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医疗医企>> 新闻>> 正文

守住生命的最后防线——记华北石油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李建国

企业报道  2014-07-16 14:32:23 阅读:

  ——记华北石油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李建国

李建国

李建国

  通讯员:李敬陈艳红

  引子

  深夜一点多,电话铃声骤响。李建国猛地惊醒,翻身坐起,一把抓过电话。

  “主任,下午收治的那个病人,心跳呼吸骤停,正在插管复苏。”电话里,华北石油总医院重症医学科(ICU)病房值班医生的声音格外焦急。

  “我马上就来。”寒冷的冬夜,李建国手脚麻利地下床穿衣。

  自从当上了ICU的主任,李建国就一个人睡在书房,因为他怕半夜常常响起的铃声惊扰妻儿休息。街上空寂无人,李建国从来等不及救护车来接,跑到小区门口打到的士,五分钟就赶到医院楼下。付了钱,他抬腿就往病房跑。

  到今年六月,李建国在重症医学科已经干了整整11个年头了。半夜三更抢救病人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甚至遇到过一个星期每天都半夜来病房的情况。

  抢救完病人,天已大亮,李建国满眼血丝,“终于抢救过来了。”他伸了伸胳膊,迎着初升的太阳,眉眼弯弯,笑得那么舒心。

  一

  重症医学是跨门类、跨专业的综合学科,在我国医学界起步较晚,总医院2002年准备成立ICU时,这片领域还尚属空白。医院领导在挑选ICU主任时,颇费了一番心思。当领导把信任的眼光投向李建国时,他还在苏丹医疗队工作。一听到这个消息,他马上放弃了国外优厚的条件,回到医院准备帮助这个新科室成立发展。

  领导将李建国放到这个位置上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李建国1989年从浙江医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总医院烧伤科工作,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最重要的是,他肯钻研、爱学习、能吃苦,对不懂的问题和领域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李建国上大学的时候只在书本上看到国外有ICU这样的专业,他觉得“能在死人堆里找活人”是一件让崇拜的事情,因此他欣然接受了这个重担。

  到了重症医学科,李建国的求知欲望更加强烈,学习任务也更加繁重。“到了这里,我不能只是一名专科医生,我只有把心、脑、肝、肺、肾等人体每个脏器的急危重症都搞明白,才敢在抢救危重病人时作出准确而恰当的诊断。”

  尽管想到了将要面临的重重挑战,但实际困难远比想象的还要多。回忆起ICU成立初期的困难,李建国百感交集。那时,只有4张病床、4名医生、9名护士。在重症医学面前,他们都是懵懵懂懂的,面临着没有可遵循的规范化制度、没有可借鉴的经验、没有独立的医学教材,没有先进的抢救设备等各种困难。很多科室对ICU的能力一直持怀疑态度,有将近一年的时间,ICU都很难收治到病人,李建国很无奈,“淡季时甚至一个月都收不到一个病人。”

  有人劝他趁早甩开这个烂摊子,但是倔强的他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一定要让其他科室看到ICU存在的价值”,他在心中暗下决心。每天他不是泡在病房里与其他医生讨论病例,就是回家扎进书房里研究医学典籍和论文。有时,半夜一觉睡醒,妻子一看书房的台灯还亮着,就劝他:“这么晚了,早点睡吧。”“还有一点点,看完这一节就睡。”李建国总是这么说。

  2003年6月的一天,李建国带领ICU的医务人员奋战了72个小时,终于抢救活了一位严重多脏器功能衰竭的老人,当李建国打电话给兄弟科室,通知他们可以将患者接回病房时,对方深表诧异,一个劲地追问李建国到底如何抢救的,还特地跑过来研究他们下的医嘱,纳闷地说:“我们也是这样做的,为什么你们就抢救活了?真是神了!”兄弟科室的佩服让李建国心里满满当当的兴奋。

  大概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李建国靠着救治病人的成功率慢慢树立起ICU的口碑,病源量再也不愁了,病人送来的越来越早,越来越多。兄弟科室每次做大手术前,都会跟ICU病房预定床位,确保病人手术后在ICU度过危险期;一有抢救不了的危重患者会第一时间想着把他们送到ICU病房。床位数也由4张增加到10张。2010—2012年,是ICU组建以来最为繁忙的3年,科室经常加床,床位使用率年均高达130%,年收治病人是他刚接手时的15倍,超出卫生部标准55个百分点。

