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正文

武克钢:应明确履行社会责任的主体

核心提示:

云南红酒业集团董事长武克钢

现在一说到企业家责任就说我的企业要捐钱,要为社会做贡献。我突然想到一个故事,大街上一对流氓抢东西,结果警察不管事儿,周围的人你们怎么不抓小偷,你们得尽社会责任抓起来。这个社会责任到底是谁的?到底应该谴责不去抓小偷的路人,还是应该谴责拿了我们税收不去抓小偷的警察。我觉得咱们最大的社会责任,第一是把给警察的钱管紧了。教育问题、贫困问题,过去说国家穷我们也理解了,现在三公,公车、公款、公粮把我们随手耗掉了1/3。这是咱们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吗?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我觉得这话说的有道理,我们企业家到底要建立不黑的社会,还是帮着打黑社会,这个我有点不明白。


第二个是信仰,我这么多年也干了很多企业家不该干的事儿,我那个地方叫弥勒县。我那修了一个大佛,比香港大屿山的佛还大,耳朵眼里能站两个人,我那个佛19.99米,香港那个佛是19.97米。有关佛的书我读了一读。然后又修了一座教堂,是新中国之后云南最大的教堂。我又把有关宗教的书读了一遍,我最近在读老子、庄子、易经,我又去读道观。你说我们这些企业家到底有没有信仰?其实我很彷徨,年龄越来越大,又回到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买了75%的保险,那万一有灵魂,我特别怕有灵魂,但是万一有我买了75%的保险。所以这个东西也谈不太清楚。我觉得今天中国的企业家,是中国向上力量里,我们的责任不是说捐钱,当然这是好事儿。我觉得今天我们真正对社会的责任,这个事情如果不放在前面,将来哪天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