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专题>> 正文

平凡足迹走出的不凡人生

企业报道  2014-06-18 09:32:58 阅读:
核心提示:从良子健身金碧辉煌的大门进去,沿着古色古香的回廊向下,行至第二层,就来到了这家号称最受欧美人士欢迎的良子健身赛特直营店。

  建国门,京城长安街上有名的繁华地带。在这里,有闹中取静的一处———它就是大名鼎鼎的良子健身。

  从良子健身金碧辉煌的大门进去,沿着古色古香的回廊向下,行至第二层,就来到了这家号称最受欧美人士欢迎的良子健身赛特直营店。

  迎面走来的服务员,穿戴极具中国特色,他们像装饰在墙壁上的那些古代仕女图中人物那样温婉浅笑。装修富丽而雅致的空间里,飘散着舒心淡雅的芳香。这是个地下宫殿。

  这个宫殿的主人,是一个曾经卖过弹簧刀、羊肉串、香烟、服装,贩过活鱼、开过餐厅的河南人,他叫朱国凡。

  现年37岁的朱国凡,少时家境贫寒;而现在的他,穿名牌、染金发。当年穷街陋巷的贫寒少年,如今却能随意出入京城任何一处顶尖豪华场所。身为良子健身的当家人、北京市台联良子保健技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已是国内足疗行业一呼百应的领军人物。

  在朱国凡的身上,浓缩了任何一种对于白手起家人的解释。但如果再细细翻阅朱国凡的人生路就会发现,他由贫转富的历程,不仅仅是金钱的由无到有,更有着令人叹服的不凡足迹。

  良子健身今年正好是开业10周年。如今的良子已经拥有几百家分店,21000多名员工,遍布全国各主要城市。从初创时的9万元到现今仅品牌价值就达3亿多元。媒体和社会把良子的发展冠以“良子现象”,这是社会对于良子的关注和鞭策。

  为了一碗面

  1980年5月的一天,河南新乡。一个街边面馆,一位母亲和她的儿子流着泪,为了一碗面。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那个流泪的儿子,正是朱国凡。

  “10岁之前,我没吃过肉。”朱国凡永远忘不了,1980年,在他10岁生日这天,母亲带他去赶集,在街边面馆给他买了一碗羊肉烩面。这个10岁的男孩子马上懂事地把面推给了母亲,但母亲不吃,又推给了他。母子俩就这样推来推去———最后,母亲说她出去一趟。朱国凡跟了出去,看见母亲在街边流着眼泪。他把母亲拉回来吃面,自己的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从那时起,朱国凡就下定决心:要挣钱,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出生在河南新乡的朱国凡,从小父母离异,母亲带着他和两个姐姐独自生活。那个年代,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带着3个孩子,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后来,一家人辗转到了乡下的舅舅家。在舅舅家的庭院里搭了个油毡房,一家4口就此安了个家。

  那时在乡下,姐姐常被当地的小孩欺生,朱国凡因此没少跟人打架。在朱国凡的记忆里,少年的天空是灰色的,充满饥饿和辛酸,但在这艰难的日子里,依旧有温暖的阳光,那就是一家人相依为命的亲情。

  “我要挣钱,我要出人头地,就是为了让家人过好日子,我做梦都在想怎样挣钱。”对于那段饱含艰辛的少年时代,朱国凡如今依然记忆犹新。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琢磨怎么挣钱了。因此他逃学到工地上给人搬砖,这是他第一次为家里挣钱。但这种做小工的生活很辛苦,却挣不到几个钱。

  1983年4月,刚刚上了两个月初中的朱国凡再次逃学,这一次他和同学去了西宁。他们本来要投奔亲戚找活干,却没有找到亲戚。偌大的西宁,举目无亲,本来雄心勃勃要努力挣钱的朱国凡只好无功而返。临走,在火车站,他看见了有人在叫卖弹簧刀。他上前一问,原来价格很便宜,才只要七八毛钱一把。他就动了心思,琢磨了一下,便把身上仅有的准备买回乡车票的几十元全都买了弹簧刀。然后他逃票回到了新乡。

