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专题>> 正文

一步两脚窝迈向成功

企业报道  2014-08-01 21:15:54 阅读:
核心提示:有一个人不能不让集团的员工折服:从他担任总经理那天起,不,应该说从他到这个矿业集团工作的那天起,每月入井就没少于25天。这是他给自己定的标准。

  引 言

  近年,对于鸡西矿业集团来说可谓是改天换地的一年:原煤生产突破1000万吨,安全方面杜绝了3人以上人身事故,经营持续好转,实现了扭亏增盈……

  这个成绩对于有些国有大型企业来讲也许算不上什么,然而,对鸡西矿业集团而言则实属不易。为了这一目标的实现,矿业集团几届领导班子锲而不舍,数万员工孜孜以求。那些看似简单的数字,是集团公司46万员工家属13年来用酸甜苦辣混合而成的汗水,甚至是鲜活的生命写就的。

  有一个人不能不让集团的员工折服:从他担任总经理那天起,不,应该说从他到这个矿业集团工作的那天起,每月入井就没少于25天。这是他给自己定的标准。而且每次下井他都要走3至5个工作面、岗位点。他用朴实的工作作风为这几个来之不易的数字倾力着墨增添了几处神来之笔,这只有集团公司的老百姓心里最清楚。

  他就是集团公司的现任董事长孙永奎。

  安全 一个角落都不能忘

  2002年6月20日,矿业集团公司城子河煤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瓦斯爆炸事故。在这次事故中,原总经理赵文林不幸殉职。赵文林从七台河到鸡西工作仅两年多,踏实的工作作风赢得了百姓的交口称赞,在他离去的时候,人们对他的热爱之情充分的迸发了。同时,一个硕大的问号也在集团公司员工心中画出:新一任总经理会是什么样的人?

  2002年7月的一天,在集团公司一个偌大的会议室里,全公司的中层干部投票评选总经理。没几天,选举结果就出来了,时任副总经理的孙永奎受到人们的信赖。

  实事求是地讲,矿业集团当时的困境已初步有所缓解。但是,经过“6·20”事故的重创后,面临的困难也相当大。千头万绪中,孙永奎上任倾力抓的第一件事就是安全。

  随着机械化程度和装备水平的提高,煤矿的顶板事故、机械事故等对安全已构不成大的威胁,煤矿安全生产的第一天敌是瓦斯。于是,孙永奎提出了“安全第一、瓦斯为天”的理念,把治理瓦斯作为“天字号”工程摆到了集团公司安全工作的第一位。

  这期间,为了治理瓦斯,孙永奎倾注了多少心血,人们已经很难记清,去年的许多事情仍历历在目。

  去年2月,平岗煤矿1210采煤队漏顶高达10米,矿上采取了很多办法却没管住;与此同时,1202综采队搬到新工作面受瓦斯困扰,根本不敢启动采机,生产受到限制。

  孙永奎放弃了所有工作,带领主抓通风的副总工程师金万益和有关技术人员蹲在1202综采队工作面现场办公,反复监测工作面上转角、瓦斯抽排管路、瓦斯抽排泵、煤壁等多个点的瓦斯指数。晚18时,他和矿上的同志们升井后,草草地吃口便饭,又召集了工程技术人员、采区段队有关人员研究、讨论具体的治理瓦斯对策和办法。大伙集思广益,综合出了一套方案,同时充分利用原有设施,这样就使综采队的“一通三防”更趋合理。凌晨两点多了,他才和一行人离开平岗煤矿。

  让煤矿领导、段队干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早上8时10分,孙永奎的身影又出现在矿上,眼里透着十分明显的血丝。原来他一夜未眠,是1210采煤队漏顶问题让他放心不下:工作面区域漏顶,危险性大,劳动强度高。于是,他早晨组织开完调度会,料理好其它各项工作,又叮嘱有关人员:“你们去1202协助打隔离墙,我去1210帮助处理漏顶,下午2点我再去1202工作面看情况。”在1210采煤队工作面,顶板不时冒落,粉尘弥漫了整个工作面,处理冒顶的工人们小心地工作着。他也和工人们一样,瞅准好时机,不时地冲上前去,支上一棵顶子……当稳住了顶板的冒落后,采煤机才一点点地挪出险区。此时,时针已指向午后15时,他不得不离开1210采煤队,因为1202综采队治理瓦斯的进展程度必须得去看一看。他爬出工作面后,左转右拐,爬上山800米,走平巷700米,钻1202上巷400余米,来到上转角查看人们堆砌隔离墙。看到工人们正在施工,他又走上去和工人一起干了起来。

  “这哪是总经理,分明是一个带头干活的段队长!”在场的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金万益感叹地直摇头。

  第二天、第三天……孙永奎连续深入到这个煤矿一周,1202队瓦斯治住了,1210队顶板险情排除了,他这才放下心来。

  在安全上,他抓住大事不放,有些谁也想不到的小事他也挂记在心。

  去年5月21日,在二道河子煤矿质量达标升井后的孙永奎直接走进了矿灯房。

  “来,给我弄盆水来。”孙永奎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们莫名其妙。他要干什么?

