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台企台商>> 正文

郭年柱 ——契约精神是投资保障

中国企业报道 作者:张艳蕊  2012-10-09 11:04:13 阅读:
核心提示:契约精神是文明社会的主流精神,其本质是一种契约自由的理念,所谓契约精神是指存在于商品经济社会,而由此派生的契约关系与内在的原则,是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任何一个地区,如果没有契约精神,那就不会有好的投资环境。政府如此,企业亦如此。

  契约精神是文明社会的主流精神,其本质是一种契约自由的理念,所谓契约精神是指存在于商品经济社会,而由此派生的契约关系与内在的原则,是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任何一个地区,如果没有契约精神,那就不会有好的投资环境。政府如此,企业亦如此。

  《中国企业报》: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投资呼伦贝尔鄂温克族自治旗的这个项目?

  郭年柱:首先,是因为有深圳贤泽投资有限公司作为中介机构。我从中国台湾来东莞已经十几年了,从我的了解,这家公司在业界的口碑一直很好,所以我信任的是中介机构。

  其次,有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色音图旗长亲自接待了我,他对我说:无论来自任何地方的人,只要是在鄂温克旗的投资,一定是以“公平、正义”的原则处理对待。

  第三,最主要的这真的是一个好项目,尤其是我多次考察、调研后,我觉得可以做成一个整体性、前瞻性的项目。我是做建筑设计出身,我希望能在这里产生一个作品,而不是产品。

  第四,目前台商也亟须产业转型,我也是觉得通过我自身做好一个项目可以吸引和说服大批需要转型升级的台湾企业前来投资落户,提升当地经济,同时发展对俄罗斯、蒙古国方面的贸易。

  《中国企业报》:项目开始实施后,你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郭年柱:当时我发现最大的问题是缺钱和缺人。我当时想,除了我,谁会到内蒙古这么偏远的地方来?这么大的项目,钱谁投?无论我怎么鼓动,我的朋友也都不愿意来。

  《中国企业报》:你说“钱谁投”,你不就是投资商吗?

  郭年柱:是啊。我发现当地政府和企业没太理解房地产投资中自有资金比例的问题,按照2009年《国务院关于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试行资本金制度的通知》的规定,保障性住房和普通商品住房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0%,其他房地产开发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为30%。一个项目只要有基本资金作为启动资金,其余靠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来运行,这是正常的啊。

  《中国企业报》:你是怎么解决资金和人才这两个问题的?

  郭年柱:当时我想,除了我愿意去,没有人愿意去干那么苦的活儿。而要吸引人才,就要提供足够的创新空间,通过创新产生利润。

  这个1732项目原始规划既没有创新空间,也没有利润空间,可以说既不能和谐发展,也不能可持续发展,所以,我就通过合作协议与政府协商,重新做了项目规划和定位。

  内蒙古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冬季寒冷漫长,经常有暴风雪,夏季短而温暖,年平均气温在-1°C到15°C之间。所以我是做了大量调研,最后设计出了一个冬夏常青的步行街方案。我设计的采光、取暖功能的玻璃顶,是采用哈达的造型,很美。按照蒙古人的习俗,我们在路口设计了敖包,在街口设计了“撮罗子”(一种当地少数民族居住的简易房子)。建成后,这将是一个集文化、旅游、观光、休闲、办公、住宅为一体的商业综合体。

  《中国企业报》:针对目前的局面你有什么打算?

  郭年柱:直到土地储备中心主任史军告诉我“项目没有了”,我都不敢相信。2012年春节前我们还在向当地政府主要领导询问项目的情况,可没有人告诉我项目实施对象要变更啊。再说,政府确定的项目,土地储备中心有什么权力撤销?我当时就被我带来的台商朋友质疑说:“老郭,这样的项目,这样的投资环境,你怎么还引我们来?”

  政府这样没有诚信的做法,对我们台商来说,是非常意外的事。我是以一种平常心态来内蒙古自治区考察投资的,我也是觉得通过我自身做好一个项目,可以吸引和说服大批需要转型升级的台湾企业前来投资落户,提升当地经济,同时发展对俄罗斯、蒙古国方面的贸易。我还雄心勃勃地和台商朋友说,这个项目完成后,我要在满洲里建一个台商经贸城,台商都到这里投资吧。现在看,我再也不敢了。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是,现在我的大哥还在呼伦贝尔,这次他正是听了我的“忽悠”才去投资的。

  我不明白,向我们公司发出终止土地收购合同和项目主体公司资格符合政府层级程序吗?这个部门能代表一级政府吗?为什么明知政府未变更项目主体,却收取他人的5000万元项目保证金?

  还有,前两个项目主体各自实施项目均近一年多无实质进展,既无人要缴纳什么保证金、土地收储资金,也无人考察落实其是否有开发建设能力,而一味地给予优惠政策,包括签订一些工程项目支持。而我千方百计打造这个项目,却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屡次遭到要钱、制造障碍、单方面终止合同等问题。其中的缘由到底是什么?

  此事已经引起当地各级台办的关注,我也将继续向内蒙古自治区及中央相关领导反映,不是为了必须要做这个项目,而是觉得打着招商引资的名义,却做着害商、伤商的事情,国家的资源被某些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实在难以理解。更主要的是,为什么政府敢拿着国家的土地转来卖去,谁有好处就给谁?谁还敢到这样的地方投资呢?

  《中国企业报》:你认为哪些因素会影响一个地区的投资环境?

  郭年柱: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有必要提一下契约精神。契约精神是文明社会的主流精神,其本质是一种契约自由的理念,所谓契约精神是指存在于商品经济社会,而由此派生的契约关系与内在的原则,是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

  孔子也曾说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任何一个地区,如果没有契约精神,那就不会有好的投资环境。政府如此,企业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