  一下火车,朱国凡就开始卖弹簧刀,以2.5元一把的价钱转手卖了出去。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挣钱。尽管这“第一桶金”才只有三四十元,但却意义非凡———朱国凡因此知道了,挣钱的方法并非一定要为别人打工。

  “我从此知道自己可以挣钱了。”这一年,朱国凡13岁。

  有什么卖什么

  “当时有什么就卖什么,没有卖不出去的东西”。这是朱国凡曾有的生活状态。从倒卖弹簧刀得到启发之后,朱国凡开始有目的、有方法地做生意挣钱了。

  起先他还是倒腾弹簧刀,但是不久,火车上开始查得严,刀具过不了安检,于是他转行,用倒腾弹簧刀赚来的钱,做起了烤羊肉串的生意。

  羊肉串当时在新乡还是新鲜玩意儿,没有现成的做法可以参照。朱国凡起先就自己做了个炉子,买来几斤羊肉,现烤现卖,他的第二个生意就这样开张了。结果他的烤羊肉串卖得很好,一天能卖1000多串,2个月后就赚了800多元钱。接着,怀揣这笔“巨款”,朱国凡南下广州倒腾服装、手表,回来时花100多元给妈妈、姐姐买了最时髦的衣服和头巾。

  “她们当时真的特别高兴。”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朱国凡不禁泪光盈盈。对于他来说,没有比看到家人笑容更让他开心的了。

  随着生意的顺利,朱国凡也实现了自己当年的理想———让家人过好日子。他花6000元给家里盖了3间大瓦房。看到离开了油毡房的母亲和姐姐,他觉得无比幸福。

  虽然家人的生活好起来了,但朱国凡的挣钱理想并没有就此中止。他尝到了做生意的乐趣,一发不可收拾。此后大约10年的时间里,他租柜台、倒香烟、卖服装、贩活鱼、开餐厅。只要能挣钱,他样样都来。

  在这当中,经营有好有坏,中间有一段时间朱国凡重新卖起了羊肉串,因为他认为,卖羊肉串投资小但利润大。的确如他所料,此后挣钱果然多了。“那时的生意真好,最多时雇了7个人切肉”。

  卖羊肉串是朱国凡资本积累的一个重要环节。钱挣得多,但代价不菲。朱国凡的手指上至今仍留有清晰的伤疤。“那都是当时穿羊肉串时被竹签扎的,好几个手指都扎透了。”

  我有一双发现的眼睛

  “我比别人多了一点什么呢?我想,我有一双发现的眼睛。”朱国凡这么说。

  从弹簧刀的零起点开始,卖羊肉串,他创造了新乡市的第一:第一个买来电烤炉烤羊肉串;开餐厅,他也创造了当地的第一:第一家1元饭馆。打出的招牌是“荤也罢,素也罢,吃啥做啥;穷也好,富也好,保你吃好”。开门第2天就关门了,原因是太火了,准备3天卖光的食物材料,一天就卖没了。

  良子健身的开创,这个朱国凡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业,也正因为有他独特而敏锐的发现。

  时间要追溯到1994年。那一年,朱国凡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一个国营工厂的工人。此时的朱国凡,刚刚因贩鱼赔了近2万元,一贫如洗。“认识她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她一直激励我往前走。”朱国凡说。那一年,他们结婚了。

  有了小家庭的朱国凡,更加振奋精神,继续做生意。这一次是开起了饭馆,紧接着又把餐馆开到了郑州。开饭馆很辛苦,朱国凡每天都进附近的澡堂洗个澡,找推背师傅按摩。在这里,他得到了放松和休息。他隐约感觉到这样一种休息服务行业的潜在价值。直到有一天下午,朱国凡走进了一家洗脚店。“我去洗了个脚,还做了一个足底按摩,感觉特别好”。