  当一盆水端上来,他将一个矿灯头摁在水中大约四五分钟后,又要来拆卸矿灯的工具将灯头拆开,发现灯头内有渗水。

  在场的人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检查矿灯是否防爆。

  “灯头渗水,说明它透气,透气就说明矿灯失爆,安全防爆的可靠性有问题。不要以为这是件不起眼的小事而不注意,大家都知道千里长堤毁于蚁穴的道理,往往一个小小的漏洞就可能酿成大的灾难。”他由矿灯失爆举一反三,还讲述了几起电器失爆差点造成灾害的实例。

  由此,他大会讲、小会说,走到哪说到哪:“安全无小事,抓安全一定要从不起眼的小事抓起,每个环节、每道工序都必须严格把关、认真负责,一丝一毫都马虎大意不得。”

  集团公司安全生产经营形势日趋看好,而作为总经理的孙永奎越发小心谨慎起来,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真的是天天提心吊胆,如履薄冰。”

  去年11月29日,他和副总经理王泉荣深入到二道河子矿179综采队检查工作,一名工人向他发起了牢骚:“这个月光治瓦斯了,生产指标没兑现,工资只能开70%,一个月累得够呛还白忙乎。”他仔细打听才明白过来。原来工作面瓦斯时常涌出,瓦斯超限,干部工人自觉地断电停机排瓦斯,使原煤生产欠产900吨,工人工资收入只能开70%。

  “这是好事呀!当安全与生产发生矛盾时,你们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说明你们安全意识强。这个月队里的损失集团公司全部承担,工资不但100%地发放,而且对你们先安全、后生产的行为还得表扬。”他当即答应补欠工人工资8万元。

  前年,集团公司东海煤矿根据多年的经验和教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煤矿最危险、最可怕、最大的隐患是人的不安全意识和行为,并由此拉开了对员工进行全员安全教育培训帷幕。集团公司党委及时推广东海煤矿的做法,孙永奎积极支持这项工作。

  在两年的时间里,只要是安全教育培训的文件,孙永奎都优先签发,并先后投入资金数百万元,为各级培训中心进行了设备的武装。全公司共组织二级培训290人、三级培训7876人、四级培训30918人,8348名特殊工种通过安全教育培训取得了上岗资格证,持证上岗率达到98.5%。

  两年间,全公司杜绝了3人以上人身事故和重大财产损失,百万吨死亡率控制在1以下。去年7月末,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在矿业集团召开了全国煤矿安全培训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肯定了矿业集团在安全培训工作上的经验。

  孙永奎尽全力抓安全,意味着哪有危险的地方,他就得到哪里去。对此,在去年的“安全生产万里行”期间,曾有记者直接问他:“听说你每月下井都在25天以上,说心里话,你怕不怕?”他坦诚地说:“我也怕。但是考虑到更多人的安全、考虑到全公司的生存大计、考虑到自己的责任,再怕也得到井下。再说了,如果把安全工作尽力抓好了,工人就少了一些怕,我也就不怕了。”

  生产不能再欠新账了

  集团公司的经济效益刚有所缓解,各种历史欠账都等着去还。先还哪个?

  “补回掘进欠账,抓好开拓掘进工程!”孙永奎一口咬定。那个时候还没出现“科学发展观”这个词汇,但他心里明白,这是关系到员工长远利益的大事。为此,集团公司把2003年定为第一个“开拓掘进年”,这一年,总进尺完成17万米。在规划去年的工作目标时,就开拓掘进这一话题,他说:“集团公司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要打第二个、第三个‘开拓掘进年’,要打开58个回采工作面,保证33个采区生产正常接续。”

  近两年,是集团公司在没有摆脱困境的状况下对开拓掘进投入最多的两年,光装备的投入就近2亿元。去年10月份,杏花煤矿304综掘队装备上一台大功率、高效能的150型综掘机。11天的时间里,在2.9米高、3米宽的大断面施工条件下,一路高歌进尺327米。孙永奎高兴了:“再掏1000万元增加3台综掘机,让更多的工作面跨上‘千里马’!”这一年,集团公司开拓掘进工程突破了18万米,接续紧张的局面得到了有效缓解。

