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柳根_企业报道艺术官网

用户名: 密码:
首 页 |  艺术简介 |  社会活动 |  作品展示 |  艺术资讯 |  获奖著作 |  留 言
万柳根
推荐文章
最新上传作品
联系艺术家
本官方网站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音频、视频等)均由艺术家本人或其合法继承人提供并认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授权我公司通过企业报道发布。涉及版权等事宜请联系我们。
责任编辑:苏启瑞    客服专员:赵薇
客服电话:01068701669
浏览量:15180

坚如磐石 心无手从 ——专访“贫民书家”万柳根

  在中华书法艺术空前繁荣的今天,人们常常会发现一种“怪现象”,就是在各种书法展览中,楷书作品越来越难得见。即便是在代表中国当代书坛最高水平的“国展”中,也尽是一些琳琅满目的行、草、隶、篆书作品,有的甚至专门为了迎合“国展”而书写“展览体”,楷书作品几乎看不到。

  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三十多年来,作为四种书体之一,具有“正心、静气、法全、技高”等诸多重要的书法功能的楷书,却为什么受到各种书法展览的冷落?是书法界审美取向发生了变化?还是人们的心态越来越浮躁?这一点不得而知。可是因为一位看似十分平凡的“贫民”书法家,却让笔者重新认识到了楷书的魅力。

  万柳根,有名:万长泽,生于1956年,南昌县人。曾任职于南昌水利局。他朴实黝黑的外貌和成熟干练的谈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干部。可当看见他的书法作品时,却不由得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震撼。万老师参与“江西省临帖展”的参赛作品——《兰亭序》,其笔法细腻、结构严谨、天然雄秀、无一笔不得法,彷如右军重生,令人叹为观止。

  万柳根老师家境一般,童年的农田生活使得他外貌上尤其显得顿时平凡,可他从小热爱书法,对于在职场和政治生涯几经动荡起伏的万柳根来说,写字就是净化心灵、充实精神的良药。万老师说道:“每当练习书法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单纯的快乐。”以至于他每一开始写字,便会进入废寝忘食的状态,常常一眨眼就度过了一整天的光阴。万柳根老师近五十年来都始终保持着这股对书法的兴趣和热枕,使得他的字浑实饱满,坚如磐石。万老师说,只有长年累月的锻炼,才能真正掌握书法的点点滴滴,做到胸有成竹,才能心悟手从。

  万柳根老师外表憨厚质朴,却有着玲珑的心思与事故的智慧。在机关单位的几十年职场生涯中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在处理各种纠纷矛盾方面更是举重若轻,被身边的朋友认为是“好事者”和“和事老”。可就是这样的天分,差点令万柳根的书法生涯走上弯路。当代的中国书法界,洋溢着一种求新、求奇的风气。各种充满创意的草书字体源源不断地出现,万柳根也曾经尝试着跟随“先进的潮流”,可一名书法前辈的指点却给了他当头一棒,“连楷书也写不好,怎么能叫写好了书法?”

  恍然大悟的万柳根决定好好磨练自己的书法基础,当静下心来的时候,他发觉了被成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的奥妙之处,其中一笔一划,拐弯转锋之间,都流露着说不尽的玄妙,都是以往不曾留意到的。为此,他专心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序》,一丝一毫、一点一滴的细微部分都不放过。日以继夜的专研,使得他将《兰亭序》的模样深深地刻在脑海中,丝毫的偏差都能轻易发觉。临出的作品经人反复推敲,都难以找出和原本的区别来。这便是他常说的心无手从的境界。

  万柳根老师亦爱抄写经文,他经常在东风破晓之时起床,然后沐浴更衣、净手合十虔诚抄经,笔下的《心经》《灵飞经》等楷书作品庄重充实,饱满立体,使人望之而心静,诵之而心安。万老师说,书写经文的时候,尤其能感受到练习书法时,空明澄澈的心情,特别适合用来练习楷书。他说,每当自己抄经时,每一笔写下去都感觉很安心,少了一点浮躁,多了一份静谧。

  万柳根老师觉得,现在的书法家之所以抗拒楷书,就是少了这一份静谧的心情。

  一方面是目前的书法界片面地强调楷书的技法功能而忽视了其审美的人文精神。仅仅把楷书看成是其它书体的技法基础。很多人写了一段时间的楷书,自认为掌握了技巧,就转写行草书。尤其在老师教授书法时,都把楷书当作技法基础来训练学生,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另一方面是人们急功近利,耐不住写楷书的寂寞。唐代张怀瓘说:“真书(即楷书)如立,行书如行,草书如跪。”一个“立”字,大有讲究,站立是立,“金鸡独立”也是立,“一指禅”也是立,但难度大有不同。许多人急于入展、扬名、获利,受不了“板凳须坐十年冷”的苦寂。楷书要写出意味来,其难度可能比行草书还要大。因为写楷书要静下心,要写出那份沉着、宁静、安详,没有定力,真不好把握。犹如康有为所言:“吾谓书法亦犹佛法,始于戒律,精于定慧,证于心源,妙于了悟,至其极也,亦非口手可传焉。”

  随着“以书取仕”的科举制消亡,钢笔的普及,尤其是电脑的广泛应用,楷书的实用性几乎荡然无存,而其艺术性反倒更强烈地凸现出来。尤其在人心躁动、追逐名利的物质贪欲的喧嚣年头,向往淡定、宁静、和谐的精神家园,慰藉疲惫的身心,楷书的艺术功能更加明显。如老僧敲木鱼,在舒缓的节奏中表达出对生命深层次的体悟。这绝非僵化地固定在一个技法模式里所能表达的,因而楷书作品对书者提出了更高的人文精神的诉求。

  正是因为不计名利,单纯追求书法的乐趣,万柳根才能耐得住寂寞,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楷书的锻炼。单《兰亭序》一贴就临摹了不下百遍。万柳根老师精心创作的无数书法作品大多都无偿馈赠予亲友,即使一直做一名“贫民书家”,也不刻意用作品换取钱财。假如书法作品和金钱画上等号,就会失去客观的审美和单纯的艺术追求了。正如他所说,书法不在于创造财富,只是为了满足因生活压力而疲惫不堪的心灵得到一份清静。