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公链圈>> 正文

邓永强:区块链和信仰有关,怎么达成共识比技术本身还要重要

企业报道  2018-04-08 11:43:24 阅读:

  邓永强

  英诺创新空间创始合伙人、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

  我确实不喜欢好为人师,但现在很多专家、导师、大咖,有意无意地把区块链技术要么神化、要么傻化。而我和出席沙龙的2位清华校友,都是科班出身,都全程经历和参与过去20多年互联网的跌宕起伏,也都很早就关注区块链,我们来发声,听的人会更多些吧?

  其实新鲜事物,不懂也正常,思考和实践出岔子也正常,但是上来就在群里面扯什么空谈误国、要求用成熟理论指导科研和创业,真的是学出毛病了。

  目前区块链处于从泡沫到破灭、从顶点跌落的寒冷阶段,确实特别需要信仰:信仰区块链的发展前途,也信仰区块链的光明钱途。但是,信仰的前提是要懂得自己信仰到底是什么,更要有做人和做事的底线。

  3月31号周六下午是我们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的“区块链创新沙龙”第四期,我亲自主持,并邀请了两位资深的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专家、也都是清华校友洪蜀宁和夏淳出席做分享。他们都是国内和国际第一批互联网专业人才,亲身经历了过去20多年互联网的全程发展,也都是国内和国外第一批研究和参与区块链技术开发和应用的专业人士。

邓永强:区块链和信仰有关,怎么达成共识比技术本身还要重要

  洪蜀宁

  区块链的应用大范围落地,进入实际商业场景,还需要很多团队和机构积极地投入人力、资源去开发,技术开发是可以预期和可实现的,重要的是找到合适区块链模式的场景,特别是信用和交易领域的,而不是去替代目前互联网的应用。组合的系列教程,推荐观看。

  洪蜀宁是我清华计算机系同学,在央行南京分行工作多年,现在是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他是国内体制内第一批关注、研究比特币、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专家。

  早在2011年10月任职央行南京分行,当时比特币还在很初期阶段时,他就在《中国信用卡》杂志发布了《比特币非同凡响 可挑战美元霸权》http://www.8btc.com/expert-in-pboc-says-that-bitcoin-is-good 的文章,提出三大观点:

  一、政府应主动挖矿,争夺发行权;

  二、成立比特币银行,消除匿名性;

  三、发行比特币本位的国际信用货币,对抗美元霸权。

  洪蜀宁同学到了苏宁金融研究院,又主持了国内金融行业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黑名单共享平台,今年2月28日正式发布。系统采用超级账本fabric联盟链技术,将金融机构的黑名单数据加密存储在区块链上,金融机构可通过独立部署节点接入联盟链,开展区块链黑名单数据上传和查询等业务。

  通过区块链技术,该平台实现了无运营机构的去中心化黑名单共享模式,解决了黑名单数据不公开、数据未集中、获取难度大等行业痛点,且成本低廉,有效降低了金融机构的运营成本,更保护了客户的隐私和金融机构的利益。

邓永强:区块链和信仰有关,怎么达成共识比技术本身还要重要

  在3月31号的盗火者联盟沙龙上,洪蜀宁同学的观点是:区块链的应用大范围落地,进入实际商业场景,还需要很多团队和机构积极地投入人力、资源去开发,技术开发是可以预期和可实现的,重要的是找到合适区块链模式的场景,特别是信用和交易领域的,而不是去替代目前互联网的应用。

  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肯定能够不断完善,而且时间不会太久,这样很多应用开发者能更方便也更有积极性把产品和服务上链;更多应用和服务上链后,机构和用户,也就有动力把更多的资产上链,从而形成正循环。其中,有价值的激励机制设计,对于社群的活跃和价值非常关键。

  他指出:

  一、互联网发展至今,以大数据和云计算为代表的中心化已到极致,中心化带来的高效率已超过所需,因此可以牺牲一点效率来实现更多的公平,区块链就是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的目标的最好方式,区块链的效率一定会低于古典互联网,没有必要纠结这一点。

  二、区块链可以应用的场景有两种,一种是现有业务缺乏可信第三方、只能依赖参与方之间的相互信任的情况;另外一种是现有第三方中心化机构的服务不能满足参与方的要求,存在着明显的痛点可以用去中心化方式进行改善。他认为区块链技术是颠覆性的技术革命,是互联网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自我进化,其意义远超互联网。

  夏淳

  美钞上印刷的“In God We Trust”,以上帝作为信仰来保证货币的信用;就区块链而言,就是“In Code We Trust”,以代码固定下来的共识作为信仰,来保证区块链社群的信用。