  当时在新乡,已经有一些洗脚店了,但零星散布,还没成气候。朱国凡敏锐地察觉到这行有前途,“从那天开始,我打算也去做洗脚店”。

  之后的日子里,朱国凡为此做着准备。4个月的时间里,朱国凡南下扬州,多方求教,带回了中医足部按摩的妙法良方。

  1997年3月7日,朱国凡的洗脚店终于在河南新乡开张了。店名良子洗脚,资金9万元,11名员工,这就是最初的良子。令朱国凡没想到的是,一开业就特别火。

  两个月之后,通过集体投资的方式,朱国凡在山东济南开设了第二家良子洗脚店。那天正好是他的27岁生日。济南店生意依然红火,他们的投资只用了1个月的时间就收了回来。随即,青岛店、潍坊店、临沂店等相继开张。

  短短9个月时间里,朱国凡就开了21家分店。

  此时已是1997年底,那时的国内正是洗脚业遍地开花的时候。

  “每个时期都有这样一个兴盛的行业。”朱国凡幸运而准确地为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但随即而来的是,面对鱼龙混杂的行业圈,他将如何立于不败。

  总部设到皇城根

  “我卖了7家店,为了进北京。”这是朱国凡人生中的又一个重大转折。

  这个以挣钱为理想的河南小伙子,自此,赚了平生最多的钱。“我是傻人有傻福。”朱国凡笑着回忆,“那时候我这么觉得。”

  理想依旧前行。下一步,朱国凡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进北京。

  1997年底,在北京市海淀区知春里,又一家良子洗脚店开业了。随后,良子总部也搬到了北京。

  但是,北京的形势却完全不在朱国凡的想象中。1997年的北京,洗脚店的名声几乎等同于色情服务场所。由于受到有关规定的严格限制,不到半年时间,北京地区的洗脚店面临封杀,纷纷逃不过关门之险。

  朱国凡此时将良子洗脚改名为“良子健身”,堂堂正正地继续做他的洗脚生意。

  洗脚店是保住了,但由于店面大、房租贵,每天至少需要8000元的收入才能确保不赔钱。开始经营的一段时间,洗脚店每月都负债经营。

  “我那时很急,但我很快发现良子健身生存的出路在于改变人们对传统洗脚的认识,同时提高自身的技术能力。”

  朱国凡一方面在宣传上下功夫,向公众传达洗脚健身的全新理念;另一方面,不断培训和提高员工技能。当时,良子健身专门成立了4家技师培训学校。

  在公众和社会舆论的质疑目光里,知春里店每月负债的经营状态持续了9个月之久。渐渐风波平息,当人们发现良子健身依然屹立,好奇心战胜了偏见。

  良子健身的正规服务逐渐得到了顾客的认可,良子知春里店的生意也逐渐扭亏为盈。

  “那段日子很难,但我们慢慢熬出来了”。终于,一个健康正当、健身有益的休闲方式被良子展现着、传达着。此时,来到北京已经1年多的朱国凡,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从一夜暴富到背债千万

  “我根本没有当良子是长久的事业。”朱国凡毫不掩饰地说起这一点,“直到2003年,我才静下心来,思考良子的管理和未来。”

  但这并非是让人愉快的回忆。因为,这个让朱国凡当做他事业分界岭的坎儿,是上海第一家良子分店的倒闭和一笔高达1500万元的债务。

  1998年后的良子发展如日中天,到2000年,全国已经有了70多家良子连锁店,最高峰时有700家连锁加盟店。用“一夜暴富”来形容当时良子健身的火爆是最为确切不过的。就这样,一个出身贫寒的穷小子,做起了坐拥全国数百家加盟店的大老板。

  2003年,朱国凡和合伙人一起在上海投资1500多万元开了一间18000平方米的店。盛大开场却悲凉落幕。开业3个月后,由于各种原因,加之非典来袭,上海店以关门告终。

  1500万元的投资,一下子全都成了朱国凡的债务。

  这次惨败,远远超过初到北京所遭遇的困难。朱国凡一下子懵了。沪上的美丽夜色在他眼前变得惨淡不堪。

  “我当时一遍遍地问自己,这1500万元我要自己扛,但是———我怎么扛?”