  业务量的增长也意味着他的工作量成倍增加。“大家如此看重我们科室,我更要尽心尽力。”一有危重病人,李建国更是冲锋在前,忙得跟个陀螺一样。

  每天早晨8点半开完晨会,李建国要对每一例病人进行巡查问诊。查房中,他细致入微,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然后设想各种可能性,发动大家讨论分析,力求取得最佳治疗方案。这样的查房,除非他出差在外地,其他时间,无论周末,还是节假日,甚至过年回老家,他也当天去当天回。到现在为止,他把这个工作习惯坚持了11年。

  就这样,在李建国的带领下,ICU整体医疗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超负荷的状态下实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抢救成功率达86%,达到河北省先进水平。ICU成立11年,使总医院全年的死亡率由2.5%下降到1.8%,降低近30%,连续几年被评为总医院先进集体,成为油田医疗系统的“金牌科室”。

  二

  翻开李建国几本厚厚的“危重病人记录簿”,里面详细记录了他到重症医学科第一天起,收治的4000余例病人的病情衍变、化验结果、治疗经过以及各级会诊方案。

  时光匆匆,外人不一定清楚,但李建国知道自己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或许看看下面的成绩单,便可略知一二。

  李建国开展的多项新技术填补了医院空白,在国家级核心刊物上发表文章20余篇,获得国家专利3项。先后获厅局级科技进步奖8项,其中原管理局和油田公司一等奖、二等奖各2项,获河北省卫生厅二等奖2项;先后多次应邀在河北省专业学术大会上作专题报告,多次被邀请参加或主持省级学术会议,现已被聘为河北省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河北省生理学会危重病分会,河北省医学会肠外肠内营养学分会三大传统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专科资质培训教师。

  2004年,刚经历了非典疫情,全国只有少数先进医院开展无创正压通气技术,该技术通过口或鼻面罩与患者相连进行正压通气,无需建立有创人工气道。李建国敏感地看到无创通气能为患者减轻痛苦,并且必将广泛推广的趋势,他带领全科医生率先在科室开展该项技术。

  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必定要付出更多的艰辛。当时,连北京市一些顶级医院的重症医学科都没有开展此项技术,李建国顶着各种压力,经过两年的摸索前行,2006年将此项目做成科研课题,2009年该项目荣获华北石油公司科技进步一等奖,项目不仅填补了总医院此项技术的空白,也填补了河北省ICU此项技术的空白。“这两年去省里开会,才有一部分省级医院在ICU开始做无创通气,而我们已经运用的相当成熟了。在这方面我们做的比较早,比较好。”采访时李建国说起来,只剩满脸的自豪,把项目开展初期的艰难和焦虑一扫而空。

  那是刚开展无创通气的第二年,有位75岁的老太太做完外科手术被送进ICU病房,当时老人气管插管困难,预计可能会拔管失败,李建国想到采用无创通气技术,但是按照病人当时的各项指标,行无创通气有可能会失败。危急关头,李建国只考虑到两点:如果再度插管,老人会很痛苦、很焦虑,这些情绪会加重病情;老人家庭条件一般,如行气管插管,会产生更多的费用。基于这些考虑,李建国果断下达了行无创通气的命令。同时,他也将气管插管包准备在身旁,随时准备失败后立即行气管插管。他将所有的压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只为将病人的利益最大化。李建国深知,新项目新技术面前,没有太多的成功经验可循,自己能做的,就是根据自己的学识积累、经验沉淀和专业判断,见招拆招,把一切都计划和推演到极致。

  经过七天的精心呵护,老人的生命体征和血气分析等各项指标均在正常范围内,成功转入普通病房。

  三

  时空的流转不仅映照出一个医院一个科室应急能力的蜕变,而且清晰勾勒出一个医生的十一年的成长。岁月于李建国而言,不是悄无声息的静静溜走,而是一个个伏案而写、笔耕不辍的深夜,一场场不断打响的生死保卫战,一张张成功救治的漂亮成绩单……

  李建国很能吃苦,他从不抱怨工作的辛苦,相反,回想起来,他非常享受那时候单纯的工作状态,“尽管累,但睡得非常踏实,哪怕半夜幻听以为手机响,随后又会瞬间睡着。”他已经对ICU技术着了魔,一门心思想着怎么能让危重病人成活。他兴奋地说:“能抢救活被别的医院、别的科室判死刑的病人,是一件非常容易获得成就感的事情。”多年来,总医院ICU在李建国的带领下成功抢救过5例被北京、石家庄的一流医院判死刑的病人。