  在抓掘进的同时,孙永奎也在考虑采煤如何可持续发展的问题。鸡西地区的薄煤层已占到煤田的70%,必须要采取厚、薄煤层搭配开采的方式。现在,如果薄煤层的开采技术在工人中得不到娴熟地掌握,矿业集团的将来势必有一天会出现新的危机。

  这正是孙永奎的长处。在七台河煤矿井下工作了20多年,他基本上是和薄煤层打交道。可以这样说,薄煤层开采的什么情况他都经历过。

  集团公司东海煤矿193采煤队的工作面是薄煤层。有段时间,这个采煤队的顶板破碎,孙永奎隔三差五地就到193采煤队,从工作面开帮、打眼、放炮,到对柱、铰接顶梁的使用以及码石墙的角度、承受到的压力等等,他都亲自动手试一试,在技术方面指导段队干部工人,在薄煤层里如何才能高产高效。去年,193采煤队又搬到一个新的工作面,顶板为托煤顶。8月27日,为了达到管住顶板的目的,他在193采煤队跟了两个班,现场指导工人如何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管住顶板,直到一个整循环过后他才离开。不出他的所望,193采煤队循序渐进,不久,不但管住了顶板,还在薄煤层里6次创出高产高效水平。去年10月份,采煤队在工作面采高仅有0.8至1米作业空间极小的条件下,月产原煤3.5万吨,创出了全省薄煤层开采的新纪录。

  管理 一点漏洞都不能有

  这么多年来,尽管集团公司十分困难,但在管理上的漏洞还有许多。有些事情已经到了见惯不怪的程度了。

  针对企业的生产实际,孙永奎首先取消了内、外承包队40余个,理顺了用工制度,工资直接发到工人手中,堵住了承包人揩工人油的现象。堵住了一些人的财路,个别人写信或打电话威胁他,他以正气压倒了邪气。

  煤炭销售由松散管理到实行收购制,统一售价、统一外运、统一结算,五指攥成拳头出击市场,达到了产销平衡、扩销增收的目的。

  材料管理坚持供管结合,实行现金招标采购,设立材料采购关、质量关、入库关、价格关和验收关,吨煤材料费控制在百元以内,仅此一项,年节资达1亿元。

  ……

  2002年,孙永奎亲自组织补充制定了18个企业经营管理办法。这些办法堵住了企业许多管理上的漏洞,当然,也堵住了一些人钻企业管理不当的空子。

  在去年1月份的经营考核仲裁工作会议上,有一组数字引起了孙永奎的格外注意。有一个煤矿月产原煤4万吨,而电费消耗高达170万元,与月产10万吨的煤矿持平。问题又出来了。会上,他当着50余名各矿领导对该矿长刨根问底,其势咄咄逼人。第二天,他又来到这个煤矿转了大半天。原来,周边小井、农村住户早在10年前私拉乱扯的电源还在用,钱都算到了煤矿的账面上。

  “电是商品、电是货币。他们用电你花钱,傻瓜也不会这样做。”孙永奎下了狠心,在全公司上下开展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用电治理大会战:生产、生活、转供电彻底分开,并集中统一由电力公司管理,一个月时间便大见成效,全公司每月电费下降200多万元。

  孙永奎精打细算,还有一段“总经理捡煤”的小故事。

  “这么好的煤丢到老塘里,让人看了多心疼呀,来、来、来,大伙伸把手把煤给捡回来,把咱们下井的工资钱捡出来……”

  这是去年7月19日发生在正阳煤矿四采区183采煤队工作面里的一幕。183采煤队正在回收29号层煤柱,由于煤柱高达3米多,而支柱最高的只有2.5米,这就有至少0.5米高的煤柱不能得到安全开采,漏下来的许多大块煤便埋在冒落的岩石里,丢在老塘中。

  这一天,孙永奎来到183采煤队进行质量达标检查,看到这场景,他着实心疼:“这煤在市场上得200多元一吨,这么好的大块煤你们得派人捡呀,捡回一吨煤,就是捡200多元钱,还减少了资源的浪费……”他一边对身边的矿领导、采煤队的干部工人讲,一边动手在冒石堆里捡大块煤,块大的搬不动,他就让人找来大锤砸碎。那些丢在老塘中、埋在冒石堆里的煤用手扒不动,他告诉矿领导做把钩子钩出来。看到总经理在捡煤,在场的人们也自觉地捡了起来。在不知不觉中几个小时过去了,回收了多少煤,人们不知道,可他的衣服已经浸出了汗水。

