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联盟热点>> 正文

阜新蝶变

中国企业报道  2013-01-03 21:07:13 阅读:
核心提示:  深秋的辽西地区已经有了一些寒意,但广袤农村的收获季节如期而至,秋色因此格外怡人,到处是一派金色的丰收景致,空气中都飘散着谷物成熟的清香。

  秋色怡人

  深秋的辽西地区已经有了一些寒意,但广袤农村的收获季节如期而至,秋色因此格外怡人,到处是一派金色的丰收景致,空气中都飘散着谷物成熟的清香。

  10月27日上午,从阜新市区驱车来到阜新县化石戈乡的阜新香香食品公司,总经理杨金城深深地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告示记者:“化石戈乡的小米质量是整个辽西地区最好的。”杨金城在化石戈乡与当地农民合作建有香香食品公司杂粮生产基地,类似这样的杂粮生产基地香香食品公司有6万亩,品种除了小米外,还有红豆、绿豆、高粱、荞麦、燕麦等,分布在阜新县、彰武县、蒙古县等乡镇农村。“北纬42度的辽西地区是国际公认的杂粮生长阳光地带,因为日照长、温差大,杂粮所含的养分高。”杨金城补充说。

  阜新香香食品公司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确定的全国18家大型粮食深加工企业之一,生产小米乳等系列杂粮饮料,年生产能力2万吨。今年上半年,产品质量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认证。“这就获得了进入国际市场的通行证”,杨金城表示,“我们的产品今后要做成世界品牌。”据悉,在香香食品公司的发展战略中,2004年产量和品种都将继续扩大,杂粮生产基地的建设也将增加到20万亩。

  记者了解到,两年前杨金城的身份还只是阜新压力容器管道公司总经理,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国家“863项目”带头人、中国农业科学院的王强博士采用生物技术发明的小米乳在实验室获得成功,便迅速和王强取得联系,随后毅然决定切入到完全陌生的粮食深加工行业,自筹2500万元建成阜新香香食品公司。“上这个项目之前,为了减少投资风险,我们曾经委托北京零点调查公司对北京、上海两个最大城市的杂粮饮料产品做过市场调查,结果显示消费者比较认同‘现代人应该定期补充杂粮’的观点,对杂粮饮料兴趣浓厚。”杨金城说,“这个项目至少能带动2万阜新农民增加收入,政府因此极为重视,阜新农业银行也全力支持我们的杂粮生产基地建设计划,提供贷款用于公司收购生产基地农民手中的杂粮。”

  显然,阜新香香食品公司引人瞩目的快速成长过程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阜新市政府的鼎力支持和推动,实际上,“香香现象”并不是孤立的,而是最近一两年阜新新崛起的一大批农业生产企业的一个缩影。

  阜新原来是一座有着辉煌历史的煤炭城市。“一五”期间,国家156个重点项目有4个安排在阜新,它是我国最早建立的能源基地之一。建国以来阜新每年的年产量均达到1200万吨,一个形象的比喻是,用载重60吨的卡车装载起阜新出产的原煤,排起队来可以绕地球4圈半。但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为共和国奉献过青春和热血的阜新煤矿渐渐老去,14队矿井因资源枯竭而陆续关闭。煤城在发出几声黑色叹息后,终于痛苦地衰落。1995年阜新市第八届党代会确定“九五”末GDP要达到165亿元,但到2000年底只有64.7亿元,严重落后于同期全国8%的平均增长速度。与此同时,20万矿工中近半数下岗,全市共有15.6万下岗工人,19.98万居民处于每月156元的最低生活保障线以下,比例占市区人口的25.4%。

  不过,现在的阜新正在张开沉重的翅膀重新起飞,长期置身于矿井中的人们开始找回记忆中的阳光。只是这一次起飞的翅膀不再是黑色的煤炭,而换成了绿色的农牧业。中共阜新市委书记王琼在2003年9月举行的市委九届五次全体会议上说:“通过对35个大项目的观摩推动,展示了经济转型的成就。”这些大项目绝大多数是农业产业化项目,如今的阜新依稀显现出农业产业化重镇之气象,这一巨变始自2001年8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对辽宁的视察。

  破解世界性难题

  2001年8月16日到22日,李岚清在辽宁考察期间,辽宁省省委书记闻世震、省长薄熙来汇报了阜新经济羸弱、举步维艰的状况,引起了这位时任副总理的高度重视,他对此明确表示:“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的转型,是我们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遇到的新问题,也不只是出现在阜新,全国400多个资源枯竭型城市中有20%与阜新的情况类似。因此,阜新的问题在我国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