  在这个时候,他的几个合伙人说,亏盈是大家的事。

  “他们喊我兄弟,叫我不要一个人扛。”朱国凡至今回忆起这段往事,依然满含热泪。

  朱国凡悄悄地做了一个决定。

  他的决定是———徒步回北京。朱国凡没有跟任何人告别。临出发前,他给每个合伙人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们,那1500万元,他朱国凡会一个人扛。“我说,两年后我会全部偿还”。

  带着从未有过的复杂心情,朱国凡徒步上路了。

  “当时虽然已经在生意场中摸爬滚打了十几年,赔赔赚赚的事情经常有,但如果退回到从前,都没法向家里人交代!这是我最害怕的。”

  踏上漫漫路途的朱国凡慢慢发现,出发时的茫然情绪逐渐变得明朗,脚下的路也越来越清晰了。

  上海投资的失败,真正让朱国凡开始静下心来反思良子的发展,而这思考就贯穿在他徒步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徒步走出的新思路

  2003年初夏,国人永远铭记的非典期间,许多人的记忆也许就是白口罩。在那个焦灼的夏天里,有个没戴白口罩的人每天徒步行走。他的目的地是北京,当时的非典重灾区。

  有位记者写过这样的文字:一个30多岁的男子只身从上海出发,开始了他人生当中第一次徒步旅行。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宿,住的是几元、几十元一宿的小旅馆,40天后,他走到了济南。

  这个人是朱国凡。

  在徒步的前一周里,朱国凡每天只是盲目地走,让自己的身体累到极致,然后找个地方倒头便睡。

  “以前我是不去没有五星级酒店的城市,这次是住10块钱的车马大店,花1块钱吃饱,头10天,大脑一片空白。”

  到了第2周,朱国凡开始思考,“我从徒步中找到一种踏实的感觉,做事再也不能凭拍脑门儿了。”他开始反思良子的发展,“我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经历,觉得自己一直在寻找一种过程,但欠缺的是脚踏实地的精神,我的自负造成了上海投资的失败”。

  此时朱国凡到达了德州,他又马上赶到济南,一到当地他当即带领济南几十家店的经理展开了一共3天共108公里的野外生存。经理们背着水和行李跟着他一起徒步行走。

  朱国凡给了每个人3个问题:一、如果良子不存在了你们怎么做?二、假如没有这个行业我们会选择什么?三、怎样在逆境中生存?

  “不用我多说,他们自己就悟出道理来了。”朱国凡高兴地说起当时的情形。

  此后的日子里,朱国凡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跑,到达以后做的第一件事都是带领员工徒步野营。生篝火,住帐篷,吃野炊,大家边走边讨论怎么发展良子和发展自我。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员工们的讨论逐渐形成了一种共识:良子的核心是技术,同时他们也各自明确了自身的发展目标和定位。

  徒步的收获者也包括朱国凡自己。这当中不仅仅是面临困境要坚持的勇气和毅力,“我发现以往的成功有很多运气的成分,做事之前从来没有计划,事情做起来后也没想过发展。”朱国凡说,从那时起,他考虑得更多的不再是挣钱和扩张,而是良子的企业管理和未来发展。

  “良子的经营规模虽然庞大,但作为企业来说,还是个矮子,缺乏整体的统一形象和管理,于是在那时我就决定:5年之内要把全国的700多家店减少到几十家,缩减规模,专注直营店,重塑自己的品牌。”朱国凡的语气坚定而乐观。

  直到现在,良子仍保持着野外徒步活动的传统,比如攀爬箭扣长城,就是每年必须的一次活动内容。

  良子哲学就是良心学

  “良家子女,用良药,凭精良技术,靠优良服务,挣的是良心钱”。

  一进入良子直营店的大堂,便可看到这23个字的办店宗旨,它集中了朱国凡的经营原则、管理理念和服务意识。

  “高素质的员工是确保良子事业健康发展的基石。”朱国凡这么认为。

  在自己的家乡河南,朱国凡建立了两个良子培训基地。经严格筛选出来的员工首先要在这里经过3个月的技术、服务、礼仪、纪律等全方位强化训练,合格者才能持证上岗,从而保证了良子数千名员工整齐如一的高素质。

