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专题>> 正文

顾雏军曾经的犹豫

企业报道  2014-08-15 09:04:00 阅读:
核心提示:“现在居然有人说我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花点钱买了个企业就能赚钱,运气太好了;甚至有人说,我故意把当初接手的科龙亏损做大……怎么现在突然之间就把科龙的成功说成是捡便宜,而把科龙的管理说得一钱不值了呢?我想不明白。”顾雏军一脸的无奈。

  顾雏军反复在强调“这是我第一次对外界说”的定语,让人知道了科龙也有着那么多鲜为人知的“不容易”。

  “现在居然有人说我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花点钱买了个企业就能赚钱,运气太好了;甚至有人说,我故意把当初接手的科龙亏损做大……怎么现在突然之间就把科龙的成功说成是捡便宜,而把科龙的管理说得一钱不值了呢?我想不明白。”顾雏军一脸的无奈。

  我所有的白头发可能都是从2002年1月到9月份变白的

  1999年科龙的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8亿元,但这个明星企业业绩的背后,却由于种种原因潜藏了大数目的应收账款形成了巨额的不良资产。于是,2000年科龙不堪种种漏洞,而突然产生8.3亿元的亏损,2001年更产生了高达近15.6亿元的亏损,科龙不得已实行“民营化重组”。以顾雏军为董事长的民营企业——顺德格林柯尔就是这时登场科龙的。

  2001年11月,科龙的预审报告以“亏损可能超过6个亿”的结果把顾雏军和顺德荣桂镇政府(原科龙的大股东)都吓了一大跳。可此前的公报已经公布,顾雏军不能后悔了,而顺德荣桂镇政府更加坚定了把科龙转手的决心,顾雏军没有退路,只能接手。

  “第1年亏8个亿,第2年亏6个亿,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我们还敢不敢进来?”顾雏军带领参加调查科龙的10多个人开会,来找科龙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他们能不能胜任。“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科龙的成本控制是有大问题的,如果成本控制能做得很严格的话,盈利是有可能的。”

  “这个故事我以前从来没讲过,现在讲已经无所谓了,因为科龙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讲出来对科龙没有伤害了。”

  2002年1月7日,顾雏军正式到科龙上班。3月份审计报告出来,审计结果“无情”的表明——实际上,2001年科龙亏损了15.6亿元。”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所有的白头发可能都是从2002年1月到9月份变白的。要知道,那个时候,银行对科龙只收不贷。安德森对科龙未来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不发表意见,这种‘没有意见’的意见是我看到的世界审计行业中给公司最坏的意见,使得科龙在香港的1点几亿美元的贷款额度一夜之间消失了。”顾雏军说。“我当时最大的担心就是将近16亿元亏损的结果公布的那一天,这个公司还在不在,那个时候顺德荣桂镇政府最怕我不干了。”

  科龙一时人心惶惶,老员工走了很多,至今顾雏军还对此耿耿于怀,“现在凡是回到科龙的老员工,我都让他们写检讨书,当时为什么走?我看了写得深刻的人才能回来,毕竟那段时间是公司最困难的时候。”

  买下股权很简单,可最重要的是有本事把企业玩转

  直到今天,顾雏军还心有余悸:“假如冰箱降价、空调价格战是2002年,而不是2004年的话,我的3.5亿元的投资肯定是掉到水底去了,想都不去想。很庆幸,2002年和2003年我得到了两年的缓冲期。现在想起,脊梁骨都是凉的。”

  就是在这两年的缓冲期,科龙的销售额都以30%的速度在增长,而2004年上半年更是达到67%。顾雏军郑重地说:“所以我觉得今天有个机会告诉大家,你出钱,别人把股权给你,这是无限简单的一件事。可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本事把一个公司玩转。”听顾雏军侃侃而谈,笔者想:不知郎咸平教授听了这番话又会作何评论?

更多专题
顾雏军曾经的犹豫

“现在居然有人说我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花点钱买了个企业就能赚钱,运气太好了;甚至有人说,我故意把当初接...

展腾正海

企业文化建设工作开展得如何,企业领导是关键,正海企业文化的发展过程说明了这一点。创业之初,正海集团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