  2006年,有位油田矿区的老人82岁高龄时在北京某医院做了腹主动脉瘤手术,手术过程中并发脑出血,医生表示无能为力,家属无奈之下只好将老人转回总医院进行姑息治疗。李建国带领全科医生仔细研究老人的病情后,认为还有挽救的余地,针对老人当时存在的低血压并伴有脑出血的症状,李建国思考的是如何在低血压需要补液的情况下又要脱水缓解颅内压高的症状。

  李建国强调,抢救时要抓住病人最急性期的主要矛盾,血压(灌注)是衡量生命的重要指标,首先要保证患者血压低的症状得到缓解,患者需要及时补充容量。但是,液体量补充多少颇有讲究,一旦补多了,反而会加重病情。在ICU病房,抢救往往比普通科室复杂、迅速、也精细很多,药物剂量要精确到几点零几个微克。李建国就一直在灌注液体提高血容量和颅内脱水降低颅内压的跷跷板上反复计算,试图寻求到那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用“走在钢丝上”形容他当时的状况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向左或向右的一点点偏差就会导致病人死亡。

  病房内,病人病情的轻重缓急;病房外,整日徘徊的家属愁眉锁目,细心内敛的李建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精确衡量两种液体的剂量,用这个办法挺了一个星期,终于将病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当李建国把治疗方案讲给大家听后,他们都非常惊讶,认为血压低了怎么还能脱水,脑水肿了怎么还能补液。在李建国看来,这或许就是ICU的独到之处。住在ICU的病人都是离悬崖只差一小步的,他们的各个脏器都在衰竭,ICU医生需要具备整体思维模式,全面平衡患者身体的各个脏器,抓住其中最核心最致命的问题先治疗,同时又要多思考一层,做好预案,保证治疗措施不能让其他脏器再往坏里发展。

  李建国就一直在各种矛盾中寻找平衡点,可是家庭和工作的平衡点,他一直很难把握。他总说,“有所得就得有所失,人又没有长两个脑袋,顾此失彼总是难免的。”

  这些年,他几乎从来没有机会和家人一起出去度假,错过了孩子成长过程中很多重要的瞬间。李建国说起这些,脸上写满了对家人的愧疚。但是他很无奈地说:“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手里攥着病人的生命,盯紧一点命就有了,松一松命就可能就没了。呆在病房看到病人,我心里才踏实。”

  四

  也并不是所有躺进ICU病房的病人都那么幸运。每天都与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病人相处,李建国是坚强的,他必须冷静地给予病人最妥当的处置;但他同时能读懂生命之重,也容易感伤,因为生命之脆弱,因为医者仁心之悲悯。

  李建国刚当主任时,一位老人刚刚转入ICU时突发气道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李建国接到病房电话急忙从家里赶来,在病房门口通知家属时,死者的老伴接受不了,当场就给了他一巴掌,并且不停地骂他。记者问他,那你当时什么反应?李建国笑笑,说能有什么反应,家里人去世,家属激动是再正常不过的,被打就被打,看着老太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也难过得要命,如果打我她能发泄出来,能好受点,我也非常愿意。

  行医24年来,李建国始终把自己放在与病人同等的位置上,将心比心。他说自己能做到换位思考,是因为有过切身感受。刚当医生时,他的哥哥在外地因病住院,他急忙赶过去,当向医生询问病情时,医生恶劣的态度让他深感羞辱。从那以后,他暗下决心,绝对不能做这样的医生,一定要时时刻刻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

  ICU成立十一年来,患者满意度一直在97%以上,零投诉,零纠纷,这些数字的背后是ICU整个团队深入践行“假如我是一个病人”理念的集中体现。李建国提起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有一肚子话说。

  在科里,李建国常念叨“医护一家亲,科室一家人。”李建国站在这个立场,像个大家长似的关心爱护着他的每一名兵。他经常同护士们一起为病人翻身、拍背、吸痰、处理大小便等,亲自观察分泌物的性状,他说这样做还可以了解病人的细微变化,及时调整治疗方案。就连危重病人的外出检查、转运他都亲自参与。