  朱国凡制定了严格的经理职责、员工守则、服务礼仪细则、卫生细则等管理服务规范,使各级员工有章可循。

  朱国凡亲自拟定了《良子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谱写了《良子之歌》。

  在良子,有一个“渠道工程”,每个员工的薪酬标准遵照这个渠道管理。企业自上而下,有100多个级别的工资。朱国凡的意图很明显,“干多少质量的活儿就拿多少钱。”

  虽然年少的理想就是挣钱,但朱国凡从不吝惜钱,尤其是对自己的员工。他的员工往往是一跟上他就再不离开,“我给他们的报酬远比他们想象的高得多。”在良子,一个高级师傅挣得高出同行很多。

  “对员工好,企业才会好。”这是朱国凡的由衷之言。

  良子的集体活动一向丰富多彩。除了体育比赛和游玩活动,朱国凡还经常亲自带着员工去“MIX”、“唐会”这些高档娱乐场所,按照他的说法,是“要让员工们更加了解他所服务的顾客”。

  在良子,有很多师傅不是一个人来此就业,而是全家老小齐上阵,父母兄弟都在良子的各个环节工作着。许多个员工的小家,组成了良子这个“大家”。

  朱国凡的良子健身在北京现有5家直营店,全国范围内的连锁加盟店总数则已经突破了500家。良子所独创的“良子中草药配方”和多种“良子足部按摩手法”,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顾客。

  让家人幸福是我最大的成就

  “这么多年的创业,我最大的成就是让家人幸福、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

  当年要让母亲过好日子的理想,成就了朱国凡的创业。如今,照顾年迈的妈妈,依然是他的理想。对于他来说,每周陪母亲爬一次香山,要比赚再多钱更让他觉得幸福。

  令朱国凡自豪的是,良子中医按摩健身的一个典型受益者,正是他的母亲。已经古稀之年的老人,身体非常好。她每天骑着自行车去买菜,又从几公里之外的家中把菜送到赛特直营店儿子这里来,每天如此。平时很忙的朱国凡,总是要抽出时间来和母亲聊天。朱国凡说,这是他最幸福的时刻。

  相守已经13年的妻子,当年和朱国凡一起白手起家,如今是他事业、生活的贤内助。虽然身为董事长夫人,但是每次到店里来,妻子都不施粉黛,非常朴素,毫无架子。她对员工向来都是温柔和顺,是大伙儿心中可爱又可敬的老板娘。

  朱国凡有3个孩子,长子已经8岁了,家里因为这3个小家伙而充满了快乐。

  2004年6月,朱国凡参加了“再走丝绸之路自行车远征”活动,123天跨越6个国家,行程15000公里。这次骑行远征,使他成为一个名人,他归来写就的《凡人追疯》一书被媒体“追疯”。但他说,这是写给儿子的。书中记录的风景和感言,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深深的爱———正如同朱国凡年少时母亲给过他的。

  朱国凡有个计划,他打算等儿子20岁的时候,带孩子骑车去旅行,再走一遍“凡人追疯”的旅途。

  离那个日子,还有12年。在朱国凡的人生路上,已经过去的另一个12年里,是一段充满坎坷和荣耀的岁月。到2007年,他的良子健身走过了整整10年。

  “这么多年走来我变了很多,以前我孤傲暴躁,现在我随和谦虚。”说到这里,朱国凡爽朗地笑了。

  到今年5月才过38岁生日的朱国凡无疑是属于年轻人。他的良子,也必然有一个更加光明美丽的未来。

更多专题
平凡足迹走出的不凡人生

从良子健身金碧辉煌的大门进去,沿着古色古香的回廊向下,行至第二层,就来到了这家号称最受欧美人士欢迎的...

坚持才能铸就企业的“春天”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江西分宜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末是一个濒临关闭的老企业,由于采用循环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