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联盟热点>> 企业新闻发布汇>> 正文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洪流:找到比“诗和远方”更有趣的事

企业报道  2019-08-09 11:07:11 阅读:

  汉语中,“洪流”代表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和前进中的巨大事物,而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的洪流教授,也正如大自然中这奔涌不息的洪流一样,随时代大势乘风而起,又回应社会发展的要求不断自我超越,始终在学术与教育的征途上破浪前行。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洪流

  最重要的是找到“乐趣”

  芜湖一中是安徽省的老牌重点中学,如果从1765年的前身中江书院算起,它已经有250多年的历史了。那一年,芜湖一中总共有9名学生考上清华大学。在洪流的班级里,有3名学生跻身安徽省高考成绩前十位。洪流为母校感到自豪,但提到自己时却非常谦虚:“我的高考成绩不算好,在全校也就位居30多名。”

  洪流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时,中国正在经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二个困难时期,经济下滑严重、大量员工下岗,但冰面下仍然有活力和热潮涌动,等待爆发时机的到来。面对严峻的形势,该何去何从?很多清华学子选择了去美国继续深造,除了学习和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之外,他们也怀揣极其朴素的想法:“读一个硕士学位,找一份像样的工作,两年以后再读一个MBA,未来应该挺有前途的。”洪流没有多想,很快就决定前往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如果没有遇到好的导师,现在的洪流也许会是某家企业的高管,而不是一名教授、学者。“我的硕士导师对做研究非常感兴趣。”这种兴趣在每天的互动交流和耳濡目染中也传递给了洪流。硕士一年级,他就获得了参加学术联会的资格,在众多学术大拿面前青涩地演示他的一些研究。渐渐地,他发现做研究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按照导师的说法,他很有做研究的天赋。

  但学术的道路并不适合所有人走。由于经济条件所限,洪流在辛辛那提大学的校园生活也伴随着奖学金的激烈竞争:他必须用超乎寻常的努力才能打败其他申请人。

  在苦读的时光里,他帮老师给医院做项目,也和老师一起做一些非常理论的研究工作。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理论研究通常和“枯燥沉闷”联系在一起,但洪流却觉得理论研究“挺有趣”。这或许也是他一路走来斩获多项学术荣誉的重要原因——毕竟对于随机仿真、随机优化、金融工程、金融风险管理这些领域来说,没有兴趣的支撑或许很难坚持下来。

  “学术乐趣和普通乐趣不一样。普通乐趣是高晓松说的诗和远方,学术乐趣比这还要高一个境界。不做研究,你永远不能体会到这种乐趣。”从找到乐趣的这一天起,学术的大门在洪流面前打开了。

  硕士毕业后,洪流没有停止追求学术的脚步,转而进入美国西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美国西北大学是一所世界顶尖的私立研究型大学,对学生的录取是出了名的严格,中国留学生的录取率更是不到1%。

  读博期间,洪流在做研究之余还开始给本科生上课,这是美国西北大学给予优秀博士生的特殊待遇。他给本科生上了一学期的课,积累了很多教学经验,同时发现“上课也挺有趣的”。就是这种有趣,让洪流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的校园里。教书育人,渐渐成为他十分享受、非常渴望的事。

  2018年,洪流加入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开始了他的学术新征程。事实上,早在2011年他就和复旦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年他作为访问教授给复旦学子上过半年的课。如今以正式教师的身份再度过来,洪流踌躇满志。“国内的商科教育目前正处在上升期,作为学者,我希望能够研究一些比较有趣、自己也比较感兴趣的东西。这样的机遇和平台可以在复旦找到。”

  学点“没用”的东西

  洪流从小就喜欢读新华字典,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爱好。字典有什么好读的?但他偏偏读得津津有味、乐趣无穷。这个字的发音和他想象中不一样;这个词原来还有这么古怪的用法;那个词的意思从过去到现在变化了许多……很多人会问,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

  有用没用,这是现代很多父母和孩子在学习前都会问的一个问题。洪流认为这太过功利了,有时候现在“没用”的东西不代表将来也“没用”。“他们总会想我学这个东西有什么用,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一个东西你不会,它对你永远没有用。”

  这并非“站着说话不腰疼”,洪流的自身经历就是最好的注脚。他从小就在一个非常宽松的环境中长大,几乎事事都能“任性而为”。他的读书面很广,写的书法也获得过很多全国性的大奖。“也许我高中一二年级的时候没有好好学习,但不代表我没有好好做其他事情。”这些在很多人眼中“没用”的知识成就了洪流的综合实力,也是他之所以能考上清华并在大学一年级时获得“北京市优秀学生”称号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攻读硕士期间,洪流上了30多门课。他没去想有用没用,只是觉得这些课程都很有趣。如今,大家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人工智能,但洪流在2000年就上过神经网络的课程,这几乎不可想象。谁能预料到近20年前学习到的知识直到现在才会派上用场呢?