  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是个世界性难题,英国、德国、法国等欧洲资源型城市的转型进行了几十年,目前仍在不断探索中。即使国际上有一些成功的经验,也不一定完全适合中国的国情。然而这又是无法回避且必须跨越的一道屏障。在这次深入视察之后,李岚清坚定地表示,要把(阜新)这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变成经济发达的城市,在世界上创造一个奇迹。

  他明确提出,解决问题的思路既要符合市场经济的原则,又要符合我们所处知识经济时代的要求。“不要想这事很简单,国家给我们上两个大项目,问题就解决了。上大项目,第一需要钱,第二需要时间,第三项目上得不对的话,还是个大包袱,这方面我们有过许多教训。我们要研究在知识经济时代,怎么把知识变成现实财富、科技怎样产业化等等,使我们又快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给全国其它省市提供一个范例。”为此,他要求把阜新作为一个麻雀来认真解剖,对阜新经济转型问题进行调查研究,从中探索经济转型的途径和经验。

  与此同时,李岚清关注阜新经济转型的消息传到阜新,给陷入困境中苦苦寻找突围的阜新人以极大鼓舞。在认真学习和领会李岚清对阜新经济转型讲话后的8月31日,阜新市委书记王琼和市长姚建平提笔给李岚清写了一封信,表达了阜新人民对国务院领导关心的感谢和艰苦创业的决心,表示要“举全市之力完成经济转型的重任,给世界带来一份惊喜”。

  3天后,阜新接到来自北京的指示,李岚清要在中南海听取阜新的工作报告。9月11日下午,李岚清率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召开第一次研究阜新经济转型专题办公会。在会上,李岚清果断地说,“阜新经济转型、安置就业的时间不能太长,不能等了,现在有些东西该干的就得先干,起步是很重要的,不能总是议而不决。”他说:“我每年要听你们一次汇报,3年以后要有个较大变化。”会议决定由国家计委牵头,成立工作小组,一个半月内要拿出方案来。

  9月26日,以原国家计委副主任姜伟新为组长、由国家14个部门领导组成的国务院调研组到阜新进行实地调研,帮助阜新出思路、定政策、作规划。阜新市委秘书长张鹏说:“国务院调研组和有关部委在阜新调研期间为阜新转型提出的67条建议,已成为我市转型的原则依据。”

  方案出来后,12月14日,时任副总理的李岚清和吴邦国在中南海第三会议室召开第二次国务院专题办公会议,与16个部委领导共同研究落实阜新经济转型方案。在这次会议上,阜新提出成为国家转型试点城市的要求,得到了李岚清的认可,于是在一份文件中阜新被确定为全国惟一的资源型城市转型试点市。李岚清叮嘱前来参加会议的阜新市领导回去以后要抓好落实,“国务院对一个地级市的问题,把这么多的部长都调来帮助你们,这是以前没有过的。”

  2002年2月28日中午,李岚清乘专机直飞阜新,专程视察阜新的经济转型工作。阜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惠立忠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敬重之情溢于言表:“他乘坐的飞机到了阜新以后在上空不停地盘旋,不急于降落,把我们这边在机场上迎接等待的省、市领导吓坏了,以为飞机出了故障。李岚清下了飞机对我们解释说,‘我告诉机长,先不要降落,在你们市区上空转一圈儿,因为从上面看最清楚。’在飞机上他特别留意地看了阜新的概状、地貌。”

  2003年“两会”之前在即将卸任副总理一职前夕,李岚清第三次在中南海听取阜新转型进展汇报以及研究对策。李岚清告诉前来汇报工作的阜新市领导,他已经把有关阜新经济转型的材料转批给了温家宝。惠立忠说,温家宝在材料上落下新的批示:“请岚清同志放心,我将把阜新经济转型继续抓下去。”

  而在此前2003年的除夕之夜,即将担任新一届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远离北京和家人,来到阜新煤矿720米井下与矿工一起吃饺子,充分展现出新一届国务院领导和他本人对阜新以及对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的重视。

  农业产业化蛋糕诱人

  但是转型向哪个方向转?煤炭产业衰竭后,选择的接续产业又是什么?

