,使之更合理、更快捷。

  今年以来,闻喜交警实行“分时单行”的做法,分别采集各灯控路口各方向的交通流量参数,经过反复分析研判后,推出“分时单行,按量定标”的交通信号相位配置办法。即通过对路口实时流量的测控,根据不同路段、不同方向的通行情况有针对性的分别制定分时间隔,依干支线和交通量的实际需求确定流量标准,实行单向所有车道同步放行。同时要求车道内导向箭头依据不同方向车流大小情况同步调整,左转道+直行,或者直行道+左转,通过借道增加单次放行量。这样以来,就可以节省单向通行时间,进而缩短了相位周转周期,使之更加合理、更加科学地使用交通资源,减少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发挥道路通行的最大效能。

  截至目前,县域内大部分灯控路口采用“分时单行,按量定标”信号配时,为了提示机动车驾驶人减速慢行,或在绿灯变红灯前设置3秒黄闪,或使用倒计时交通信号灯,机动车驾驶人可以在到达临界点时提前作出停车或通行的预判,已经进入路口内的车辆也可以得到有效“消化”。实践证明,实行“分时单行,按量定标”后,极大地提高了灯控路口的通行能力。

  为了减少城区道路交通压力和大中型货车对交通环境的污染,闻喜大队还对大中型货车采取“错时限行”的办法,即每天7时至21时期间大中型货车全部限行分流,有效缓解了城区道路的交通压力,超前预防道路交通事故,保障了行车秩序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遵守交规——理念由“弱”变“强”

  众所周知:烧红的铁不能摸。对于广大交通参与者,特别是对于机动车驾驶人来讲,交通法规正像那烧红的铁一样,万万不可触摸。但是,在现实交通中总有一些心存侥幸的人,明知交通违法的严重后果,却依然我行我素,明知故犯。在我国汽车文化氛围尚未形成的当下,“柔性”教育的效果显然没有“刚性”教育来的快,“刚性”教育或许比“柔性”教育的效果更直观、更容易在人们的思想上留下交通法规的深刻烙印,但“刚性”过度一直以来被外界所诟病,而只教育不处罚会使交通法规变得软弱无力,只处罚不教育就会背离处罚的本意。因此,只有在坚持“柔性”教育为主的同时,不放松“刚性”教育,才能收到刚柔并济,相得益彰的良好效果。

  闻喜交警对县城道路交通标线进行全面优化的同时,注重强化交通标线的约束刚度,树立交通标线的法律权威,使机动车驾驶人在“刚性”教育的约束下、在“柔性”教育的包容下,逐步规范自身的行车养成,提升汽车文化品位,通过对县城各路口、路段电警的现场覆盖范围和信息采集项目进行同步升级,使交通标线既“看得见”,又“摸不得”。

  截至目前,县城道路共有电子监控球机13组,电子监控路口10组,基本上覆盖了主要街道和路口。指挥中心民警在日常视频巡检时,一旦发现交通拥堵、违法占道等情况,立即指令一线中队就近出警处置,极大缓解了城区民警的实时巡逻管控压力,节约了有限的警力资源。在非现场执法中,对机动车轻微越线行为一律不作处罚,体现“以人为本”的执法理念;对强超硬会、越线逆行、连续变道等违法行为一律依法进行处罚,体现“违法必究”的法律尊严。县城街路发生的交通违法行为已由最初的每月1000余起,下降为现在的每月150余起,违法发生率下降至15%左右,涉车事故几乎全是轻微,而且极少。即使是在没有电子警察的路口和路段,机动车依然会是不越线、不逆行、不变道,依次通行。

  交通标线已逐渐成为名副其实的“永不下岗的交通警察”,人们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交通理念,知法尊法守法的理念在人们心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且愈变愈强,情、理、法的有机融合,终将会推动社会文明的进步。(李伟才)

更多专题
以小博大 见微知著标线“小动作”带来交通“大变化”

山西闻喜交警指挥中心优化交通标线、规范通行秩序的几点做法

学思践悟走在前 笃行实干作表率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办公厅驻喀什英吉沙县色提力乡帕其英也尔村工作队把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