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正文

郭台铭谈鸿海竞争力

核心提示:


为了安抚鸿海股价惨跌中严重受挫的34万小股民,郭台铭在股东会上下大笔墨渲染鸿海的竞争力以及未来的发展,给股民们吃定心丸。鸿海真的如郭台铭所说的,还有黄金10年吗?

向小股东诚恳致歉以后,郭台铭在会上花费最长时间细心向股民们解释鸿海的竞争力和未来五到十年的成长动能,让股民们对鸿海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谈集团优势

跨足电子四大板块

郭台铭向股民们信心喊话,行业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鸿海尽管在海外设厂,但还有很多还不到边际规模;厂盖好后,鸿海还会有很多新产品、新设计上市。购并普立尔就是很好的例子,并购后鸿海就有很好的光学设计能力,而不是纯粹代工,这样鸿海的毛利必然会回来。

他认为鸿海现在正处于过度时期。面对金融海啸,去年集团裁员率只有3%5%,也没有无薪放假,而且在台湾、美国和日本,反而还增加研发人员,还增加了投资研发费用。他们为世界前三大品牌IBMHP和戴尔做代工,还在软体、环保和安全网路监控等很多方面有投资。郭台铭解释说,这些在财务报表上看不到,因为把它当作费用,而不是当成资产提列。

就全世界的科技产业来说,台湾是最有竞争力的。整个电子分为五大块:系统单晶片(SOC)、软体、硬体机械解决方案、关键零组件和供应链管理。除了系统单晶片,其中有四块领域,鸿海都已经进去。现在全世界的半导体,像英特尔、高通都往台湾来,加上联发科、台积电,台湾IC产业和下游组装制造紧密地配合。尤其是鸿海,我们是从机械业出身,转到电子业,是机械、电子到光学整合为一的公司。

看看日本,今年电子业大概都赔钱,可是几个比较坚强的电子公司,像是佳能、日立或SONY,本身机械和光学都非常强。所以将来电子业不能只靠电子本身,还要有机械基础;有机械基础的电子公司,遇到逆境,赔的比较少,或不赔钱,顺境时赚到的比别人多,鸿海也在走这条路。尽管鸿海第一季也赚钱,但现在,像鸿海这样,有机光电的整合,又有能力进入到软体,还能在电子业五大板块中四个方面领先,这种公司并不多。

郭台铭认识到,现在代工业不再只是代工,而是进入到“join design and development”。而鸿海的优势是能提供从设计、制造、零组件开发到全球配送维修的一条龙服务。市场行销和产品推出的速度,变动非常快,如果设计研发不能和制造结合,速度一定慢。所以不能全靠自己的工程师,趋势是制造往设计走,品牌开始把设计往外丢。

既有的电子优势加上原本的机械基础,可见鸿海的竞争力十足。从中,我们也能对郭台铭的雄心可见一斑。

谈产业转型

从“制造的鸿海”转型“科技的鸿海”

在鸿海股东会中,郭台铭特别提到,未来鸿海积极补强本身在研发实力上的不足,希望让“制造的鸿海”成功转型为“科技的鸿海”。

其实,郭台铭想让鸿海转型的企图,从鸿海的合并报表中,研发费用大增,可以清楚看出。06年至08年,鸿海的研发经费快速扩增,去年的研发经费236亿元,已经超过一向遥遥领先的台积电。

他认为,在不景气的时候,更应该投资新技术研发。目前鸿海的专利已经累计到1万多项,这些专利布局多半在机光电的光学技术,以及新时代的纳米技术。布下专利网后,郭台铭强调,“将来有很多收入,都是来自专利授权。”

而向来以垂直见长的鸿海,现在要把这项优势发挥得更加彻底。往前端走,鸿海将参与产品设计,更早就进入客户的供应链;往后端,鸿海将切入环保废弃物回收,拿报废的电子产品,将有用的原物料,如镀在PCB板上的贵金属,重新回收再利用,不仅做到为更多客户服务,也为鸿海争取更多营收来源。

郭台铭另一个比较关心的问题是,鸿海师法IBM进一步转型鸿海。鸿海的主要业务,全都是硬体制造,跟早期的IBM一样,但如今IBM已成功转型至软体与服务业,硬体只占公司少部分营收,但软体事业毛利率高达85%,贡献全部盈余的四成。郭台铭对IBM的这种转型模式很感兴趣。但郭台铭也知道,IBM这支大象能跳舞,也是经历了长达十余年的艰苦转型才真正成功实现软体及服务业转型的目标。相较于IBM,鸿海的体态也绝不轻盈,但鸿海的转型之路,最近一、两年才启动,想看到绩效,恐怕还要好几年。