  升井后,煤矿矿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排机修厂做了5把长把儿钩子,安排采煤队每班抽出5名工人专捡大块煤。

  感情 要和工人紧贴着

  矿业集团在困境中徘徊了13年。这期间,职工的保健品在有的煤矿被取消了,劳动保护用品有时也不能及时发……工人干了一个班的活,升井后要洗个舒服的澡,有时也只能是一种奢望。看到这些,矿工出身的孙永奎心里很不是滋味。

  去年8月16日,在平岗煤矿下井检查完工作的孙永奎升井后,并没有急于洗澡换衣服,而是来到矿井联合浴池,看看有没有洗衣房、有没有缝补室。“从现在开始改造浴池吧,设施要高标准的,让咱们工人班班洗干净的热水澡,驱驱井下的寒气,工作服争取给每人发两套,干净整洁才能保证工人的身心健康。这不但能调动和促进工人的劳动热情,还能树立企业的良好形象,增强咱煤矿的凝聚力,可谓一举三得呀!”孙永奎对平岗煤矿矿长苏循亭说,“马上就办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好,马上办。”苏循亭答应道。不久,出现在这个煤矿工人面前的不仅是宽敞明亮的浴池,还把单身员工的宿舍改造成公寓楼。与此同时,12个煤矿的生产浴池也先后全部进行了改造,恢复了面包厂、缝补室、洗衣房、饮水处。有的煤矿还给工人备足了洗发香波、香皂等用品,工人洗澡时只要拿条毛巾就行了。

  去年,在一次生活福利会议上,孙永奎对成绩谈得很淡,在讲到如何加强员工的福利待遇时,他反复说了两个字:“感情”。他说:“我们无论办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和工人的感情,只要能拉近和工人感情的事,我们不遗余力地去干,保险没错。”

  在集团公司矿工当中,还流传着“总经理抬车”、“总经理搬顶子”等一系列的动人佳话。

  去年9月6日,孙永奎到东海煤矿六采区的一个工作面检查设备安装情况。一进巷道,孙永奎就看到几名工人在紧张地搬运顶子。70斤重的顶子在不足1米高的巷道里搬运起来相当吃力,看到工人们的汗水顺着脸流淌,他什么也没说,顺手拎起一棵顶子就往工作面里拖。此时,工作面有的地方已铺上了溜子,使本来就不高的工作面又低矮了几分,爬行起来就更困难了。一步一步地拖、一米一米地爬,不一会儿,他的汗水也顺脸淌了下来。一名工人看到这情景,赶忙说:“总经理快放下顶子吧,这棵顶子就打在这儿……”孙永奎信以为真,可在工作面还没爬行出十几米,他又看见前面的一拨儿人还在搬顶子,他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于是,他又拽了一棵顶子……

  “井下工人干活很不容易,咱当领导干部的怎样才能对得起辛辛苦苦的工人?”孙永奎像是对自己说,也像是对煤矿的党委书记姚宝柱、矿长宫延明说。

  去年10月1日,集团公司的领导按照惯例分赴各矿看望节日出勤的矿工们。孙永奎来到二道河子煤矿,1000余米的大巷、800米的上下山、500余米的上巷、150米的工作面、800米的下巷皮带道,爬上爬下,这一进一出就是几千米的行程,随行的人们已是汗流浃背了。当走到车场子,他突然驻足,原来是一台装满矸石的两吨矿车脱轨了。

  “两吨矿车掉道,三两个人是抬不起来的,正好咱们人多给抬起来。”孙永奎说着和其他人找来枕木、扛来撬杠,七手八脚,喊着号子,抬的抬、扛的扛……大伙儿干了足足30分钟,矿车终于被众人抬上道来,让钩工的愁眉立时舒展开来。

  这些活儿,也许不是一个总经理应该干的事情。可他只要看见了,必然要伸手。他说:“看到这些活不伸把手,我在感情上就通不过。再说了,每当我和工人们在一起干活时,除了感到累外,感到更多的是自己的责任。自己一定要对得起矿工!”

更多专题
一步两脚窝迈向成功

有一个人不能不让集团的员工折服:从他担任总经理那天起,不,应该说从他到这个矿业集团工作的那天起,每月...

找到让人兴奋的元素

站在创始人的大幅展示像前,他坦言:“随着不久‘中网赛’高潮的到来,鳄鱼品牌全新形象的推广也会随着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