  ICU病房里有很多护士都曾躲起来悄悄地哭过,因为工作实在是太苦太累。ICU病房是封闭式的,除了家属偶尔探视,平时不允许外人进来,病人的一切护理工作都由医生护士在做——抢救、治疗、吸痰、翻身、叩背、喂饭、擦身、洗头,清理大小便、血迹、污迹、分泌物,常常弄得一身味道。哪个女孩不爱漂亮,难道这就是别人眼中的白衣天使?许多刚到ICU病房的护士,心里落差都很大。

  哭归哭,辛苦归辛苦。最后他们还是留下了,而且很多从2002年一直干到现在。护士长徐小民在成立ICU时就一直在这里,她说这个科室是个温暖的大家庭,虽然工作苦点累点,但心里舒坦。

  怎么在艰苦的情况下拢住科里人员,除了平时的关心照顾外,李建国还从医护人员自身发展的角度出发,帮助他们进步。他不仅自己学习,还在科里建立了“学习工作化、工作学习化、学习工作一体化”制度,把“随时学习”的要求贯穿到日常工作中。在科室早会上开展“每日一题”的学习活动,把日常查房、会诊、病例随访都列为学习方式。全科医生均参加了硕士研修班学习,2名医师获得硕士学位。他自己获得油田公司二级技术专家称号,科室2名年轻同志也获得总医院技术专家称号。

  谈到ICU,就离不开精细管理。“在ICU最累的,不是做什么,而是你不知道做什么。自从成立ICU,我就训练医生看见A就知道要做B。”李建国利用在国外工作期间学习的先进管理理念,在实际过程中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制定了综合ICU的内部管理规范,细化了各个岗位的职责和各项行政管理流程,做到“事事有人管,人人有事做”,每一个过程都有一个程序,每一个问题都有一个规范,实现了管理、流程如行云流水,解决了一部分工作量大的问题。

  李建国创立了“一个中心,两个环节,三条线路”的管理模式,环环相扣,效果显著。形成“每天早会谈质量,环节过程抓质量,每周总结议质量”的质量控制程序。制定了三级医生查房的量化指标,使三级医生查房落实到位。针对夜间和周末是医疗纠纷的高发时段,制定了夜查房制度。

  采访过程中,李建国总是很谦虚,“我有很多缺点,要说值得宣传的,就是学习我怎么样肯吃苦,能干活吧。有一年,领导让我当优秀党员,我说我当不起,自己的缺点太多,只会干活。”

  其实,能一辈子脚踏实地的工作是最难的事情。

  ●短评

  践行从医者的最高要求

  在许多人眼中,ICU(重症监护室)是个神秘的地方,病房大门紧闭,门外是焦急等待的病人家属,门内则是一个个医护人员忙忙碌碌与死神争分夺秒的身影。这里是高端医疗设备的集聚地,是静谧与孤单的融合处,李建国就在这紧闭的门内带领着医护人员在这生死一线的交界点上共同战斗着。

  医者仁心。李建国用心从医,能够具备高尚的职业道德和良好的职业操守,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群众医疗服务的需求空前释放、法律意识日益增强,工作时间超时、病患抱怨多、医疗纠纷增加等诸多因素,医生面临着巨大的职业压力。这并没有改变李建国“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医学誓言,除了给予病人有效、果断的治疗外,还给予他们无尽的关怀,就是“只要病人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团队合作是完成良好治疗的保证,ICU的医护之间分工不分家,李建国带领医护人员努力完成对病人的诊疗。ICU的每一个医护人员为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做最常见不过的事就是抢救、治疗、吸痰、翻身、喂饭、擦身、洗头,清理各种排泄物、血迹、分泌物,更换衣褥等,李建国与医护人员一起亲力亲为,毫无怨言,始终带领团队用精细的管理、温馨细致的服务,为患者的健康无私奉献着。

  “从医者本该如此。”这是李建国最常说的话。

  李建国就是叩开了悬壶济世门的人,踏上了救死扶伤的征途,就不能停歇,为这沉甸甸的生命而努力。

更多专题
吃了回头草依旧是好马

当时,任正非出台了一个“内部创业政策”,希望借此解决此前几年的过度招聘囤积了太多冗员、严重影响效率和...

鞍钢经验带来的启示

鞍钢是我国钢铁工业的摇篮,为共和国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但1994年的鞍钢却陷入了极端的困境,技术装备陈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