谈大陆事业体

台湾有技术,大陆有市场

在部分股东质疑鸿海的营收获利能力可能不如过往,郭台铭直言现在反而是电子业的大好机会,“这是台湾唯一有世界竞争力的产业。”然而这必须建构在与大陆的合作发展上,台湾有人才技术,中国有内需市场,如果双方能好好合作,是双赢;但若无法把握,则是双输!
  股东会上,郭台铭强调,台湾虽小,在IT3C产业,将来的汽车零件产业,电力系统智能化,加上将来环保、节能,完全都要用电子控制。在这方面来讲,台湾都有很好的基础与技术实力,他对台湾电子业充满信心。因为美国是市场和营销,没有制造研发,台湾IT、通讯产业,却刚好可以趁现在重新洗牌的机会起来。我们可以预测,鸿海未来将不再只是外销,而是慢慢转攻大陆内需,以抓住全球目前最具成长性的市场。

现在大陆也重视电子业,发展电子业是十大产业振兴计划案之一,鸿海拓展大陆市场的大好时机已经来了。投资大陆电子机械工业,不可或缺的就是足够的资本和必要的人才。大陆有内需市场,但是要靠自己研发,时间太慢,加上电子更新速度很快,而台湾刚好能够供应技术人才,如DRAM(动态随机存取内存)、TFT(薄膜晶体管)和NB(笔记型计算机),加起来可以实现大陆和台湾双赢。
并且,最近鸿海把主要研发技术都放台湾,没移到海外,甚至连科技制造都在台湾开始。

另外,过去鸿海搞外销,现在产业应该也要做到大陆内销。鸿海在山西、山东、烟台,武汉等很多地方制造生产除外销外,也慢慢给当地销售。这样在当地有制造能力,还有更多时间管理内销。鸿海选择搬厂也是这个目的。

比较典型的实例是,今年3月,鸿海和德国最大零售通路商麦德隆集团签署合作备忘录,连手进军大陆3C零售通路。鸿海过去也曾透过旗下的广宇,投资中国3C通路赛博数位。这一次直接跨足通路业,鸿海可以直接透过终端销售,抓紧产品趋势,更贴近市场。

谈人才管理

“永营计划”是鸿海兴旺的动力之源

郭台铭很清楚,鸿海要跨足新事业,寻求新的成长,人才是最重要的关键。在股东会上,郭台铭不只一次表示,鸿海最重要的资产,除了大量的科技研发成果,就是“人才”,因为鸿海的事业版图横跨全球,也造就鸿海高阶经理人很早就有国际化的理念。鸿海的全球运筹,已经是高阶主管最好的练兵场,但郭台铭看的更长远。在去年6月,鸿海启动了“永营计划”,由鸿海基金会和台大合作,成立“鸿海大学”。

借调多位台大的教授到鸿海为高阶经理人授课,甚至把鸿海的实务经验编成教材。全案由台大国企系教授、EMBA执行长李吉仁主导;现在,李吉仁已经成为永营计划的执行长和鸿海新任人资长,统领60万大军的人才培养计划。

谈未来成长

鸿海位于“云深不知处”

股东会最后,郭台铭在媒体追问下泄露对景气的看法。他指着墙上投影的对联谈到,现在景气是已经从过去的“拨云觅日”变成“见日”。看到太阳了(景气已回升),但不知道云何时还会飘过来!
  之前,郭台铭喊出“公司每年要(营收)成长三成”的口号。郭董深知,口号已经收不回去了,去年只有22%。他说,超过一兆的公司一年要增加3000亿营业额,就好比一个母亲每年就要生一个25岁的孩子一样,是很大的挑战。尽管如此,鸿海今年内部定目标,仍然是每一事业群对公司高要求,把目标定为成长三成,因为郭台铭知道,如果只定一成五,永远达不到。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郭董必须为往后的十年,甚至是三十年的鸿海长远发展定调。过去二十年来,鸿海最成功的是把自己定位在代工,并且把代工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很多同业对鸿海成本控制之准,都感到不可思议。专攻代工业务,让鸿海建立了庞大的代工帝国,不过这个模式用了二十几年,如今面临愈来愈多的挑战。

其实,鸿海的发展还受到重重牵制。像是大陆在08年开始实施《劳动合同法》,用政策的力量拉高员工薪资水平,富士康即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其次是鸿海的中心思维是“cost down”,任何一样产品最后的命运都是杀价,这种代工机制很容易被仿效,像是深圳的比亚迪就让鸿海伤透脑筋。可见,未来鸿海的发展也可谓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