  “就学习而言,如果你只问有没有用,其实是非常短视的行为。”洪流举了一个十分有名的例子: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乔布斯说,我们的生活在不断向前,但你不可能将未来的片断串连起来,只能在回顾的时候将点点滴滴串连起来。“串连的前提是:你学过、你有。就我的经验来看,以前学的东西后来都能派上用场。真正的优势,就是你会而别人不会的东西。”如今,洪流的女儿也很爱读字典,这让他感觉很开心,颇具一种“后继有人”的自豪感。

  精英教育都是“强迫”出来的

  提起国内的教育,父母和孩子的反应都是一个字:累。每一天都是披星戴月,还有做不完的作业、补不完的课……于是很多人开始羡慕国外的教育,那里的孩子似乎更加自由、更有活力,但真是这样吗?

  “我们对西方的教育有很深的误解。任何的精英教育都是强迫出来的。不花时间、不花精力,不可能学得好。”洪流谈起了自己的女儿:她在美国最好的高中读书,学校的要求严格而全面——每天必须进行两个小时的体育活动;每天必须保持一定的阅读量。“她的阅读量和国内的孩子完全不一样,最多的时候基本上是一天一本书,一年就是两三百本书,阅读量非常大。”

  但比起国内教育体系,西方的教育在艺术、美术、体育等方面会更加平衡和综合全面。孩子们拥有更多的时间发展和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其实也一样辛苦。”

  此外,洪流认为在老师对待学生的态度上,国内外也存在明显的差异。“在国外,任何一名本科生在老师的眼里都是一个成年人,但在国内,哪怕是研究生,在老师眼里也还被认为是一个孩子。”结果就是学校和老师承担了非常多的责任,而社会也习惯性地将这些责任加诸于学校和老师的头上。“作为研究生,你应该自己做研究,老师只能是从旁边帮助你,不能代替你。”他中肯地指出。

  讲好中国故事

  这些年,科研与现实脱节的问题一直深受国内社会的诟病。而作为《Operations Research》仿真领域主编,《Management Science》和《ACM Transactions on Modeling and Computer Simulation》的副主编,洪流对这一问题却有自己独特的看法。

  “学术研究本身就不是帮助企业解决现实问题的。”洪流解释说。就西方而言,学术研究的传承始于柏拉图,他的哲学思想就是从抽象方法中找出共性的内容。高校研究在很大层面上都是抽象出来的共性内容,这也是为什么圈外人觉得科研看起来玄妙又飘渺的原因。

  但实际上,高校的老师在做科研的时候,目的并不是直接将这项研究应用到企业,而是将总结出来的共性知识在EMBA和MBA的课堂上教给学生,学生学习这些共性的工具和思维方式,然后就能去解决企业的现实问题。

  在洪流看来,大学绝对不是企业的现实问题解决器。无论是国内国外,大学研究都是超前的。高校研究要做的事情是展望未来十到十五年甚至二十年的科技。正如人工智能,20多年前的研究直到今天才开花结果。

  此外,中国学者科研的美国导向也是导致研究与现实脱节的原因之一。“美国科研期刊现在关注的问题都是国际学术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中国学者为了在这些期刊上发表论文,必然就要研究那些热点问题,自然就和国内的现实有所脱节。”

  实际上,作为国际学术期刊的副主编,洪流认为中国有很多有趣的问题值得学者研究,关键是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首先,你要掌握外国人讲故事的方法。”中西方的思维差异、学术研究方法的差异、理论思维方式的差异,这些都是影响讲故事的元素。中国学者如果掌握了这套工具,就能将中国故事讲出去。

  “中国学者如果先学会这套世界认同的学术理念和思路,回头再来研究中国问题会有效得多。”洪流举了一个自己的研究案例。他刚刚牵头完成了一项项目申请,研究中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发展得这么好,肯定有原因,背后的理论问题肯定也很多。”尽管在过去面临过很多次关卡,但中国并没有像美国那样发生很大规模的金融危机。洪流觉得这样的研究会“很有戏”。

  “到底我们的优势在哪儿?这就需要学者来总结,用世界理论工具来讲中国故事。”在洪流看来,抽象和逻辑分析这套方法并没有东西方之分,也没有国界之分,只要能用这套工具把中国问题研究好,在世界上讲好中国故事,就值得中国学者去揣摩、去尝试、去发声。

  为时代治学,因使命育人,对于洪流而言,来到复旦管院任教仅仅是他学术生涯又一次新的起点。人生有限,但求知的征途没有终结。在充满无限可能的中国,在生机蓬勃的上海,在聚集了一流教授与优秀学生的复旦,洪流期盼着未来的自己继续宏图大展。


更多专题
勠力同心,求实创新,再创佳绩

十一是压实做好脱贫攻坚工作,特别是压实派出第一书记、工作队员、帮扶干部责任,确保脱贫攻坚工作顺利推进...

从军营男子汉到煤矿工人

 12年前,他走进了绿色军营,用真情和汗水书写着青春。他本人获“优秀士兵”表彰1次,并被联合国授予“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