  夏淳师兄,是清华80级无线电系本科,清华计算机系硕士,80年代就留学美国伊利诺大学获得计算机博士,然后在硅谷工作、创业和天使投资,现在是清华大学创+逆向创新示范中心主任, TEEC(清华企业家协会)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清谷资本的创始人。这个基金在美国硅谷做了 7 年,主要是投硬科技,在硅谷投资的150多个早期项目中已产生上市和独角兽重科技公司,早在2013年就开始天使投资区块链项目。夏淳师兄认为,区块链目前的技术本身,都是在过去20年的互联网时代早就成熟和广泛应用了。

  区块链其实并不能算是某一项底层技术的创新,它是对一系列技术创新进行逻辑组合的结果,建立了加密的分布式账本,与生俱来拥有交易基因。区块链通过代码实现智能合约,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承认人性也有恶的前提下,能可靠地达成共识、实现价值传递、完成合约执行。

  夏淳师兄说,美钞上印刷的“In God We Trust”,以上帝作为信仰来保证货币的信用;就区块链而言,就是“In Code We Trust”,以代码固定下来的共识作为信仰,来保证区块链社群的信用。

邓永强:区块链和信仰有关,怎么达成共识比技术本身还要重要

  我一直反复强调,区块链主要不是技术问题,技术是一个看得到、看得明白的、可通过投入人力和资本而看得见进度的;区块链是和信仰有关的:它怎么达成共识比技术本身还要重要。

  如果说蒸汽机释放了生产力,电力解决了人们基本的生活需求,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信息传递的方式,那么区块链作为一个分布式公共账本,所解决最大的问题是不同分裂主体间线上共识的建立,这将可能改变整个人类社会价值传递的方式。

  之所以要谈信仰,是因为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科学技术,更是一种思维、思想,其中以科学技术作为支撑的逻辑体系同样也可以运用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上,影响到社会一些根本性的东西。区块链的信仰者认为,与蒸汽机、计算机、人工智能等技术驱动力不同,区块链的最大价值不是提高生产力,而是变革生产关系。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可以类比1978年诞生于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原有生产环境不变的条件下,还是那些人口和人力,只是通过改变生产机制,就撬动了生产力的极大解放。

  区块链本身也不是一项以解决“技术效率”为目的的技术,其核心在于设计的理念和规则。区块链最核心的功能,就是降低人们为了维系陌生人之间、能达成正常交易所需要支付的大量成本。参与的机构和人员越多,区块链能降低的信任成本空间就越大。区块链的本质是构建这样的机制:支持人类第一次跨出熟人社群、不用顾忌人性恶,就能够可靠地与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完成一次“以物易物”的交易。这是它与此前技术革命的本质差异。

  区块链模式其实是两大部分构成:一个是点对点的去中心化的电子账本系统;另一个是用以维持这一系统被传播、使用和活跃的激励机制。前者是被用来搭建区块链这座城堡;后者则是雇佣劳工,用以维护城堡的正常运行和不断发展的方式,各种“币、证、令牌”即是这一系统的产物。

  比特币之父中本聪验证了一个可实现的重要策略:牺牲计算的效率和可扩展性,来减少在现代机构中为了维护陌生人之间的关系而需要花费的人力资源成本。区块链是一种人类大规模协作的工具,它通过经济的正向和反向激励来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强协作。区块链是人类社会第一次出现了没有信任中心的控制就可以大规模协作的结构。而弱协作,就是目前大家都熟悉的商业交易、当前互联网时代的社区,人们基本上只根据自己的需求和兴趣做交易或者贡献,很少能在没有强力的压迫下而做出自愿妥协和牺牲。所以区块链关乎信仰,信仰也直接影响区块链的发展。

  区块链是记账方式的革命,大大提升了资产交易和流转的综合效率,通过各类应用的落地、产品和服务的推广,将对线上社群和线下社会产生从量变到质变的促进;并通过重塑信用、重构信任,导致生产关系的变革。区块链是生产关系的革命,是新时代的金融武器。互联网是信息高速公路,区块链是资产高速公路。这种资产是特殊的信息,是记在账本上的信息。先进的生产关系必然带来生产力的提高和社会的进步。每一次生产关系的升级,生产力的提高都是指数级的。正因为这种生产关系革命,才吸引了具有前瞻眼光的优秀的企业和优秀的个体将之当成事业甚至信仰。