  在上级的一份文件中将阜新经济转型的方向确定为发展现代农业,走农业产业化道路。文件强调:“要充分发挥阜新地区宜农优势,以农业和服务业为重点,兼顾第二产业。”据了解,阜新在历史上就是个宜农地区,发现煤矿以后才逐渐成为一座煤城。这里人少地多、土地资源丰富,人均达到6亩地,温带大陆性气候和充足的光照条件适宜种植五谷杂粮、花卉和蔬菜等绿色植物和发展畜牧业。

  早在2001年8月来辽宁考察途中第一次听取阜新煤炭资源枯竭的汇报时,李岚清便提出“阜新的未来要由第二产业向第一产业、第三产业转移。阜新离沈阳、锦州都很近,交通方便,搞反季节的花卉、蔬菜、水果市场潜力很大。要放开思路,发展高附加值的现代农业,力争实现农业现代化。”

  发展农业的关键是依靠科技支撑。国家为了支持阜新向农业产业化转型,批准在阜新建设一个辽宁省惟一的国家级农业科技园。阜新市政府副秘书长、市计委主任刘文启说,“阜新经济转型需要科技园区作为核心区域,吸收和消化核心技术,培养自己的研发能力,然后形成辐射效应,相当于起到‘孵化器’的作用。”该园区分为科技服务区、园艺示范区、高效养殖示范区、旱作与节水示范区、农产品加工示范区和林果旅游观光区六大功能区。据刘文启介绍,一部分高科技企业已经进驻园区,如宏丰大地、长城生物、沈阳药业等,还有六七家科研机构也陆续在园区落户。

  不过,尽管农业产业化前景诱人,但在阜新开始实施转型方案的初期,遭遇到煤矿工人的“恋煤情结”。“我们已经习惯了地下的生活”,一个老矿工的这句话很有代表性。实际上,矿工们技术单一,除了挖煤,没有其它就业能力,而且大多习惯了在井下单一的劳动,不适应作为一个个体直接参与市场激烈竞争的复杂环境。因此破除煤矿工人根深蒂固的“恋煤情结”,使煤矿工人转变就业观念,从某种意义上讲成为阜新经济转型的第一仗。

  阜新市细河区碱巴拉荒村在党支部书记黄玉奎的带领下,兴建了100多栋大棚,安置1500人就业。当李岚清看到不少下岗矿工转变观念来这里承包大棚种植蔬菜花卉时十分高兴。他嘱咐随行的阜新市领导,“给黄玉奎一点支持,让他到矿区发展,建它百八十个大棚,给大家看看是干大棚赚钱还是守着金饭碗好”。

  不仅是在观念上的宣传教育,另一方面,阜新市政府对下岗职工从事农业产业化相应出台了一系列配套的优惠政策,促进转型尽早实现。“在投资一个大棚的总成本30000元中,政府给予补贴5000元,政府的这部分投资不收利息,也不参与分红,但不允许将这部分国有资产转让或者出售;同样,在投资一个猪舍或羊舍的总成本40000元中,政府也给予补贴10000元。”刘文启说,“阜新所有转型到农村从事农业的工人搞的都是设施农业、现代农业,城市工人的文化水平相对较高,他们不可能再回到传统‘望天收’的农业生产方式中去。”

  随风潜入夜

  阜新的知名度、吸引力和人气大幅提升,前来考察、洽谈投资项目的客商络绎不绝,地处偏僻的辽西这片热土像一块神奇的磁铁吸引住了国内外投资者。

  2003年10月18日,被称为阜新经济转型“1号工程”的阜新大江有限公司全线投产,实现了饮料生产、良种繁育、畜禽饲养、食品加工、内外销售“一条龙”的连贯作业。阜新大江有限公司由上海大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阜新市第三粮库和阜新惠民房地产公司共同投资创建。上海大江集团为什么选中阜新而没有在其它地方投资?据惠立忠介绍,第一,与其它地区相比,阜新气候干燥,有“十年九旱”一说,适合于养猪、养鸡、养鸭等养殖业,上海大江集团从上海带来的种雏成活率达到96.7%;第二,上海大江集团有一部分肉鸡出口到日本、韩国、欧盟,从阜新经过高速公路到锦州港的时间只要40分钟,在地理位置上阜新优势明显;第三,鸡饲料主要由玉米组成,而阜新是全国重点玉米产区,粮食就地经过加工就能转化为饲料,由此大大降低了饲养成本。

