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与评论>> 正文

小米情怀

企业报道  2019-11-28 16:59:25 阅读:

 

  小米又称粟米,人常说“小米养人”,出生在陕北黄土高原的我从小吃小米长大,对小米有着独特的情怀,小米稀饭是陕北人最普通的吃食,在一天两顿饭中可以说占了半壁江山。小米稀饭做起来简单,吃起来舒服,舀上一碗稀饭,就上淹咸菜,吃着自在,吃后舒坦,对我们陕北人来说小米是老幼皆宜,居家必备的营养佳品。

  小米熬稀饭,什么都不放,我们就叫米汤。如果放上豆子,就成了豆子稀饭了,放什么豆子就叫什么豆子稀饭。陕北是个杂粮区,可以用来熬稀饭的豆子很多,常种的如绿豆、豇豆、小豆、扁豆、黄豆等。豇豆、扁豆性温,全年都可以吃,绿豆性凉,是夏天降温泻火的好东西,天天绿豆稀饭一喝,也就不会上火了。此外小米也可以做成人们爱吃钱钱饭,也就是把黄豆用水一泡,在碾子上压扁,状如铜钱,以此熬稀饭,就叫钱钱饭,钱钱饭很特别,有一股黄豆的香味,也别有一番风味。有的人家在稀饭里煮些南瓜,就成了南瓜稀饭,有的人家放些洋芋或红薯,熬出来饭就成了洋芋或红薯稀饭了。

  小米还可以做成黄米饭,小时候每逢过年大人们就将小米用水煮熟,然后在用笊篱捞出来,家乡人俗称捞捞饭。此外,在熬好的稀饭里放入炒好的菜,就成了和菜饭,有的人家把上顿吃剩的菜倒入稀饭里,也就成了和菜饭。和菜饭有滋有味,饭菜合一,人人爱吃。当然,小米还磨成米粉,做成炸油糕味道香美,如果包上用煮熟的红枣泥与红豆做成的馅儿蒸熟,那就是《舌尖上的中国》里那令人垂涎欲滴的黄米馍馍。当然,简便的做法也有,就是将小米的粉发酵后用水稀释成稠浆,浇在锅里,点缀上一些红枣,蒸成松软的发糕,吃起来酸甜可口,回味无穷!

  我最喜欢的还是妈妈做的羊肉丁丁饭,有的地方也叫霍辽饭,就是在稀饭熬好再后放入带汤羊肉,这种吃法大概是从北方游牧民族传来的吧,因为从它的名称也可以看得出来。羊肉性热,小米性温,在冬天要是喝上一碗霍辽饭,那可是暖身又暖心。

  陕北的婆姨坐月子,是不让吃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只给吃一样,小米米汤。一天数顿,一个月下来,那是养得又白又胖。小米不光养人,还养颜,陕北的婆姨女子出名的俊,与长年吃小米也是不无关系的。红军长征到陕北后的十三年,也就是靠吃小米才发展壮大起来,要不人常说,新中国是用小米加步枪打出来的。

  小米不仅养育了我的身体,它更是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的象征,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的积淀,用心的感悟,这种家乡的黄金美食带来的精神鼓舞,更加浓郁、难忘。仔细品味,我们每一个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耕耘的人们,不就是一粒粒小米,每天以最朴实无华的方式,谱写自己壮丽的人生。(张璐)

更多专题
伴贤良肩负信任与使命 守初衷胸有赤情腾骏马

在首战大捷的好形势下,张治民带领他的团队锁定了第二大战役的目标“流转北街二楼孵化商铺,改变无经营,难...

云南罗平:党建引领脱贫摘帽决胜全面小康

脱贫路上党旗飘,精准发力摘穷帽。罗平县以党建带扶贫、以扶贫促党建,将基层党建与精准扶贫工作深度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