  代码把人与人之间的共识固定下来,不用考虑社群里面人性的善与恶,就可以建立这个社群的共同信仰,这个信仰成为社群价值的支撑。社群的信仰高度和浓度,随着社群的覆盖、辐射、交换、合作等等各种活动而不断变化,从而也影响社群价值的波动。当然,如果共识破裂,信仰崩塌,那么社群也必然会分裂甚至解散,社群的价值也会归零。

  从区块链技术可以看到,区块链应用只是代码的问题,并不是数学和原理上需要颠覆和改变的事情。更多的区块链应用会被需求和市场推动,在基础技术和设施基本具备时,当需求和市场出现,就会有人用足够快的速度把它实现出来。

  区块链现在的情况,和1995-2000年全球互联网第一轮热潮有很多类似地方,泡沫的出现和破灭,和现在的区块链也惊人相似。互联网商业化早期,也就是从最初的EMAIL、浏览器、BBS,到局限在上网冲浪看新闻等单一功能上,新浪、搜狐、网易等新闻门户和邮件服务成为了当年国内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第一代巨头;搜索、电商和社交等第二代巨头BAT,其实生不逢时,诞生不久就遇到泡沫破灭,被迫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求存。现在,区块链依托于公链进行各种应用场景的落地也是如此,金融、租赁、游戏、版权、旅游等等,都在探索之中。

  目前币圈和链圈的熊市,正是考验每个人的信仰的时候,东方的说法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巴菲特的名言是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当币圈和链圈的投机和投资泡沫被刺穿后,整个行业将由癫狂回复理性,并由此可能会诞生出第一批真正在产业上有影响的公司,也就是区块链行业的第一代巨头。

  我们今年初发起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就坚定地竖起“用圈”大旗,链接起对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有信仰、信心,愿意互相信任、传递信用价值的群体,一起合力推动区块链技术加速完善,促进优秀区块链应用加速落地,与实业更紧密融合。

  联盟率先提出“用圈”三原则:

  1)针对实体经济和社会服务的需求和痛点,积极探索和实践区块链解决方案,促进产业区块链时代的发展和普及;

  2)不唯链技术先进至上,以实用、好用为先;

  3)单点场景应用突破,然后在各个行业和领域迅速推广、普及。

  沧海横流方见英雄本色。联盟自我定位为“用圈”,就是一个组合资源的第三方平台,链接优秀的区块链人才和项目,通过持续行动、敢于冒险、获得认知,帮助大家更积极拥抱区块链,迎接产业区块链和价值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邓永强:区块链和信仰有关,怎么达成共识比技术本身还要重要

  行业要良性和可持续的发展,就必须要求从业机构和个人的底线和准则都合法合规。而最终能赚到阳光下的最大财富的机构和人,肯定是那些坚持把区块链技术、模式与实体产业不断融合,为人们提供更加美好、更符合人类文明进步的区块链未来生活的。现在积累的泡沫,很大程度上就是很多人是无视监管存在,没有道德底线。

  最近数字货币交易所各种争议和丑闻越演越烈,正规的金融和证券交易所不可思议的回滚交易这样荒唐事件,在3月份短短一个月内就先后由币安和OKCoin制造了2起。中心化、无监管、不自律的数字货币研究所,成了区块链领域的沉重负担。

  尽快把数字货币交易所纳入监管、建立行业自律,确立完全透明公开的上交易所规则,已经成为各圈的共识,无论币圈、链圈,还是我们联盟首倡的“用圈”。

  建立一个包含发行主体、交易参与者和交易所在内的自治社群,包括完备的自征信系统、利益关联方共同监控下的独立第三方审核体系、完善的上市退市机制,最终构建一个多层次数字货币发行和交易市场,才能够将区块链应用和模式的价值充分挖掘并发挥。受监管的、合法合规的、自律的交易所才是数字货币市场的未来,也才能支持区块链的高速发展。

  历史可能会相似,但是不会简单重演,特别是在有真实用户和市场需求基础上的区块链时代。2018年可能只是会诞生首代区块链巨头的雏形,肯定不是区块链未来的终极应用形态,它的真正的成熟还需时日。其实泡沫破裂,势必会加速整个行业洗牌的进程,并促进行业趋向良性发展。坚定的信仰者,在寒冬中踏实探索、实践,将会在更高的山峰上看到更美的风景,挖掘到更多的矿藏。


更多专题
从“工人”到“工匠”的华丽蜕变

一套沾满污渍的灰色工作服、一双久磨泛白的黄色劳保鞋、一顶擦得铮亮的白色安全帽、一副款式陈旧的黑框眼镜...

临涣矿“五环五步”治理隐患夯实安全基础

近年来,临涣煤矿以“两个规范”为抓手,大力推行隐患排查整治“五环五步”法,把隐患排查治理拓展到每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