  按照规划,阜新大江有限公司主要由一个年屠宰1500万羽肉鸡食品厂、一个年生产能力20万吨饲料厂、四个常年存栏5万套鸡场和一个年孵化苗鸡2000万羽孵化厂组成。

  李莹的长江养鸡场(下岗职工养鸡基地)是其中规模较大的一个,可养10万只鸡,据他说34家配套的养鸡场中只有6家的规模达到10万只。李莹原是新邱露天煤矿团委书记,煤矿宣告破产后,他在2001年12月24日西方人欢度平安夜的那一天,带上14个兄弟凑齐的下岗安置费20万元,到碱巴拉荒村承包日光温室,栽培和销售食用菌,先后帮助165名矿工实现了再就业。据说,李莹栽培的蘑菇在今年春季SARS病毒流行期间,出口销售大受影响,这或许是他后来跟媒体讲起“我反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下岗工人承受力很弱,如何寻找到新的创业形式,减轻市场经济大风大浪冲击”的原因。今年3月份,李莹听说上海大江集团计划在阜新建设一批肉鸡养殖场时说,“我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搭乘上上海大江集团这条大船,下岗工人抗风险能力就会大大增强。现在来看我当时抓住了机会。”

  鸡场投资的360万元中政府为他提供了260万元贷款,李莹和40名下岗职工以及另外几个个体户共同筹集100万元,“我现在是投资者”,他颇有些自豪。至于鸡场的盈利前景,李莹跟记者算了一笔账,“小鸡从进我们鸡场再出去到屠宰场的生长周期是45天,一年可养5茬鸡,一只鸡的纯利润能赚1块钱,10万只鸡一年的纯利润最低是50万元。”

  在阜新大江有限公司食用鸡的产业链中,仅仅李莹一个鸡场就提供了40个就业岗位。预计全线投产后,可以提供4000个就业岗位,同时还为周边10个乡镇近万户农民增加了效益,年实现利税将达到2000万元。

  不惟上海大江集团如此,其它的农业龙头企业来阜新投资又何尝不是如此。

  河南双汇集团与阜新共同投资8000万元,建设现代化的年屠宰100万头生猪生产线,这个项目可以提供1000个就业岗位,下岗职工将不再为生猪销路发愁和分心;阜新比牛乳业投资6000万元,新建乳品生产线,可以为下岗职工提供2000个就业岗位,同时带动阜新奶牛养殖业的发展;澳门欧亚国际有限公司现正在阜新县王府镇建设东北最大的食用菌研发中心。这个研发中心不仅包括7000吨食用菌栽培加工生产线和万吨浓缩果、菜汁生产线,还将带动起2000个食用菌大棚的生产,等等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有关资料表明,到目前阜新市共引进和培育龙头企业60多个,有力地推进了绿色农产品深加工的构建和农业产业化的发展。

  在经济转型的拉动下,阜新经济运行结束了多年低速徘徊的局面,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去年全市GDP增幅达到20%以上增幅一跃而升为全省第一,转型旗开得胜。眼下,阜新市确立了新的任务和目标:到今年底,要实现GDP100亿元,人均5200元;到2010年,实现GDP300亿元,人均15000元;2003年到2005年GDP增长速度保持在20%以上;到2005年要实现就业和再就业10万人。

  在经历了破产、下岗、苦闷、等待、寻找、从头学起等一系列阵痛后,一座资源型城市由衰竭到重生的美好画卷正徐徐展开。阜新市委秘书长张鹏说:“现在农产品市场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市场开拓,一个是品牌推广。”这不禁令记者想起中央领导在第二次国务院召开的阜新经济转型专题办公会议上的先见之明:“要解决重生产轻流通的观念,在市场经济模式里,流通比生产在某种意义上更重要。要重视开发市场和流通的重要性,有活力的流通才能带动生产,小规模的、小打小闹的区域性流通只能带动小的农业生产,现代化的流通、大规模的流通才能带动大规模的生产,要把这个问题看清楚。”现在看来,在阜新农业产业化初具雏形后,这个问题开始困扰阜新。因为在市场经济环境里,流通更主要的是受制于市场需求,而不是来自于生产一端。

  从阜新到锦州新建了一条高速公路,上面行驶的车辆稀稀落落,大多数司机宁愿走原来的普通公路。这表明阜新的货流量仍然不大。再过两年,曾经是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阜新海州矿也要关闭,又将有数万人失业。城市经济转型还将经受大的阵痛,复兴的曙光已现,路途仍然艰难。

  但别无选择,只有迎难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